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棄妃不善:邪王走著瞧

更新時間:2019-10-24 23:56:54

棄妃不善:邪王走著瞧 已完結

棄妃不善:邪王走著瞧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狐貍小姝 分類:穿越 主角:程文軒,白小夜

棄妃不善:邪王走著瞧是狐貍小姝寫的一部穿越小說,棄妃不善:邪王走著瞧最新章節、棄妃不善:邪王走著瞧小說全集,棄妃不善:邪王走著瞧全文閱讀體驗盡在123小說大全,本來走在前面的程文軒也停了下來,他倒想看看白小夜怎么走出來,卻不想回頭的瞬間,愣在那里。這個女人還真是夠大膽,也夠聰明。而且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堅強幾分,竟然面不改色的走了進來。根本不在乎人們的指指點點。那張臉,的確很美,用言語幾乎無法形容。可...。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本來走在前面的程文軒也停了下來,他倒想看看白小夜怎么走出來,卻不想回頭的瞬間,愣在那里。這個女人還真是夠大膽,也夠聰明。而且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堅強幾分,竟然面不改色的走了進來。根本不在乎人們的指指點點。那張臉,的確很美,用言語幾乎無法形容。可是他愛的卻是與這張臉一模一樣的另一個人。那個人,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沒有看程文軒,白小夜向后院走去,雖然她走得很穩,卻只有她自己知道,風吹在身上,如刀割一般,身上的傷口更痛得她冷汗淋漓,卻只能咬牙忍著。她不能惹程文軒,卻也不能太示弱。直到白小夜的身影消失在院子深處,所有下人才回過神來,其實這夜色朦朧,他們根本看不真切白小夜,卻越是這樣,越是美,讓人們無法忘記。“**啪。”就在程文軒瞇著眸子,直直瞪著白小夜消失的方向時,一抹白色身影從天而降,一邊拍了拍手,長發束在頭頂,肩膀處有兩縷垂下來,顯出幾分風流倜儻,桀驁不馴。隨著拍手的動作,整個人落在了程文軒的面前。“你怎么來了?”程文軒一臉不快,收回視線,直直瞪著來人。“我是你的兄弟,來你王府蹭頓飯吃不行嗎?”白衣人搖了搖頭,笑意濃濃的說著,一邊又看了看后院的方向:“真是天姿國色。”“喜歡,送你了。”程文軒隨口說道,轉身就走。白衣人卻一副笑意融融的樣子,隨著程文軒走了幾步:“你說的可是真的?不許反悔哦?”“本王說話一向說一不二。”程文軒根本就是頭也不回。這個女人,本來就是他恨的,如果不是迫于皇上,他根本不會娶她入王府。今日在宮中發生的事情,剛好讓自己有最好的借口休了她。聽了程文軒的話,白衣人點了點頭:“那我可去享用了。”一晃身,消失在了院子盡頭。白小夜從馬車里走回到房間,已經凍得渾身僵硬了,還好這是程文軒的房間,還有暖爐在燃著,chuang上也鋪得十分厚重,她不顧一切的鉆進了被子里,縮在那里瑟瑟發抖。她不恨,她只是怨,怨死去的白小夜做了太多,讓一切結果都由她白小夜來承擔,何其不公平……就在她想理清自己的思緒時,卻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珠簾被掀開,清脆的碰擊聲卻讓白小夜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她真的怕了這個男人。想說清楚自己的身份,卻說不清。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不去看走進來的人,白小夜只是向chuang里面挪了挪。這個男人太過殘暴,太過無情,她的身體真的承受不起。更有他那羞辱的話語,字字都讓她心如刀絞。白衣人看了看白小夜單細的背影,嘆息了一聲,朝陽公主四個字說出來,皇城人人懼怕,大臣個個遠離,連宮女太監都避如蛇蝎。是個多么狠辣的角色。就連皇后娘娘都要忍讓三分。為了自己愛的人,能親手將自己的親妹妹置于死地,然后逼迫皇上下旨讓自己嫁入冥王府。可是換來的是什么?卻是無盡的折磨和羞辱。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昔日的狠呢?聽到男人的嘆息聲,白小夜僵了一下,這個男人竟然也會嘆息,真是不可思議。隨著嘆息聲過后,一雙白晰而修長的手已經撫上了白小夜的長發,很輕很柔,像是在欣賞一件上好的藝術品。沒有動,白小夜僵硬的卷縮著。“我不是白小夜。”半晌,白小夜輕聲開口,這個男人越是這樣,她越是怕了。“你是誰?”白衣人一愣,聲音提高了幾分,猛的抬手將她的身子扳了過來,直直看著她的臉,卻是在看到她的臉時,扯了扯嘴角:“是我,不必演戲了。”看著面前的陌生人,白小夜真的無奈了,用被子將身體裹了裹:“你是誰?”白衣人挑了挑眉眼:“不再要演戲了,我可不吃你這一套。”一邊說一邊大搖大擺的坐到了chuang頭:“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文軒恨你入骨,又怎么會愛上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白小夜發現這里的人都很以自我為中心,根本不聽別人的話。她明明不止一遍的說過,自己不是白小夜。“你……”白衣人臉色一暗:“你真的是無可救藥了。”一邊搖頭嘆息:“不過,你認命吧,他已經將你送給我了,相信過不了明日,休書就會交到你手上。”聽到休書二字,白小夜的臉色立時有了幾分血色:“真的嗎?”看著白小夜明顯興奮的樣子,白衣人懵了,這個女人有病嗎?還是被程文軒折磨得瘋掉了,竟然會高興?不是應該一哭二鬧三上吊,然后實在不靈,再去找皇上白理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這次,白衣人也想問了。“你……”白衣人試探著又問了一句:“你不怕他來真的嗎?現在去求他,或者還有轉圜的余地。”“求之不得。”白小夜的臉色有些冷,的確,這張休書,她求之不得。愣愣看著白小夜,白衣人抬手撫了撫她的額頭,確定沒有高燒:“那你……識得我嗎?”搖頭:“你是誰?”“好吧,我接受事實。”白衣人點頭,再點頭:“我姓蕭,名以歌。”“蕭以歌……”白小夜輕輕重復了一遍,再細細打量面前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紅齒白,長發束在頭頂,藍色玉帶束著,白衣長衫,顯得十分干凈,整個人,給人一種十分空靈的美。“你發生了什么?”蕭以歌認真看著白小夜,這個他曾經欣賞的女子。如果可以,他早就求了圣旨娶白小夜了。不過,無奈,佳人心中早有人選。白小夜也一臉認真的看著蕭以歌:“你會帶我離開嗎?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告訴你。”看著白小夜那有幾分純真的樣子,還有那懼怕的雙眼,心中竟然生出幾分柔軟來:“好,明日我便帶你離開這里。”說得很是認真。這話,讓白小夜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腹黑
  3. 穿越種田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