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墨映錦妝擾君心

更新時間:2019-10-24 11:53:03

墨映錦妝擾君心 已完結

墨映錦妝擾君心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張這這 分類:仙俠 主角:洛煌,錦妝

洛煌錦妝小說是由張這這創作的仙俠經典《墨映錦妝擾君心》,123小說提供洛煌錦妝小說章節閱讀。墨映錦妝擾君心精選:眾人皆不開口了,誰又會沒事兒找事兒,自討沒趣呢?喝了茶眾人都散了,可是幽吟卻遲遲不肯離開。錦妝見了,只問:“姐姐可是還有什么事兒嗎?”幽吟看了一眼四周,淡淡的開口說道:“姐姐確是有些私房話要跟妹妹你說的,不知道可否屏退下人?”“都出去吧。”.........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眾人皆不開口了,誰又會沒事兒找事兒,自討沒趣呢?喝了茶眾人都散了,可是幽吟卻遲遲不肯離開。錦妝見了,只問:“姐姐可是還有什么事兒嗎?”幽吟看了一眼四周,淡淡的開口說道:“姐姐確是有些私房話要跟妹妹你說的,不知道可否屏退下人?”“都出去吧。”錦妝對著眾人說道。冬然聽聞,一臉擔憂的喚了一聲兒:“小姐……”“沒事兒的,你先出去吧。”錦妝安撫著冬然。冬然無奈,只能先行退下。此時屋里只剩下錦妝與幽吟二人。“錦妝,如今你雖然已經是這府中的夫人,可是你到底是雷家的女兒,我倆到底是血濃于水的姐妹。這府中姨娘眾多,你我的日子都不會太好過的!”幽吟開口說道。“錦妝愚鈍,不知道姐姐這翻話是什么意思!”錦妝說。“什么意思?”幽吟面對錦妝,這屋里又沒有旁人,說話自然是不客氣起來。“如今在這府中,我們畢竟是有著血緣的姐妹,必須聯手,才能收拾了那些個妖、氣的狐、媚、子。你可知道我的意思,晚上,你想辦法讓主君去我處才是!”幽吟說完看向錦妝,看她臉上并無顏色,于是厲聲問道:“怎么?你還不愿嗎?難不成你在這應著這夫人的名分還真的想要一人獨大不成?”在幽吟的心中,錦妝在家是個可有可無的庶女,在這里,不過是頂著自己名分的冒牌貨而已,她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安穩于世?“姐姐的意思我明白了,妹妹了盡力一試就是了!”錦妝說。只是她這話在幽吟聽來到像是敷衍一般,于是幽吟開口說道:“錦妝,記住,我并不是要讓你盡力一試,我是讓你一定做到。”正說著話,也是巧了,簾子已掀起來。洛煌進來,開口問道:“怎么屋里也每個人伺候,你們姐妹兩個在聊什么?”“見過主君。”錦妝和幽吟異口同聲的說道。錦妝心里有點納悶,洛煌不是早上的時候才走的嗎?怎么不大會兒的功夫又折了回來?“主君可是忘記什么東西了?”錦妝開口問道。“本君落了什么?”洛煌也是不解,開口問道。“是奴以為主君忘記什么才又折回來的,既然不是,那最好了。”錦妝笑著說道:“正巧,姐姐入府以來,還未和主君您親厚過,不若此時……”洛煌一雙深邃的眸子死死的盯著錦妝的眼睛,這女人是傻的嗎?還是另有所圖,怎么會這般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往別的女人處推。真想敲開她的腦袋看看。再看向幽吟,那女人自是做的小女兒姿態,嬌、媚的很。洛煌盤算了一下日子,原本該嫁過來的就是幽吟,自己同意她入府,也不過是看在她那極、陰、寒的體質。還有兩天,便是……洛煌的神功,每進化一層,都需要一個極、陰、體質的少女為引,雖然不至于要了少女性命,只是,自己那原型顯現,怕是少女嚇也嚇死了。而眼前的這個幽吟既然這么迫不及待的去送死,自己不成全她似乎都對不起她一樣。“若龍,明日安排新姨娘侍、寢。”洛煌忽然開口說道。“是!”若龍應下。幽吟聽了心中竊喜,看洛煌的眼神中都能擠出來水了。錦妝也是笑著說道:“那沒妹妹在這就先恭喜姐姐了。”“冬然,去把主君賞賜的那匹綾羅拿來送給姐姐,權當是妹妹給姐姐你道賀了。”錦妝說著。其實錦妝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有些不安,倒不是怕幽吟搶走了自己的地位。想起那日,洛煌變成怪物,兩條巨大的尾巴甩來甩去的,要知道,嚇的她都要魂飛魄散了,可是她卻又是安然無恙的。可是幽吟不同,她自小嬌生慣養,也不知道禁得住禁不住……洛煌又坐了一會兒便離開了。幽吟見洛煌走了,也不愿與錦妝處多待,于是也起身。看都不再看錦妝一眼也離開了。“小姐,你何必幫她,看看她那個樣子,若真是得了主君的愛、憐,還不得又像是在雷府那般對您百般欺凌?”錦妝與冬然想的卻是不同,她甚至是有些可憐幽吟的,明明有了生路,卻又偏偏往這阿鼻地獄中闖!只不過個人有命,生死在天!她錦妝也左右不了什么的。次日晚上,早早的幽吟就讓妙音為自己準備開來。天剛剛擦黑,若龍就帶著一頂白嬌子停在了房門外面。就連鳳舞與燕裳都不自覺的出門來看。她們也侍、寢的,卻從來沒見過這個陣仗。這看起來到不像是侍、寢,而是像是一場什么儀式一樣。果然,幽吟出來的時候看到那頂白嬌時候,也是一驚。幽吟依稀記得,有人跟自己說過,錦妝替、嫁時候也是這般的場景。她有些慌神,可是想想,即是錦妝都沒事兒,自己也會沒事兒的。妙音伸手不自覺的拉了拉幽吟的袖子,小聲說道:“小姐!”幽吟豈不知道妙音的顧慮,于是說道:“沒事兒的,等過了今晚,我便要在這府中立下腳了。”幽吟一副自信滿滿的坐進了那白色轎子,玄色衣裳的侍衛抬著轎子出了云央閣。轎子停下,幽吟被推進了一個玄色的房間,昏暗的燭光讓這偌大的空間更加顯得詭、異嚇人。幽吟的心砰砰的跳著,緊張無比。房間里除了她自己并無她人,她東看看西看看,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其實幽吟是害怕的,只是為著那最終的目的,她告誡自己,不管什么都不可怕,只要在這里站穩,這世間就再也沒有自己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了!過了好大一會兒,房門才打開。洛煌散落著長發,一身玄色衣服,腳下卻連鞋也沒有穿,松散的走了進來。“奴見過主君!”幽吟紅著臉低頭說道。洛煌卻沒看她,只是越過她走到了chuang邊,伸手拍了**身邊的位置。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玄幻仙俠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