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純禽總裁壞壞噠

更新時間:2019-10-24 19:07:09

純禽總裁壞壞噠 已完結

純禽總裁壞壞噠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錦月 分類:總裁 主角:楚沫茜,墨澤

獨家完整版小說《純禽總裁壞壞噠》由錦月所編寫的總裁類型的小說,主角楚沫茜墨澤,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是!”助理得令,恭敬地點點頭,連忙下去辦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傾盆的大雨絲毫不留情面的拍打著跪倒在地的楚沫茜。

此時的她面色蒼白,嘴唇發抖,雙眼緊閉。

墨澤坐在后座上,一動不動,就這樣深深的看著這一切默默發生著。

他的唇角含著似有若無的韻味,誰也猜不透是在想著什么。

突然,他的神情一松,終究還是不忍心。

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墨澤抿緊了唇齒,冒著大雨大步走了過去,強健有力的大手一把摟住女人的腰部,將她橫抱起來,大步流星地朝著不遠處的車走去。

“開車,以最快的速度去醫院!”

一上車,墨澤便揚聲命令道。

司機也不敢耽誤,快馬加鞭就駛向最近的醫院。

經過醫生確定沒有什么大礙后,墨澤才慢慢地寬下心來。

他一個人坐在chuang邊,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

楚沫茜躺在chuang上,臉上恢復了紅潤,像是睡著了。

在這樣安靜的空房間里,她那微弱得似有似無的呼吸聲都那么的清晰可聽。

“嗡嗡嗡。”

突然,口袋里的手機振動了起來。

墨澤臉色微微一沉,伸手拿出來,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猶豫了一秒后,掛斷了。

可是那頭分明不肯這么容易罷休,一連打了好幾個。

唯恐吵到楚沫茜休息,墨澤直接將手機關機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沫茜動了動眼皮,緩緩睜開了雙眸。

她的視線先是掃過四周的雪白,然后落在了墨澤身上,眼中劃過一絲疼痛。

“你怎么在這里?”她咬著牙半坐起來,倔強道,“我不想看到你,你給我出去!”

要不是因為墨家,父親一定也不會死!

楚家的變故,和墨家一定脫不了干系!

墨澤臉色陰沉,伸出手想要扶她躺好,“你生病了,身體正虛,好好休息。”

楚沫茜一把揮開他的手,怒道:“不用你管,你給我走,我不想看到你啊!”

墨澤僵在原地沒有動,良久,只淡淡道:“你爸既然已經去世,你就節哀順變吧。”

這些話就像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割著楚沫茜的心。

節哀順變?怎么可能?

“不是你爸,你當然能說的這么輕巧!”她大聲吼道,“這下你滿意了吧,這下你父親該滿意了吧!”

墨澤坐在chuang邊,將女人一把摟緊懷中,抿緊唇齒,沒有說話。

楚沫茜眼眶通紅,不停掙扎著,“你放開我,你走開,不要碰我!你走,你給我走,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到你!嗚嗚嗚……你給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堵住了。

楚沫茜睜大了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眼眸中劃過一絲沉淪。

但是片刻之后,她又很快恢復了過來,卯足了力氣,用力推開男人。

“啪。”的一聲,響徹了整個安靜的房間。

空氣好似凝固了一般。

楚沫茜眼眶通紅,揚高了手,身體微微顫抖著。

“你走,你走啊!我再也不想見到你,永遠都不想見到你!”

這一句逞能的話說出之后,她的眼淚又再一次的噴薄出,席卷了她那巴掌大的小臉。

墨澤見她情緒如此激動,又因為知道她身體沒有大好,便不好再繼續待下去讓她難受,只好轉身離開。

看著病房的門關上,楚沫茜躺在被窩里,無聲地抽泣著。

墨澤透過窗戶看了一眼,臉色沉沉地吩咐一旁的助理道:“安排人,好好照顧她。”

“是!”助理得令,恭敬地點點頭,連忙下去辦了。

墨澤嘆了一口氣,出了醫院。

回到墨家大宅,墨澤才剛推開門,就聽見一聲暴呵傳了過來。

“你還知道回家啊,你還知道有我這個爹嗎?”

坐在沙發上的墨父憤怒地走了過來。

還沒有等墨澤開口說什么,臉上就先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險些沒有站穩。

墨父收回發麻的手,冷哼一聲:“你現在倒是出息了,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了!”

他打了二十多個電話,自家兒子竟然一個都沒有接,更是直接把手機關機了。

那個女人到底哪里好,會讓一向不近女色的自家兒子如此沉迷?

墨澤抿了抿唇,沒有說話,臉頰微微泛紅。

“我告訴你,楚家那個丫頭,你是想也別想!”墨父指著他,態度十分堅決,“以后不要再和她有什么瓜葛,你要什么樣子的女人沒有?”

墨澤扯了扯嘴角,“你的事我不管,我的事,你也別管。”

“你你你!”墨父被這一句話氣的不輕,“真是個逆子!總之,你別和她有什么關系,我這也是為你好!”

語罷,墨父恨鐵不成鋼地看了他一眼,鼻孔出氣哼了一聲,余怒未消地轉身上了樓。

墨澤輕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眉頭緊緊鎖在一起。

這些年,父親執意沉淪于官場政權之事,楚領導入獄以及他的死,恐怕真的和自己的父親脫不開關系。

可是,自己的身體除了楚沫茜,對誰都沒有興趣。況且,在這些天的相處中,他對那么女人也漸漸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少爺,顧家少爺來了,說是有事找您。”管家走了過來,躬身匯報。

顧家少爺?顧泰昊?

他來有什么事?

墨澤收起思緒,點點頭,“讓他進來。”

坐在沙發上,顧泰昊喝了一口茶,也不急著說話,似乎是在考慮怎么開口合適。

墨澤勾了勾唇,率先打破沉默,“顧少爺不是說有事來找我嗎?是什么事?”

聽見這話,顧泰昊便也不打算婉言,直接說道:“我來這里,是想要請墨總幫我一個忙。”

墨澤挑了挑眉,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顧泰昊輕咳兩聲,像是下了決心,這才接著說:“事到如今,能幫我一起爭奪顧家家產的只有墨總了,我希望你能答應我。”

他頓了頓,看了墨澤一眼,繼續說:“作為交換,我可以幫墨總追到楚沫茜。聽說,墨總對于我這個前未婚妻,感興趣的很。”

顧泰昊說出最后一句話,本是想為了能增加談攏的勝算,卻不料在墨澤耳中聽起來是十分的刺耳與不舒服。

墨澤瞇著眼睛看面前的男人,只是勾唇笑了笑,卻沒有說話。

見他這副樣子,顧泰昊也摸不準是什么意思,只好帶著催促意味地問道:“不知道墨總意下如何?”

“呵,”墨澤冷笑一聲,面上一派風輕云淡,“不好意思顧少,我墨澤沒這么多同情心,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幫的。”

“你!”顧泰昊自然很輕易就聽出了是在諷刺他,頓時氣的不行,卻又沒辦法發作。

他伸著手指著墨澤,你了半天沒有個所以然。

墨澤伸手招來管家,眸色一凝:“送客。”

顧泰昊還想要再說什么,管家卻已經走到了他面前,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無奈之下,他也只好憤怒地哼了一聲,離開墨家。

……

獨自一個人留守醫院的楚沫茜,因為一個人獨處的時間過于長,心里總是想些一些胡七八糟的東西。

越想越亂,只好把頭埋進被子里埋頭痛哭。

可是門口就守著助理他們一行人,所以哭泣的聲音都不能放縱自然,只能是那種小聲的啜泣,小聲的流淚。

門外的一行人似乎聽到里面有些什么動靜,趕緊機警的問了一聲,“楚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嗎有需要的話,直接喊我們就是了。”

她趕緊抑制住自己內心的哭腔,故作鎮定的說道,“沒、沒什么事情。”

“嗡嗡嗡。”

擺在病chuang頭的手機鈴聲振動,打破了這里寧靜的一切。

楚沫茜抹了抹眼淚,連忙接聽起來。

“喂,你死了沒有啊,沒死的話就給我好好的聽著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電話那端傳來中年女人嫌棄的聲音。

楚沫茜自然聽出了是自己的母親,但這樣的話語還是刺的她心里有些難受。

她強忍下情緒,努力保持著聲音的平靜,“恩,什么事。”

“好,我們母女二人也就開門見山的說大實話,也就不拐彎抹角了。”

楚沫茜的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苦笑,這個時候倒是母女了。

“你現在既然和墨澤在一起,向他要個幾百萬的支票,應該很容易吧?”

聽見這話,楚沫茜抿了抿干燥的唇齒,忍住心里的難受,開口拒絕:“媽,我和墨澤沒有關系,你知道的,不可能的。”

楚母在那端頓時驚叫起來,“楚沫茜,你還真以為我這么好騙嗎?你是不是不想給我錢,所以編這話來騙我?我好歹也是生你養你的人,你爸因為你出了事,我讓你去要點錢來保障我的生活,怎么了!怎么了!”

楚沫茜咬緊了唇齒,什么話都沒有說。

她不知道有什么話可以反駁,可是她根本不可能舔著臉去真的去找墨澤要錢。

“要不是因為你,我現在還是華麗風光的領導夫人,現在你父親已經去世了,你能補償的人只有我了!”楚母罵罵咧咧個不停,“你要知道,我讓你做的這些,只是贖罪而已!”

楚沫茜深吸一口氣,打斷道:“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掛了。”

“楚沫茜,你這個小jian人,你別掛,你……”

收了線,那些難聽的話瞬間戛然而止。

楚沫茜深深嘆了一口氣,將眼淚逼了回去,望著白色的天花板,心情很不好受。

感覺就像是頃刻之間,就失去了所有,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原本以為碰到了墨澤,是一個可以依靠的人,沒想到是仇人……

呵,真是造化弄人。

她以后該怎么辦……能怎么辦……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現代長篇言情
  3. 總裁
  4. 都市重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