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陰險鬼夫,Stop!

更新時間:2019-10-23 09:13:03

陰險鬼夫,Stop! 已完結

陰險鬼夫,Stop!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白骨夫人 分類:靈異 主角:許澈,聶小盼

主角許澈聶小盼小說陰險鬼夫,Stop!是作者白骨夫人最新完結的一部靈異類小說,描述了:我叫聶小盼,我高高在上的未婚夫突然死了。可就在我拼命回憶著他的好,在他的尸體前哭的撕心裂肺的時候,他突然動了!沒錯,真的動了,死了的人突然動了,可想而知我有多害怕。然而,最害怕的還在后面……一向討厭我的未婚夫竟然將冰冷的手伸向我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盯著面前的大湖,我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這這荒郊野外的,竟然還有一處天然湖泊,更讓人覺得驚奇的是,這大夏天,這地方竟然是入冬了般的寒冷。“這地方是連著我死的地方的。”許澈突然表情突然像經歷了世事滄桑一般,望著那湖泊,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我卻沒想那么多,一聽到那個“死”字,便忍不住了。只是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竟然還在許澈這廝的懷里,連忙跳開幾米,抱著手臂,對著許澈不滿的道。“許澈,你故意的吧?大半夜的不睡覺,你送我來你死的地方,你丫的是來搞笑的嗎?”“為夫這么愛老婆大人,怎么舍得嚇你呢?呵呵呵呵……”“你丫的,笑得這么詭異,你到底想干什么?”看到許澈一邊笑著,一邊靠近,我疾呼一聲,抱著%,連連后退。見我躲開,許澈那一張月光下更顯蒼白臉突然一獰,對著我一笑,露出森森白牙。這尼瑪哪里還是許澈,那一張比僵尸臉還要恐怖百倍的臉讓我立馬認慫。我叫了聲媽呀,抱著自己的腦袋蹲下求饒。“聶小盼——”故意拖長的尾音嚇得我一抖。我特么的想要哭了,而事實上,我是抱著腦袋破口大罵,“許澈,你他媽的抽風吧?快給我變回去,不然……不然……”“不然怎么樣?”“我特么的知道該怎樣啊!你丫滴是鬼,我只是善良柔弱的小市民而已。”我抽著鼻子,無比可憐,悶聲悶氣的說著。“叫我老公,不然……桀桀桀~”許澈說著,又弄出陰森森的怪聲。“老公!”我沒有骨氣毫不猶豫的叫了出來。許澈一愣,而后笑嘻嘻的道,“好聽,再叫一聲。”“老公……”我有些無語,只能規規矩矩的在叫了一聲,反正小女子能屈能伸。等到許澈落到我手中的那天,一定讓他好看。僵持了一會兒,那許澈終于滿意了,才變回來之前的模樣。他心情似乎很好,眼角的淚痣似乎都在跟著笑。“老婆,其實今天過來是想要你幫我個忙,當然你幫了你老公我,你老公的道行提升,那些小鬼都休想纏著你。”許澈伸出拇指指著自己信心滿滿的說道。“我只是個普通人,怎么幫你?你還是去找別人吧!”我看了眼許澈,轉身就走。“老婆,別怪老公沒提醒你。這方圓十里,飄著的不下于十只鬼。其厲害程度,更不低于剛才的那只無頭鬼!”“要*怎么做!”這幾個字幾乎是從牙縫里蹦出來的,尤其是看到許澈得逞的笑容,我很不能伸出手將他的那張臉給撕破。“很簡單咯,就是要你跟我……”許澈突然頓了頓,“合二為一。”我身體一抖,身上一股血氣上涌,正想要罵這廝輕浮,誰知道他竟然已經帶著我往河邊去了。我連忙止住腳步,看著距離我半米不到的湖泊,光是站在上面就能夠感覺到里面冒出來的寒氣,更何況是下去。我拍了下許澈的肩膀,“天,你瘋了嗎?”“放心,有我在。”許澈盯著我,眼睛里似是有一種神奇的魔力,我竟然跟著點了點頭。“咝~”冰冷的寒氣激得我皮膚起了一層層的雞皮疙瘩,我哆嗦著身體,慌慌張張的往上爬。剛要爬上去,這許澈一把拉住我的腳踝,“老婆,別跑啊~”這聲音像極了古代春樓里姑娘甩著手絹招呼客人的聲音,回頭一看那許澈一大老爺們正對著我拋媚眼,就差來一句,“大爺,您來玩兒嘛~”身體忍不住來了個連環哆嗦,還沒爬上去,身上的衣服就已經被褪得一干二凈。“許、許澈,你、大大大、爺!”我終于忍不住了,卻發現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許澈卻被我這個樣子逗樂了,慢慢地到了我跟前,一把將我拉到懷里。奇跡般的,在我身體觸碰到他身體的那一刻,竟然感覺不到冷了。我看像許澈,許澈卻對我咧嘴一笑,“我說過,對你無害。親愛的老婆,我們來吧!”說完之后,不顧我的反對便在這水里開始了激戰……和上一次不同,完事兒之后我竟然感覺到無盡的舒爽,每一個毛孔都叫囂著再來一遍。我靠,來你妹啊!聶小盼,你個沒骨氣沒節操的!什么再來一遍,應該是時刻抵制才對啊!我的內心還在肆無忌憚的咆哮,等到兩方爭霸終于平息了之后,我才感覺到許澈沒有了動靜。左右看了一圈,才發現許澈正背對著我站在水中。看著他光潔的背,還有那肌理分明的流暢線條,“咕嚕”一聲,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看著這個背影,我竟然是有些愣神了。以前怎么沒發現這許澈這么有男子氣?“老婆,要不要看看正面?”許澈略帶調笑的聲音傳過來,我回神,他已經轉了過來。“果然,好Man!”我在心里呼嚎著,卻聽到咯咯的笑聲。瞪了瞪眼睛,這許澈竟然抱著手臂,由著我的目光肆意的打量。看到我的表現,尤為滿意。心里將自己譴責了千百遍之后,我才皺了皺眉頭,發現有些不對勁。伸出手指,有些恐懼的指著他,聲音發顫,“你、你的力量……”“我老婆還蠻聰明的嘛!”許澈輕輕一抬手,他便已經從水里面飛了出來,下腹處某樣東西,雄赳赳氣昂昂的正對著我。我的臉,血色上涌。“許澈,你個變態!”我呼嚎一聲,忙捂著眼睛便往岸上爬。誰知道許澈那廝竟然很遺憾的嘆息了一聲,“哎,老婆,看來你伺候不到位啊!”說完之后,便又落入到了水中,將我再一次攬入了懷。這一次,我才是真的被許澈渾身上下都給折磨了個遍,直到后面的不省人事。等我再醒過來的,就已經是第二天七點。看看時間,我的臉一下子哭喪一般的耷拉了下來。許澈,老娘跟你沒完!來不及吃早餐,便匆匆忙忙的趕車去了公司,剛到公司,耳邊便傳來了許澈的聲音。“老婆,昨晚謝謝你助我。那些糾纏你的小鬼我已經幫你解決了,不過你還是要多加小心,那無頭鬼狡猾得很。”我平息了一下呼吸,“算你丫滴識相,昨晚的事情本姑娘就不跟你計較了。”剛上樓,迎面便被一個人給對上。我沒心思和別人做過多的交流,身子往旁邊一側,給她讓路。誰知道對方偏偏要來找茬,聲音略帶諷刺的書都熬,“喲,這不是跟許澈定了娃娃親的……聶小盼嘛!”那女人故意拉長了聲音,似乎是要全辦公室的人都聽到一般。我有些不爽的抬起頭,面前這個女人,魔鬼一般的身材,伸著紅色連衣裙,踩著十公分的細高跟,整個人看起來氣場很足。鳳蘭!她怎么在這?這個鳳蘭便是許澈的前女友,小道消息說,這女人是許澈處得最久的,也是唯一一個把許澈甩了的女人。雖然只見過一面,但是對于這個女人,我還是印象深刻啊。畢竟第一次見面,她就在許澈面前對我冷嘲熱諷,那情景現在想想都還是記憶猶新啊!連忙將她拉到了一旁的樓道里,“有話就說,有屁就放!”那女人冷嘲熱諷之后,說自己當初多么幸運,提前發現許澈的衰命,才沒有被拖累之類的話。我聽到這里,感覺到%.口有些發疼。我知道這種疼不是來自我,而是源于許澈。%.口那枚印章,似乎是帶著許澈的感情,讓我的情緒也受到了印象。那鳳蘭看我這略帶感傷的面容,以為我對許澈的感情神,又要出言諷刺。我自然不會讓她得逞,臉上帶著個詭異的笑容,指了指鳳蘭的身后。“許澈確實死了。但你可知道他已經變成了鬼,而他在世上最放心不下的人也就只有一個,那便是、”我頓了頓,將手指指向了鳳蘭,勾著嘴唇道,“你!”“所以,夜深人靜在加上午夜夢回,到時候他來找你,你們兩個玩兒得不要還高興喲!”“你、你說什么!”鳳蘭又羞又惱,對著我聲音拉得有些大。“呀,許澈好像就在你身后!”我指著鳳蘭的背后,突然放大了聲音。而后又指了指鳳蘭的肩膀,“他正勾著你的肩膀呢!”“啊……”鳳蘭驚叫一聲,慌忙的啪嗒這自己的手臂,逃也似得跑了。“小樣兒,跟我斗!”我拍了拍手,哼著小曲兒往辦公室走去。就在這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我忙把手機掏出來,掃了眼四周,沒有發現刻薄老板,才敢看上面的來電。本來打算掛掉的,但是看到上面的備注之后,我臉色變了幾變,終于是按下了接聽鍵……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古代言情
  3. 現代長篇言情
  4. 精怪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