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黑影重臨

更新時間:2019-10-19 13:08:32

黑影重臨 已完結

黑影重臨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不知箸 分類:異能 主角:尹哲,陶樂

小說《黑影重臨》是作者不知箸創作的一本熱門異能小說,主角為尹哲陶樂。尹哲在數百年前成為死神之一——無影的影子殺手,跟隨她負責執行人類的自然死亡,并在期間對無影的情愫越種越深。但是,在近一百年前,無影突然沒有任何預兆地消失了。在尋找無影的過程中,他循著線索逐步鎖定了人類陶樂。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陶樂大清早就出了門,心里想著讓自己偷個懶,趁著天氣好去公園轉轉也好。走在公園里的長廊里,她就想起當初遭遇奇葩相親男的經歷,遏制不住般地一個人對著空氣傻笑。 只是想到誰就偏偏遇到誰,陶樂揉了揉眼睛,確定在走廊盡頭坐著的是相親男二號,因為他隨身攜帶的魚缸實在太令人過目難忘,而此刻相親男身旁坐著的女生正頗有興趣地看著他在那邊逗魚缸里的魚。見兩人氣氛如此融洽,陶樂知趣地想換條路走,轉身,卻險些撞到身后的人身上。 “尹哲你怎么……”看清楚身后的人之后,陶樂很是吃驚。 “沒什么,就是過來找你的。”尹哲簡單干脆的回答卻讓陶樂莫名地感覺心驚肉跳,如同不好的預感一般…… 尹哲將涂盼的事前前后后同陶樂說了一遍,看著對方臉上透露的難掩的情緒波動。 “只是消失而已,并不是……死了,不是這樣嗎?”沉默了幾分鐘,陶樂才緩緩開口道。 “可我們并不知道找到他的方法。”尹哲忖度著字句,不想對面的人太過失望以至絕望。 “被祝福過的生命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從這個世間消失,活那么久,總能再遇到的……”陶樂失神一般地喃喃著,跌跌撞撞地朝走廊出口走去。尹哲靜靜地望著她的背影,定定地站在原地。 最終還是隔著一段距離跟在陶樂身后,確保她安全到了家這才轉身離開。 “陶樂?”診所里面沒有開燈,室外的光線卻暗了下來,梁野看著縮在沙發上的黑影,試探著開口,并開了房間里的燈。 在突然變亮的光線刺激之下,沙發上的人皺了下眉頭,接著發現什么一般失神地盯著桌子。 梁野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卻見一條銀色的手鏈,細看之下,覺得異常熟悉,分明同涂盼之前回來的那一天晃著手腕向自己炫耀的那條手鏈一模一樣……怎么會? “涂盼回來過……可我竟然什么都沒發現……”握著手鏈的陶樂眼神很是迷離。她很確定,并沒有誰來過,可是,這條手鏈她不可能認錯,手鏈接合處勾勒著的字母是涂盼名字的全拼…… 眼下亂成一團的狀況梁野不知該如何解釋……只是,因為這樣奇怪的事,不只是陶樂,都覺得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棵稻草。 “涂盼一定還在,在世上的某個角落,絕對沒有……”陶樂說到這,咽下了剩下的兩個字,絕對沒有死掉。 陶樂所說的,當然是梁野他們所企盼的,只是,先前尹哲的話分明……可看了一眼沙發上像是重新獲得生機的人,他還是將想說的話生生地咽了回去。他想說,不能確定的事,不要耗盡時間一味地等待,人的一生何其所長又何其所短,但他自己也覺得這樣的話未免太薄弱了些。 “所以,你打算怎么辦?”梁野看著對面的人,小心翼翼地問了出口。 “還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等著他回來,不過,眼下倒是有打算,”這樣說著,陶樂揉了揉肚子,“午飯就沒有吃,現在好餓……”說著就無奈地笑了。 梁野見狀也是笑,心里倒也松了一口氣。“想吃什么?” “一塊去吃牛肉面吧?好久都沒有吃它的契機了。” “怎么說?”梁野不解“契機”二字的含義。 “總覺得面是溫暖人心的東西,覺得難過覺得不安時,吃了會莫名地有種安心感。” 梁野聞言輕輕一笑,沒再說什么。 跟著陶樂從大道走向小巷,在曲曲折折的小巷里面七拐八拐,終于,身邊的人看著招牌停了下來。“就是這了。”陶樂邊說著邊率先走了進去。 店里的裝潢很是家常,潔白的墻面用幾幅工藝畫和一些小布偶裝點著,坐在沖著廚房的位置,在寒風中一路走來的臉蛋能感受到陣陣混著牛肉湯的熱氣撲面而來,很舒服。 “老板,兩份大碗牛肉面,加鹵蛋。”陶樂開口,“這樣試試看吧,對我來說可是屢試不爽的搭配。”接著沖對面的梁野說。 梁野點頭。 不消一會兒,老板娘就端來了兩大碗牛肉面。 陶樂拿起筷子卻沒有開始吃,而是示意梁野先嘗嘗看,直到看到對面的人笑著點頭才開始吃。用餐過程,兩人一直無言,說不上各有所思,倒也不至于尷尬。 心滿意足地吃完牛肉面,梁野送下陶樂之后離開。 這一天下來,對陶樂來說猶如一場混沌的夢,沖著熱水澡,在朦朧的水汽中,陶樂才感覺愈發地清醒起來,如同伴隨著心臟的重新恢復正常的頻率一般,種種的愁緒再度將她纏繞得簡直無法呼吸。可是,就算是此時此刻,恐怕自己都沒有真正理解到消失的含義吧。陶樂這樣想著,皺眉的同時眼淚混著水在臉上肆虐。 “沒關系,好好睡一覺,興許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奇跡會發生也說不定。”躺在chuang上,陶樂閉著眼睛在心頭默念,右手手心里躺著的是一條手鏈,有著涼涼的觸感,手鏈上涂盼的全拼有著很柔和的筆觸。她還沒來得及或者說根本就從未想過告訴他,手鏈上烙印上的是她的筆觸。或許都是這樣吧,一些事自然而然到足以忽略,但在你不以為意的歲月戛然而止后就顯得越發刺眼,若是想起便如扎在心臟上的刺、攥住喉嚨般地不能呼吸。 “樂樂呀,距離上一次你說的短期內來不了可過了十幾天了啊。”電話那頭的陶樂媽的言外之意非常明顯。 “媽,我……”電話這頭陶樂躊躇著不知如何開口搪塞過去。 “又有什么原因沒辦法讓我跟你爸見到?”陶樂媽的語氣中已經有了些許的不悅。 “媽,其實,我們分手了。”一咬牙一閉眼陶樂干脆地斷了爸媽的念想。 “什么?!”這次,電話那頭的不悅瞬間被震驚代替。 “分手了。”這次,陶樂的語氣非常平淡,好像在說的是不關己的事。 “你說你,好不容易談個戀愛還那么快就分手,你是……” “我被甩了。”陶樂的四個字瞬間將陶樂媽的不打一處來的氣撲滅了。 “這樣……”陶樂媽斟酌著字句,想著如何安慰電話這頭的自家閨女。 “樂樂,對方有那么好嗎?不對,不管多么好你都別放在心上,前幾天你二姨就說有相親讓你去,所以,別多想了,好好收拾下自己,等著我們的電話吧。聽到沒?”說話的是陶樂爸,一改往日的溫和,雷厲風行地說了這么一通就把電話利落地掛上了。 剩下陶樂在這頭心緒百轉千回。現實并沒有如那一晚她的樂觀祈禱一般發生奇跡,三天過去了,尹哲他們未曾找到絲毫關于涂盼蹤跡的線索。一切都平靜得不像話,又或者是暗潮洶涌,只是她早已無力去分辨,涂盼是對他那么重要的存在,突然消失,她的世界卻還是隨著日升日落循環著以往的軌跡,單就這一點,已經讓她覺得壓抑得難受。 陶樂抬頭,卻見默默趴在不遠處看著自己,眼睛眨都不眨。想了想,陶樂還是起身,穿了外套,牽著默默出了門。 時間接近正午,公園里面人很少,顯得靜悄悄的。公園正中央的水池在冬日里早已結了冰,晌午的陽光灑落在冰面上,白得晃眼。陶樂走累了,便坐在樹下的木質座椅上,牽著默默繩子的右手也插在了大衣口袋里,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陽光透過眼瞼,閉上眼睛后的世界是紅色的。默默趴在陶樂的右腳邊,一如往常般的安靜。 世界靜謐到陶樂幾近睡過去。 突然,感覺到右手傳來默默拽動繩子的力氣,陶樂睜眼,卻見不知什么時候左邊多了一個人。 對方身著鉛灰色的皮質夾克、黑色圓領毛衣、黑色休閑褲、黑色馬丁靴,陽光下對方的及耳短發泛著微微的棕色,陶樂看到的對方的側臉鼻梁筆挺、睫毛纖長。似乎察覺到了陶樂的視線,對方睜開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閉起的眼睛,朝陶樂轉過頭來。猝不及防的視線交會,對方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似乎有著令人的思維陷入漩渦般的魔力,陶樂有片刻的失神,便匆忙收回了視線。 好看的眉眼,比一般男子要精致許多,卻也不會因此而帶上幾分女氣。 只是,與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子同坐在一張長椅上,未免尷尬了些。陶樂起身,作勢要離開。 “它叫什么名字?”對方卻突然開口,陶樂轉身,見他右手食指指向默默,問詢的視線投向自己。 “哦,默默。”陶樂反應過來后回答道,隨即離開。 身后的男子撓了撓頭發,神色中帶著幾絲沮喪,嘴中小聲嘀咕著,“我問了小狗的名字,難道她不應該問我的名字嗎?”這樣不知所謂的問題。 “我叫安夜!”最終還是心有不甘地沖著幾米開外的陶樂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陶樂聞聲回頭,看著男子沖自己擺手,頗覺莫名其妙。 “唉!好像根本沒什么意義呢。”男子起身,看似煩躁地走來走去,右手用力地壓在脖子后面。 對于陶樂來說,男子的舉止著實有些奇怪,只是,陶樂并不覺得對方有是壞人的可能性。陶樂也逐漸意識到,自己之所以有片刻的晃神,似乎并不是對方的眼睛有什么魔力,而是,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親切感。可是,這樣的念頭又讓陶樂覺得荒唐不已,第一次見到的人,哪來的熟悉感? 而叫安夜的男子,今天并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陶樂。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腹黑
  3. 異能小說
  4. 職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