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絕寵皇妃

更新時間:2019-10-24 11:07:04

絕寵皇妃 已完結

絕寵皇妃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一米 分類:言情 主角:蕭燁,洛清

主角是蕭燁洛清的言情小說絕寵皇妃最新章節閱讀全文免費閱讀“秦墨玉,你殺了我吧。”她淡淡地冷笑道,“你不是他!我的心再不會為你傷痛,你寵你那青梅竹馬的茹妃也罷,又要選妃也好,都與我無關。”看著他悲憤不可置信地盯著自己,又萬般無奈地松了脖間的手,愣愣地癡呆了,卻又似乎透著她看向別處,整個人落寞地如秋...。由123小說網為大家帶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哭泣得厲害,雙眸在溢出的水霧下凄楚得美麗,如浸入水中清洗過的黑珠,晶亮中藏滿悲楚,也最后忍不住嗚咽起來,“哇”地痛哭出聲,心底壓抑的痛楚發泄出聲,她顫動地雙唇,低低地,恨恨地說了一個名字,“秦墨玉”。

秦墨玉,秦墨玉.......

——————

當夜,星輝穿出云層,從黑墨下斜斜撒落。重檐屋頂在銀輝下,鑲上層層灼灼的光暈。夜已很深,很深,整個南云候府是沉寂一片,深夜間豎耳靜聽,便聽見那微風習習聲,樹枝輕微的“吱吱”聲,還有或是那失眠的鳥蟲。

情愛是毒,沾了第一次,接著迫不及待地再想要,慢慢地侵入骨髓,不能自拔。

她還是能記得很久前,她和他們之間的故事,一個個都中了情毒,病入膏盲。

“不是他,不是他!”

————————————————

“秦墨玉,原來你不是!爹爹騙了我!”

她竟是認錯了!若不是公子回到帝宮,是不是這一輩子她都錯愛著無情的帝君。

“蘇落,你到底在說什么?”他有些慌亂,站到她面前,冷眸向下盯著她。

在她與秦墨痕之間,他察覺到了什么。

“秦墨玉,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你不是公子,為什么爹爹說公子就是你,為什么不許我問你琴坊的事?你們都騙了我!”

“你說什么?”傷口慢慢地撕裂看,早在大殿上,她見到痕弟那刻,他猜到了些什么,卻是不肯相信。然而,現在什么都從她嘴里說出,隱忍住滿懷的怒氣與震驚,咬著牙冷聲清晰地警告道,“蘇落,不管你說什么,你都是朕的妻子!”

“不,秦墨玉,你不是公子,公子不是你。”真相被揭露,她竟被所有人騙了,她最親的人聯合起來將她推到帝王的身邊,只是為了權力。

“你聽不懂朕的話嗎?”他憤怒地全身顫抖,拽緊她的手腕,狠狠地抓住。

“那你還不知道嗎?我把你當作秦墨痕,愛了你一年,從始自終,秦墨玉,你就是他的替身。”她撕心裂肺地朝著他喊道,之前為秦墨玉的心痛瞬間覺得自己可笑,就算秦墨玉利用了她,寵了別的女人,她沒有資格再痛了,因為他不是心心相念的公子。

“秦墨玉,我不愛你,從來都沒有愛過你!為你痛,為你傷心只是因為誤把你當做公子。現在什么都明了,你不是落兒喜歡的公子。我對你,沒有一絲感情。”她冷笑著道,覺得好是可笑。秦墨玉,我終于不會為你痛了,你利用我也罷,冷落我也罷,我的心不會再痛了。

“蘇落!”秦墨玉恨極了,憤怒地吼道,赤紅的雙目恨極地盯著她,勢要將她生吞活剝,見著她冷笑地看著自己,捏了拳頭,伸手扼住她的脖子。

“蘇落,你再說一遍。”他失去理智,不肯相信殿上她與痕弟間眉來眼去是因為他們相愛著,而他,秦墨玉是可悲的第三者,是個可笑的替身。

“秦墨玉,你殺了我吧。”她淡淡地冷笑道,“你不是他!我的心再不會為你傷痛,你寵你那青梅竹馬的茹妃也罷,又要選妃也好,都與我無關。”看著他悲憤不可置信地盯著自己,又萬般無奈地松了脖間的手,愣愣地癡呆了,卻又似乎透著她看向別處,整個人落寞地如秋日的落葉般蕭索,悲催。她的心突地痛快。

“蘇落,你很好!”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冷冷地盯著合上雙目微笑的她,心重重地一擊,她從來沒有愛過他,是真的嗎?

“不愛朕也好,我們之間除了交易,不會再有其他。”他突然睜開冷寒刺骨的雙眸,哈哈大笑起,然后盯著眼前瘦弱的女子,就如同餓狼盯著獵物,那種兇狠的目光直看得她不禁連連后退,喊道:“秦墨玉,我們之間什么都完了,沒有交易,也沒有其他。”

“你忘了嗎?還欠朕一個孩子。”他勾起嘴角,絕世無暇容貌上的笑意一溢起,便是**眾生。而她這次卻是害怕惶恐,一步步地向后退離,直到身子緊貼著冷硬的墻壁,看著纖細玉白的手指隨著沉暗的眸色朝她伸來,不是輕撫她的臉頰,而是在冷冽的面容下狠狠地撕碎她**身的衣裙,“蘇落,朕現在只要孩子。”

chuang第之事他再冷落她,也不甚粗暴地待過她。

而這次,沒有多余的溫柔的動作,將著她一腳掄起,扯下自己的衣褲便是直接地挺身刺下。

“從現在開始,朕只要一個蘇家的孩子。你若是想死,也得替朕生下孩子。”他狠狠沖刺著**身,歡愉的**味慢慢地夾出濃郁的血腥,她痛得厲害,寧肯默默留下淚珠,也不肯求他溫柔些,見著他憤恨地紅了眸子地如惡狼般要她,過往的情意突地如風箏斷了線,再也沒有一丁點的留戀。

她絕望地撇開頭正眼不瞧他,而他扼住她的下顎,冷笑俯身咬著她緊閉的雙唇,狠狠地咬下去,到地上滴落一顆鮮紅的血珠。

“蘇落,你不喜歡朕寵你嗎?喊出來啊,你之前的**多么嬌柔,現在喊不了嗎?”說時,他將她拽入chuang幃,又是欺身下來,在紅艷的chuang帳,他先是慢慢輕柔地撫摸聳高的玉脂,接著捏著挺翹的*尖,聽見身下嬌*聲,低頭在玉白的乳峰上狠狠咬了一口。

“落兒,以后朕每晚在你這里印著齒痕,可好?”

南城的夜靜謐些,細細的春風在濃黑的夜下穿走,灌入心口卻如針般扎手的疼痛,乍一眼,血斑點點。墨色的天微亮的星光,灰朦朦地倒壓下來,夜間的人心惶惶得急促不安,一夜寂靜卻又是無眠難安。

秦墨玉依舊穿了身最愛的紫衫,偷偷地飛檐走壁,潛入候府。從昨夜,他欣喜;從清早,他期待,急盼著這夜色快快地深濃下來。

可又行至窗前,身子定定地立窗臺前,只愣愣地望著漆黑的屋內。

原以為,那一瞥真的只是錯覺!胭脂房中見到她那刻時,粉末雖是撲面,可那聲音,那身影,他怎會不識?又見到她被蕭燁打,見到她周旋賓客間,見到她僵著溫和的笑臉,又想這不會是她,落兒任性,落兒愛恨分明,性子剛烈,怎么會是?

可是,真的是他的落兒,是他一人的落兒!

---------——-——————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腹黑
  3. 宮斗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