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談案緝兇

更新時間:2019-10-23 13:21:56

談案緝兇 已完結

談案緝兇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溫柔的刀 分類:靈異 主角:黃文山,車厘子

獨家完整版小說《談案緝兇》由溫柔的刀所編寫的靈異類型的小說,主角黃文山車厘子,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車厘子的家是一幢別墅式的小洋樓,座落在徐匯的一個墅群小區里,樓高三層,前面有個小花園,米高的矮墻圍著,里面種了些花。入得門來,是一個在上海來說甚是奢華的大客廳。當黃文山兩人進來時,車厘子的叔叔已坐在廳里,見得他們進來,看了一眼二人,說道:“....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車厘子的家是一幢別墅式的小洋樓,座落在徐匯的一個墅群小區里,樓高三層,前面有個小花園,米高的矮墻圍著,里面種了些花。入得門來,是一個在上海來說甚是奢華的大客廳。當黃文山兩人進來時,車厘子的叔叔已坐在廳里,見得他們進來,看了一眼二人,說道:“坐吧,喝茶,這是上等毛尖,味道不錯。”黃文山與這老頭對脾氣,也不客氣,坐下喝了一口茶,笑道:“車叔叔,這并不是上好毛尖,這是武漢產的毛尖,只能算是二三等品,毛尖最好的應屬信陽的,黃山、貴州產的也應比武漢的要好一些。”黃文山雖不常泡茶,但對茶也是有一翻研究的,車老頭大覺意外,這是一個好朋友送的,說是上品,卻不曾想他那朋友自個兒并不喝茶,商家說是上品他自然認為就是好的了。他自己對茶也只是喜好,并無品賞能力,只以為這茶清香滿屋,就以為不錯了。車老頭聽得黃文山如此說,也是來了興趣,不覺問道:“那這又是如何識別好壞呢?”黃文山說道:“這個常喝的人,入口就知道,通常來說,毛尖這茶,以茶水碧綠,茶香清淡,茶芽條條不斷,水泡后每條如松針般懸浮于水的最好,毛尖的茶水還有一樣最特別的,其它茶沒有的特點,它泡出來的茶水,在水面上有一層如油一般的細毛,很纖細,如霧如油,不細看是看不出的,這其實是茶的絨毛,所以這茶叫毛尖……”黃文山竟真有一套,如數家珍的道來。車老頭又道:“那鐵觀音,龍井,普耳等又是如何呢?”他似是有意為難黃文山,他不信這小子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黃文山習慣的抓抓頭發,道:“其實我也不是太了解,只是我知道鐵觀音以福建產的最為出名,其中又有名為‘馬騮捏’的最難得,鐵觀音的茶顆以圓,干,綠為好,泡水后,茶水淡綠而香,這茶香又分清香濃香,有些對茶有深厚研究的人,從茶粒落壺的聲音就可以分出茶的好壞,我也只是學著喝,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鐵觀音是半生茶,不像普耳紅茶,全熟……”黃文山知道要講個所以然,非講兩天三夜都講不完,只好隨便講些。車厘子是個靜不住的人,聽到這里,又插口道:“什么叫半熟全熟,茶葉不都是生的么?”“丫頭別亂說,這我倒是懂,半熟全熟是指茶葉的發酵的程度,文山是與不是?”車老頭道。“是的,這茶好不好,除了種植地的水土很重要之外,關鍵就是這制作工藝和發酵程度了。”黃文山答道。二人談茶正起勁,車厘子又插不進話,覺得很無趣,于是叫道:“你們干什么來著,就是論茶品茶的嗎?”“哈哈,文山先談些正事。本來我叫你來上海是想在我六十歲生日那天正式收你為徒的,沒想到你是提前來了,這也好,過兩天有一個文化城落成儀式,主辦方邀我做嘉賓,其實說白了就是去幫他們寫幾個字,增加一點名氣,到時你和我一起去,長長見識。”車老頭在文化界也算是個名人,大壽肯定是少不了各界名流和一些達官貴人,本來他打算在大壽當天讓黃文山在眾多賓客前正式拜師,這樣可以幫他在眾人面前曾點印象分,對他以后在這行里混是極有好處的。黃文山聽得又是要虛情假意的應酬,本來想推掉,轉而想想,這世界也就這樣虛偽了,自己總不能這樣逃避,也罷,跟著去練練膽色增些見聞也好,于是點應允。黃文山突然來了上海,最高興的肯定是車厘子,她早就想問他為什么突然就來了,可是車老頭和黃文山聊得起勁,她也不能打斷,這會見二人聊的告一段落,便說:“山雞,你怎么突然就來了,也沒提前說一聲。”“嘿嘿,我是逃忘過來的。”黃文山想起車仲謀那種“不恥下問”的架勢就頭大。“啊,什么意思,你被誰追殺了。”車厘子瞪大眼。“還有誰,你哥啊。”黃文山道。“不會吧,你犯法了?你干什么壞了啊,是不是去嫖 娼了。”真是沒腦,嫖 娼用得著刑警隊來辦嗎。“說什么呢。我是逃避你哥抓壯丁,你可不知道,他現在天天抓我做義務功,我不走開,字也碼不成了。”黃文山道。“哈哈,仲謀這案癡是不是天天抓你和他一起推理案件啊,我都說了,他這人只要有案件沒破,是六親不認的,這會你領教了吧,哈哈。”車老頭哈哈大笑。“誰說不是,昨天還把我弄到他們局里去開什么案情研討會,一大群警察圍著我問這問那,搞的我心肝都要跳出來了。”黃文山夸張的說。“這下好了,安心在這里住下,可以寫寫書練練字,有空叫丫頭陪你到處走走。”車老頭道。轉眼黃文山已來上海差不多快半月了,每天跟著車厘子到處游玩,晚上碼字,倒也逍遙快樂。這天兩人游玩回來,看見車老頭正在會客,不想打擾他們,便想從側門進屋,卻已被車老頭看見。他對黃文山喊道:“來,文山你過來。”黃文山只得走進大廳,廳內和車老頭交談的也是一位年紀相差無幾的老人。車老頭介紹說這是博物館館長,又把黃文山介紹給那老人,說是自己的關門弟子。三人重新坐下,車老頭說:“文山,你腦子靈活,希奇古怪的事又聽的多,你幫老館長分析一下博物館里發生的怪事是人為還真是有靈異。”轉頭又對那老人說,“老歐,辛苦點你把那怪事再說一次吧,這小家伙懂些神神怪怪的事,在禪城又常幫刑警分析案件,讓他分析分析館里的怪事看看。”車老頭也幫這還沒正式拜師的徒弟吹了,還常常幫刑警分析案件呢,這不才參與一個案子嘛。那叫老歐的館長說:“好,我再說說,這怪事弄得全館人心惶惶,警方暫時還沒有什么進展,若能找個好的解釋總也可以安穩人心。”“我們博物館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互相輪換一批文物來展出,上周我們和友館換了一批秦前的文物回來,因為秦前時期的文物出土相對較希少,所以館里對這批文物相對重視很多,單獨辟了個展室,還加強了安保,但是終是如此,還是莫名其妙的失竊了。”“第一天失竊,其實我也不知用失竊來描述正不正確,因為展品是自己走的,你聽下去就知道。失竊的第一件開展第一天,我們以為是安保方面做的不夠強,第二天我就加多了兩人值班,還在展室內又加裝了兩個攝像頭,想不到還是一樣,又失了一件展品,連失了兩件展品,那都是價值連城的,我們報警后,警方也是相當重視的,第三晚,警方派了兩個警察和我們的保安一同值班,甚至安排人直接坐在展室里,但就是這樣,展品還是失竊,可以說是眼睜睜的看著展品自己漂出展館。”聽到這里黃文山也來興趣了,一件文物,怎么可能自己漂走呢。問道:“老館長你是說展品是自己漂走的?”“是的,從錄像中,可以看得很清楚,每天晚上都是子時的時候,那展柜自動打開,然后那展品自動從展柜里漂出來,從窗戶漂離展室,發生的所有都很怪異,展品漂出就像有人托在手上一樣,那展柜也像是有人打開一樣,窗門也是,可錄像中明明就沒有人。”這老館長說起這鬼異的事,既驚奇又害怕,述說的沒什么邏輯性,但黃文山還是聽明白了意思。“館長,第三晚不是安排有人在展室內值班嗎,難道也沒有發現?”黃文山問。“沒有任何發展,展品依然如前兩晚一樣漂走,而在展室里值班的一個警察一個保安說,子時的時候,之前好好的身體,突然就不能動,不能說話,但眼睛看得見,思維也很正常,就是不能動,不能說話。展品漂離一小時后,身體又自動恢復了。”歐館長說。“現場堪查有沒有什么發現,不會也是毫無發現吧。”“據警察說,還真沒任何發現,唯一發現的就是展柜的鎖是正常用鎖匙及密碼打開的,可是鎖匙和密碼就我和一位副館長有,連保安主任都沒有的,我不會告訴別人,那副館長相信也不會告訴別人,再說即使告訴別人,錄像中并沒有人,第三晚在展到中的人也說沒看到有任何其它生物,連一只蚊子都沒有,那這鎖是誰開的,怎樣開的啊。”“難道是鬼?真有鬼啊。”三人聊的入神,也不知什么時候車厘子進來的。車老頭和那館長雖都不信有鬼,但想起那展室的怪異現象,都不由得打了個突,難道真的會有鬼?“文山,真的會有靈異的東西?就算是有鬼,他為什么要偷這些東西呢?”車老頭道。“那些精靈鬼怪,或許是真的存在的,但是這件案件,我覺得不是什么鬼怪制造的,但一時間我也想不到那兒有破綻,畢竟只是聽館長這么簡單的陣述,沒看過現場也沒看過錄像,很難推理判斷。”黃文山道。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精怪靈異小說
  3. 現代懸疑小說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