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異世逍遙邪尊

更新時間:2019-10-24 22:31:38

異世逍遙邪尊 已完結

異世逍遙邪尊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雪風 分類:穿越 主角:弋風,林馨

子曾經曰過:“流氓不可怕,可怕流氓有文化!”一個現代頂級流氓殺手,穿越到殘羽大陸,開始了他逍遙的一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殺你全家!......異世逍遙邪尊是一部最新穿越小說,由雪風精心創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淡淡的幽香飄蕩在這處山谷內,只見一柱高峰擎天,在那上面,一朵散發出紅色香煙的小草屹立著,好似有靈性一般,一開一合,像是在呼吸般,靜靜的在那高峰上。清風拂過,帶來一陣陣奇異的香味。而那高峰之下,卻是幾百個衣著光艷的人,紛紛站在那高峰之下。離五毒草開放的時間,不到一個時辰了,而這個時間內,他們必須提高警惕,以防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偷襲自己門派。同時,又必須注意這隱藏在暗處的靈獸,守護著這五毒草的八星靈獸!就在這緊張的氣氛之下,唯獨只有兩隊隊伍談笑風生。一身火紅色衣服的血燕子,頭戴一根束發玉簪,帶著那淺淺的笑容。而他的對面,卻是一身淡藍色衣衫的破軍,儒雅的站在那里,看到血燕子后,只是微微頷首。這是落羽鎮最大的勢力,殘陽傭兵團和烈火傭兵團。“哇啊……”而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一聲凄慘的叫聲打破了僵局,但見一身黑色衣衫的弋穗,猛地從那圓形大洞內滾出,“砰”的一聲栽倒在地面上。“你是?弋穗兄弟?”破軍眼前一亮,迅速扶起地面上的弋穗。“這小子是誰?破軍大人竟然親自扶起他?”“不對,這小子我見過,上次在傭兵公會里出現過的人,是那廢物少爺的貼身保鏢!”“什么,難道說,那個廢物也闖進這里來了?怎么可能,這隧道里的機關無數,何況還有一頭三星的靈獸!”“哈哈,看這小子這么狼狽,就知道那個廢物少爺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計現在,已經被那頭三星的靈獸吃了。”一時間,四周的議論聲不斷,紛紛朝著弋穗偷來異樣的目光。難道說,這廢物少爺,也看上了這五毒草,要與他們爭搶不成?開什么玩笑,弋家那么多錢,怎么會連這東西都買不到?只要弋家想要的,絕對沒有弄不到的東西!不過,轉眼一想,對于這廢物少爺用上這靈藥,似乎有點太過于浪費了。弋穗此刻確實太過于狼狽了,那束住的頭發已經完全散開,整個人的衣服上全是灰塵,還隱約能看到紅色的鮮血。若不是他家少爺強行一腳把他踢出來,他哪里有活命的機會。緊皺著眉頭,弋穗沉聲說道:“破軍大人,你們不是護送三少爺的尸體回京城嗎?”“呵呵,三少爺的尸體是由我的同伴們送去,我們這次的任務,是摘取五毒草。何況,弋家已經知道了三少爺已經死了。”破軍淡然的說道,同時也提醒了弋穗,弋家知道了弋輝死了,也就是說,殺手也快到弋家了,讓弋風這個十三少爺,多加注意。雙手抱拳,弋穗點頭說道:“原來如此,破軍大人,打擾了。”“你家十三少爺呢?”破軍淡笑著說道,他相信弋風的實力,他可不會被一頭三星的靈獸撂倒。只是,那小子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眼下五毒草就快成熟了,再這樣下去,可是連五毒草的樣子也見不到了。“十三少爺準備把那頭三星靈獸紅燒了,需要一些時間……”十三少爺,千萬不能有事啊!弋穗在心中默念著,目光朝著那大洞內看去,除了無邊的黑暗,就是那讓人恐怖的氣息。淡笑著看著這頭老狐貍,弋風摸著自己的鼻尖說道:“看不出來,你還是一頭三星的靈獸。對了,跟你打聽一件事,你知道五仙果在哪里嗎?”那玉狐本來懶散的看著弋風,但一聽到五仙果三個字,頓時瞳孔兀然緊縮,死死的鎖住眼前的弋風,嘴邊的獠牙不禁露出,警惕的在地面上來回走動著。“不過是跟你打聽一個靈果而已,得了,快告訴我吧,它在哪里,我朋友還等著那東西救命呢。”弋風笑道,背在身后的雙手兀然捏緊。“吼!”那鋒利的牙齒露出,玉狐快速的朝著弋風奔跑過來,口中兀然噴出一道白色的煙霧,朝著弋風射去。這個就是特殊與玉狐的技能?挑起眉頭,弋風不禁冷笑著,紅色的光芒將整個拳頭全部覆蓋住,伸手朝著那射來的冰柱打去。“嘩啦啦……”拳頭和那冰柱接觸著,弋風只感覺到右手發麻,就好像自己的神經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全身上下竟然無法動彈。該死,這不會是一只會精神攻擊的魔獸吧?弋風嘴角抽+搐著,整個右手已經麻痹了,微微皺著眉頭。弋風不禁冷笑道:“原來是在冰內加入了麻醉藥物的東西,看來你這頭狐貍,也不笨嘛。”伸出那殷紅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鼻尖,玉狐來回走動著,卻不急著攻擊過來。暗道不好,弋風知道這麻醉的藥物會隨著自己的血液擴散開來,若是一直在這里耗費時間,再過片刻,自己就無法動彈了。怎么辦?雙眼一輪,弋風的雙眼盯著前方不遠處的墻壁上,那是剛才他一路走來處罰的陷阱,那里散落著一些碎裂的刀片。瞳孔兀然緊縮,弋風腳下步法展開,朝著那前方奔跑去。而玉狐哪里肯放過嘴邊的肥肉,身形一縱,便朝著弋風的身體咬去。該死!弋風騰起的身子迅速翻轉開來,整個人凌空后翻,雙腳直接踩在墻壁上,雙腳借力躍起,朝著后面翻去。而就在翻身離開的瞬間,那玉狐瞬間便到了弋風身前,張嘴就要朝著弋風的腦袋咬去。“砰!”左手淡漠的砸在玉狐的腦袋上,弋風借力朝著后面翻去,在地面上狼狽的打了一個滾,才撿到在腳邊的碎片。嘴角微微向上揚起,弋風淡笑道:“死狐貍,你輸了,我要紅燒了你,做成烤狐貍。不知道這狐貍的肉,是不是一股臭騷味。”“吼!”就憑著一塊碎刀片,就能刺殺它?開什么玩笑!玉狐猛地咆哮了一聲,前腳在前方點了兩下,“嗖”的一聲縱起,快速的朝著前方的弋風而去。“滋……”殷紅的血液不斷溢出,增添了幾絲痛楚,同時也讓自己清醒了幾分。淡漠的睜開那雙死氣沉沉的眸子,弋風盯著朝著自己飛射而來的玉狐,右臂處,插著那刀片,眼神中多了幾絲凌厲的光芒。疼痛,能讓自己保持清醒,這樣才不至于被迷惑。“砰!”白色的冰柱不斷射出,弋風淡漠的盯著前方,那瘦肉的身體就好像一張白紙一般,快速的閃過那無數道冰柱。瞳孔那個兀然緊縮,盯著前方的玉狐,手中暗紅色的光芒不斷閃爍著。緩慢的伸出自己的雙手,護在自己身前。弋風淡然的盯著前方,就好像那些冰柱不存在一般,雙手快速的拂過身前,將那朝著自己攻擊過來的冰柱全部打成碎片。這次弋風橫著將這些冰柱全部擊飛出去,雙手上覆蓋著厚厚的一層紅色光芒,就好像延伸出無數的手掌一般。“吼!”玉狐大叫一聲,整個身子縱起,就要朝著弋風的腦袋襲去。“我說過,我要拔光你的狐貍毛,把你烤著吃了!”眼中冷光衣一閃,嘴角的笑容更加迷人了。弋風兀然伸出雙手來,朝著那玉狐的兩只耳朵抓去。身體一縱,便已經從玉狐的腦袋上翻身過去。揪住玉狐的兩只耳朵,淡漠的朝著地面上摔去。“轟!”那肥碩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將那厚重的地面砸出一個大坑來。然而弋風并未打算放手。雙手就那般揪住玉狐的兩只耳朵,狠狠地朝著那墻壁上撞去。整個隧道,響起噼里啪啦的響聲,不多時,那只玉狐已經入的氣少,出的氣多,白色的皮毛已經被那鮮血染紅,卻是不甘的盯著弋風,憤怒的揚起自己的爪子,朝著弋風的天靈蓋拍去。“砰!”直接將這只無毛的玉狐扔出隧道外,弋風一個縱身,已經站在了人群之中,帶起那淡淡的微笑,看著這里所發生的一切。“十三少爺……”弋穗的臉早已經腫起,整個人躺在地面上,無法動彈。而一只骯臟的鞋子,踩在他的臉頰上,狠狠地將腳上的污垢擦在他的身上。弋風淡笑著看著那個人,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子,穿著一身繡著大蟒的淡綠色衣服,神色甚是高傲無比,還狠狠地在弋穗的身上踢了幾腳。直到弋穗開口,才將目光轉向弋風,不屑的說道:“你就是那個廢物少爺,哈,過來,看看你家的這條狗,撞了本公子不說,竟然出言不遜,說本公子是廢物,本公子倒要看看,你是怎么管教這條狗的。”“噢?既然你是人,何必和我們這群狗計較,你說對吧。”弋風淡笑著,眼光掃過在場的眾人,卻發現一旁的血燕子和破軍。兩方隊伍都在那里不動,看來這個人,必定有一些家世。“十三少爺……”弋穗緊緊的握著拳頭,恨不得馬上翻身將這人打倒在地,奈何全身就好像散架了一般,根本無法站起身來。已經挨了百來拳頭的他,早應該昏迷過去的,卻死死的挺住了。他只想對弋風說,他不想丟臉,卻未曾想到,還是丟臉了,讓弋風難堪,還被迫說出自己是狗這句話。得意的一笑,黃宇冷哼了一聲,才將弋穗一腳踢了過去,迅速吩咐下面的人,準備好新的鞋子,將那沾滿血跡的鞋子直接扔掉。為弋穗拭擦著臉上的血跡,弋風淡笑道:“發生了什么事嗎,為什么他會打你?”“少爺,我……剛才我與破軍大人在一起,不小心撞到了他一下,沒想到這個人架子很大,就讓我跪下,我,我一時忍不住,就打了他一拳,結果,被他的手下捉住,打成了這個樣子。他說少爺是廢物,我說他是廢物而已……”輕輕擺了擺手,弋風淡笑道:“不過是下跪而已,這有什么困難。下次記得,要向他道歉。”“十三少爺……”弋穗只感覺到心中被什么東西堵著一般,滲著難受。十三少爺,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男兒膝下有黃金,怎么可能輕易的對別人下跪!那是恥辱,那是恥辱啊!就算別人能原諒他,他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扶起弋穗來,弋風淡笑著說道:“這位公子,不知道我朋友的身子是不是硬了一些,傷到公子的腳了,需要*為公子療傷嗎?”嘴角的笑容揚起,弋風將弋穗交給破軍,只是淡然的搖了搖頭。黃宇愣了一下,才反映過來,笑著說道:“哈哈,確實很硬,本公子的腳倒也有些痛了,來,弋家的廢物,給本公子錘錘。”“哈哈,這下有好戲看了。”“噓,黃公子得罪不起的,還是不要與他發生沖突。”“沒錯,聽說他好像是什么大家的公子,有錢有勢。這廢物雖然是弋家的,但不得寵,死了也不會引起弋家的注意……”討論的聲音不斷,黃宇趾高氣傲的盯著弋風,更是將手中金燦燦的戒指亮出,紅光一閃,取出一柄白玉扇來,扇著風兒。相反的,弋風面帶笑容朝著黃宇走去,蹲**身來看著黃宇的雙膝,笑道:“公子,小的怕力氣太過,打傷了公子,還望公子做好準備。”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有什么可怕的。黃宇在心中冷笑著,卻是不屑的說道:“本公子天生的硬骨頭,不會有事的,你盡管錘……”何況,他手中還有一件靈器,他怕誰?“砰!”雙拳快速的砸在黃宇的雙膝上,四周的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那黃宇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徑直朝著后面飛射過去。這一切都來得太快,以至于黃宇身后的護衛都沒有反映過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弋風,這算是什么情況,堂堂的一個廢物,竟然把七星凡級實力的黃宇,打飛了出去!無奈的撓著自己的頭發,弋風盯著自己的雙手,淡笑道:“這拳頭不聽話,力氣用大了一點。剛才你說什么,公子?我想,這點力氣,應該不至于把你的硬骨頭打軟吧。”“噗……”這,這真的是扮豬吃老虎啊,這無辜的樣子,若是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什么都沒做。破軍暗道不好,這弋風再惹出這樣的事來,很難全身而退了。偏偏他又無法出去阻止,那黃宇其實一般人能惹的。若是弋風的大哥弋云在這里,倒有商量的機會。“咳咳咳,你們,你們給本公子殺了他!”黃宇只覺得雙膝傳來一陣陣痛楚,低頭朝著下面看去。整雙腳已經廢了,那骨頭直接被弋風打斷,掉在地面上。**軟綿綿的,根本無法站起。這就意味著,他殘廢了!這個廢物,竟然把他打成這個樣子!要接回骨頭,只需要花銀子就能買到藥物,重新站起來。但這是恥辱啊,他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廢了他的雙膝,就等于是扇了他一個耳光!天下,還沒有人敢這樣對待他的!“是!”其余的護衛臉色兀然一凜,紛紛掏出自己的武器,快速的朝著弋風打去。“慢著慢著,公子,不是你說我隨便錘嗎,現在又出爾反爾,難道富家的公子,都是這般的沒有信用。黃公子,難道想被天下所有人恥笑,恥笑你不守信用,跟一條狗見識嗎?”弋風擺手笑道,根本沒有搭理那些護衛。黃宇聽后全身一顫,不由地喝道:“住手!”細細想來,這確實是自己的不是,如果沒有剛才的那一句話,他肯定會殺了弋風。但是……這里許多人都知道他的身份,一旦殺了弋風,反而會遭到這些傭兵團的恥笑,不僅如此,還會降低自己的聲譽。但,這廢掉**的仇恨,不可能就這樣算了!在這大庭廣眾之下,黃宇只得打碎了自己的牙往肚子里面咽,等到了暗處,再讓這些護衛們干掉弋風,到那個時候,就算想懷疑到自己頭上,也沒有證據了。冷哼了一聲,黃宇咬牙說道:“沒錯,是本公子說的,這不算什么。你們過來,給本公子療傷!”“噗……”眾人只得強忍住笑意,想要卻又不敢笑,憋紅了臉看著這死要面子的黃宇。被人廢了一**,到最后只能干瞪眼,還說沒事。破軍不由地點了點頭,淡笑道:“弋風兄弟,沒想到才區區一段時間不見,弋風兄弟就已經突破了凡級六星了。”“呵呵,破軍大哥取笑小弟了,要想趕上大哥,還需要幾年。”弋風淡笑著,從破軍身邊接過弋穗,伸手把住弋穗的脈搏,不由地皺了一下眉頭。傷上加傷,只有這四個字來形容現在的弋穗。臉色陰沉著,弋穗咳喘著看著弋風,抱歉的說道:“十三少爺,對不起,我……”“沒什么,廢了他一**,也就當是為你報仇了。以后不要貿然的出手,知道嗎?行走在江湖上,處處都需要留一個心眼,不可大意行事,否則會引來血光之災。”弋風淡笑著,伸手朝著弋穗的穴道上點了幾下,嗅到那奇異的芳香,微微有些驚訝的說道:“這是什么味道,好香。”“五毒草,快要成熟了。”破軍凝重的看著那高峰之上的五毒草,雙手不禁緊緊捏住。眼角的余光朝著血燕子看去,四目相對,激發出無數的火花,一場惡戰,即將開始。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玄幻仙俠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