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養妻為寵,縣令小娘子

更新時間:2020-05-27 17:00:57

養妻為寵,縣令小娘子 已完結

養妻為寵,縣令小娘子

來源:有書閣 作者:辭酥 分類:言情 主角:陶珩,蘇善

甜寵新書《養妻為寵,縣令小娘子》由辭酥所編寫的言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陶珩蘇善,內容主要講述:“等等,算了,你好歹也是縣令,給做下人的活,實在有辱身份。”陶珩心口不一的說完。...……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不一小??”

陶珩望著自己最心愛的山水墨衣還未洗滌,立馬有點怒氣。

“不一小?”

怎還會不見他身影,平常他走就蹦到自己身邊了。

一輕風縷縷飄過,樹葉則沙沙作響,蘇善正坐于樹下,感受此時的恬靜。 正在四處找尋不一小的陶珩,忽而一撞見此時的風景,他愣住了。

莫非這就是自己在尋找的與世無爭,歲月靜好的天然美?

“那個……”陶珩緩緩出言。

蘇善回首,望向陶珩,一臉的平靜,似是什么都看的很淡,陶珩透過她的眼睛,看到的似是一汪泉水,清澈透明。

“昨天,算是我幫你解圍了。”陶珩一臉傲嬌的說著。

秀眉微蹙起來的蘇善,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是這樣的,那日我未穿官服,只當是一個在旁看審之人,而你最后卻讓我上去幫你解決了這件事。”

“哦,謝謝你,陶珩。”蘇善不會說好聽的話,她只能簡明的表達。

這聲謝謝不知為何,總讓陶珩不知該如何繼續話題了。

想到自己的衣服沒洗,就羞怯言道:“你……你不該付點代價?”

“你想讓我做什么?”

“洗衣服,我最喜歡的一件衣服,交于你洗。”

“好。”蘇善一口答應,繼而又言:“那我能時常問些破案的方法嗎?我這人不懂大學問,但我很想做好官,被百姓愛戴的好官。”

定睛一望眼前的女子,陶珩迷惘了,她到底是何人,不會是一段計謀吧,可她做到了,做到讓自己對她上心了。

“好啊,但每次的代價都會不一樣,你能接受?”陶珩裝成懷疑的模樣,恰似在考驗。

蘇善絲毫沒有猶豫,立即點頭,嘴角微微一笑。

洗衣完后,陶珩后悔答應蘇善了,他寧愿自己重來,也不要對她有一絲絲好感。

“陶珩,陶珩。”蘇善邊喊邊安慰道:“別生氣了,我保證下次……”

“你還想有下次?”陶珩看著已經破破爛爛的山水墨衣,這可是價值昂貴到一般人家賠不起的。

“那你說嘛,怎么樣才會讓你好受點?”

其實蘇善也不想這樣的,只是這衣服的料子怎么這么薄啊,一搓幾下就破了,自己雖然不敢再洗下去,可還是有點臟啊,所以就只好繼續洗下去了。

“再說為什么破的都是墨色的地方,你到底都干了什么?”陶珩一臉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山水墨衣。

“這一半白,一半黑的,我以為是那黑的地方臟了,要洗白回來,所以就……”

蘇善一臉委屈。

“不用說了,我…我服了,這樣,以后洗衣服這種事,絕對不會安排在你的代價里面,太恐怖了。”

若真要把以后的衣服給她洗,這還不賠得自己傾家蕩產,回京哭喊爹娘要錢去啊,可怕~

“那你會不會不教我了?”

陶珩一聽這話,原以為這蘇善是準備哭呢,倒沒想到……

面帶微笑,絲毫看不出失落之措:“沒事,今天這事是我做錯了,不教我也是自然的,抱歉了。”

該死!

若哭了,自己必會厭惡的,可偏偏自己最不喜歡女子在眼前逞強。

“站住,誰說不教你了?我就是代價里不會再讓你洗衣服了。”

“你真的還教我?你不怪我?”

“教,也沒什么好怪你的,就當你腦袋缺根筋。”陶珩看著眼前展露笑顏的傻姑娘,忽而覺得有些有趣。

“什么是缺根筋?”

額……突然想收回這句話了。

“沒什么,就是學聰明點,機靈些,我可不喜歡太笨的。”

“哦。”蘇善點了點頭。

此時點頭的舉動在陶珩看來無比可愛,轉身淺笑,恰如那春風輕撫初化的冰凌泉水。

“等等。”蘇善開口。

停住腳步,陶珩一臉平淡,剛剛的笑像從未發生過:“怎么?”

“我要賠償。”蘇善一臉堅定。

“不用。”

“不行!你說,多少?”

他看著此時的她,他的內心又泛起了一番別樣的滋味,卻說不出來,也道不明白。

“好,既然你這么說,就……”陶珩思考了起來,好像不能給太累的活,也不能不累。

“就怎樣?”蘇善有點擔心。

“你給我打掃房間吧,要一塵不染。”

陶珩剛說完,卻又有些后悔了,萬一自己房間里的東西被不小心破壞了,那自己還不心疼死啊。

“好。”蘇善剛想繞過陶珩,前去打掃。

“等等,算了,你好歹也是縣令,給做下人的活,實在有辱身份。”陶珩心口不一的說完。

“沒什么的,我本就沒仆人,這次打掃我一定小心。”蘇善怕這人情欠著也不好,自己也不是那種做錯事不賠償的人。

“真的?”

陶珩表示疑慮。

蘇善眼神透露堅毅,繼而鄭重點頭。

“好吧。”陶珩妥協:“我在外看著可以吧,我不進去,就在外面。”

蘇善立馬跑了進去,拿了笤帚和簸箕就慢悠悠的打掃了起來,奈何陶珩此人本就愛潔凈,不會亂扔些,掃了幾遍都掃不出一點臟物。

“你這干凈的很,完全沒有臟啊,這讓人打掃什么?”蘇善站著,完全看不到能掃出些啥。

“那就算了。”陶珩晃悠著走進房內一看,算是什么東西都完好無損,別提心里有多開心了。

倒是蘇善有些不開心了,感覺陶珩就是在哄騙自己,明明信不過自己,還假意讓自己打掃,衣服也不是自己故意洗破的,想想自己真是蠢,連臟與衣料顏色都分不清。

“現在無事了,蘇姑娘請離開吧。”陶珩本以為蘇善會離開,卻沒注意到蘇善的嘴角微抿唇。

“等等我。”蘇善跑了出去。

陶珩迷茫了,等她?為何等她?

跑至一顆老樹的旁邊,蘇善凝望那棵樹的葉子熟綠,看起來無比舒服悅心,摘下幾片后,往一壺熱燙的甜清泉放好浸入,過半個時辰,就能將味道泡出。 而此時正臥于藤椅之上的陶珩,在不知不覺中緩緩沉睡,甚至連在看的書都輕垂在自己的腹部。

“陶珩?”蘇善端著一碗茶水輕步走向,柔聲喚出。

看著熟睡的他,蘇善一臉無奈,也許是自己煮的時間太長了吧。

將茶放于幾桌上,再拿來一個凳子坐于陶珩身旁,將陶珩手中的書小心翼翼的提走,看到陶珩有些汗珠,便悄悄擦拭去,還拿起扇子溫和扇起。

她看著眼前的陶珩,她恍惚了,以至有些錯覺,她還覺得眼前的男子只自己臆想出來的,有可能并無此人。

“你做什么?”陶珩睡眼惺忪的望著此時正在面前的女子。

聽到這句問話,蘇善才驚覺原來面前的男子是真實存在的。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寵文
  3. 古言小說
  4. 幽默搞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