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凌州四俠

更新時間:2019-10-23 09:18:45

凌州四俠 已完結

凌州四俠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胡曉說 分類:仙俠 主角:徐公凌,張無音

《凌州四俠》是胡曉說寫的一部精彩仙俠小說,主角徐公凌張無音。北凌虛,南化龍,修仙悟道,天下正宗。天下間有人不知道凌虛宮,卻沒有人不知道凌州四俠!風俠徐公凌——其疾如風:動作神速,有如飚風之疾。其徐如林:舒緩行進,其行列齊肅則如林木之森然有序。雷俠張翔龍——動如雷震:驅兵接仗,則如霆雷之威,觸之者折。不動如山:屯兵固守,則如山岳之固,不可動搖。火俠馬家駒——侵掠如火:侵襲掠擾,有如烈火之猛,不可遏止。雪俠張無音——難知如陰:深密藏形,有如陰霾迷漫,莫辨辰象。得大禹神珠者,王天下。得四將神珠者,敗禹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凌州城,回春醫館。張無音仰臥在病chuang上,焦黃的面色如同一片干癟的枯樹葉,一雙無神的眼睛心灰意冷地盯著屋頂,干咳不止。他這幾日咳得厲害,每每嘔出血來,他覺得自己的肺都快要咳出來了。他每咳一下,就感覺身體被冰雪凍了一層,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成了個雪人。病房外的張母李氏輕聲問向大夫:“大夫!小兒得了什么病?”大夫搖了搖頭:“我也還不能確診,令郎得了個怪病!”李氏驚道:“什么!是怪病!大夫,小兒還有救嗎?”大夫沉吟道:“這就要看令郎的造化了,三天后帶令郎回家吧!”過了好長時間,李氏才坐到張無音chuang邊:“兒啊!你現在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屋頂有什么好看?傻孩子!”張無音望向李氏:“娘!你幫我把公凌叫來,我想讓他幫我買點東西。”李氏欣然點頭,道:“好!娘這就給你去叫!現在公凌還在私塾里吧!”張無音看似呆若木雞:“就算別人都不來,他也會來的!”高家私塾。張無音的位子空著,徐公凌不由有些擔心:無音向來不告假,不缺課。這都三天了,怎么到現在還不見人影?家里也沒人!徐公凌望向馬家駒:“家駒,無音怎么到現在還沒來?”馬家駒擦著前額:“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鬧肚子吧!”徐公凌直搖頭,道:“肯定不是,即使鬧肚子,他也不會缺三天課的。”馬家駒點了點頭,道:“也是!估計是家里有什么事吧!”高先生緩緩進屋,眾人起身施禮。高先生輕輕揮手,眾人又跪坐在蒲團上。高先生高聲道:“張無音病了,可能是肺癆。你們不要去探望,小心染上。尤其是徐公凌要多加注意。”高先生話音剛落,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射向徐公凌,似乎在打量一個病人。徐公凌突然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又咳嗽幾聲,聲音虛弱:“先生……我好像也病……了,得去醫館瞧瞧病。”高先生驚道:“公凌!你也病了!老夫先帶你去瞧病吧!”徐公凌把右拳放到嘴前,又咳了幾聲:“先生!也不是什么大病!沒大事!先生帶我去,誰來授課!明早我按時上早課!”高先生急匆匆掏出十兩銀子:“把銀子帶著,不夠再跟老夫要。”徐公凌推辭道:“這怎么好意思呢!”高先生塞到徐公凌手里:“好孩子,把銀子帶上。”徐公凌拜謝道:“多謝先生!”徐公凌步履維艱地走到院內,邊走邊咳,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迎面正碰到李氏,李氏問道:“公凌,你也病了?”徐公凌一臉喜色,道:“李姨,小點聲!我沒事!我在窗外看到你,裝病出來的。”李氏笑道:“這孩子真是鬼機靈啊!”徐公凌邁步如流星,道:“走遠點再說!”去醫館的路上,李氏道:“公凌!無音得了個怪病!”徐公凌問道:“什么怪病?”李氏長嘆道:“還不清楚,你不要跟他說,我怕他受不了。”徐公凌嗯了一聲,道:“放心,我不說。李姨你放心,無音肯定會沒事的!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李氏問道:“什么意思?古文我聽不懂!”徐公凌無奈笑道:“傻人有傻福!”李氏點了點頭:“但愿如此!”徐公凌掏出十兩銀子:“姨,銀子你拿著!”李氏推辭不受,道:“你這孩子!哪來的錢?”徐公凌推了回去,道:“不是我的錢,是高先生托我帶給無音的。”李氏又推回:“高先生真是個好先生,但是我也不能收他的錢。”徐公凌硬塞到李氏手里:“姨,誰家能一輩子沒債沒難!等高先生病了,再去回禮給他就是。估計他過不了幾年就得走了!”李氏噗哧笑了出來:“有這么說你們先生的嗎?高先生是個好先生啊!”病chuang上,徐公凌看到張無音不由有些心酸:“無音,我來看你。你感覺怎么樣?”張無音顯得悲喜不驚:“能怎么樣!就這樣唄!我娘呢?”徐公凌單手托腮,道:“你娘去給你買吃的去了。你永遠這么放蕩不羈!”張無音淺淺笑道:“得了,我確實不羈,但不放蕩。放蕩的是你吧!”徐公凌笑道:“我什么時候放蕩了?”張無音加重了語氣:“據說你總調戲良家少女。”徐公凌急忙解釋:“別聽有些人瞎說!捕風捉影!聽風就是雨!”張無音笑道:“那不還是有風嗎?”徐公凌連忙岔開話題:“不說這個了!你在這悶嗎?”張無音嘆了口氣:“你說呢!天天除了針灸、喝藥、吃飯睡覺,沒別的事做,你來還能陪我說幾句話。私塾里怎么樣?”徐公凌關切道:“高先生說你病了,讓大家不要過來看你。小心染病!”張無音笑道:“你還是來了,我好幾個親戚都沒來!”徐公凌唉了一聲,道:“路遙知馬力,患難見真情。如今人情是比紙還薄了!”張無音排出銀子,道:“你幫我買一幅畫卷吧!再買幾本書!”徐公凌問道:“這附近有書畫攤嗎?”張無音點頭:“有!就在醫館對面那條街,我這還有三兩銀子。”徐公凌接過銀子:“買什么畫?”張無音想了一會,道:“吳道子的《天王送子圖》。”徐公凌驚問道:“三兩銀子買不到真跡吧?”張無音笑道:“當然買不到!你挑個仿得最好的就行。”徐公凌問道:“我都沒見過《天王送子圖》,怎么給你挑?”張無音悄聲問道:“你知道吳帶當風吧?”徐公凌吟道:“吳道子筆下,衣服寬松,裙帶飄舉,衣紋流暢飄灑,如被微風吹拂,被稱之為吳帶當風。”張無音贊道:“對頭!就按這個標準選就行了,我相信你的眼力。”“你等著,我去去就回!”徐公凌問道,“翔龍知道你生病了嗎?”張無音擺擺手:“別跟他說了,說不定過幾天就好了。”徐公凌點了點頭:“也好!我也覺得你沒什么大礙。”徐公凌剛走出醫館,又看見了神色慌張的劉氏。徐公凌問道:“娘!你來這干嗎?”劉氏關切道:“高先生說你病了,瞧過了嗎?”徐公凌有點不知所措:“娘!我就沒病,瞧什么?”劉氏問道:“那怎么剛剛你一個同窗跟我說你病了?”徐公凌背過身,道:“娘!不是我病了,是張無音病了!我過來看看,陪他說幾句話。”劉氏松了口氣:“你中午回家吃飯嗎?”徐公凌搖頭:“不了,晚上再回去!”劉氏問道:“那我先走了,還得算賬呢!你有錢吃飯嗎?”徐公凌拍著衣兜,道:“還有幾串錢。”劉氏問道:“張無音得了什么病啊?”徐公凌淡淡說道:“只是小病吧!修養幾天就好了。”劉氏松了口氣,道:“娘先走了,你要多寬慰人家。病人最需要關心。”午時是散學的時辰,馬家駒在回家的路上路過回春醫館,暗想:不知道,公凌和無音是不是在這?我進去看看!回春醫館是凌州城最好最大的醫館,前門匾額上寫著:妙手回春!院子里五十多個藥童正在調制藥材,滿院都是濃濃的藥味,馬家駒捂住鼻子穿過院子,徑直走向柜前:“請問,這里有叫徐公凌或者張無音的病人嗎?”柜上是個十七八歲的長臉大眼少年,他翻了翻柜上的冊子:“等等!我給你查查啊!徐公凌!徐公凌!徐公凌!沒有!沒有叫徐公凌的!”馬家駒追問道:“那張無音呢?”少年又翻閱著:“張無音!張無音!有!在第九間病房!”馬家駒問道:“怎么走?”少年指著右邊:“一直往右走就到了。”馬家駒走進病房,看見了張無音,喜道:“無音,我找到你了!我就知道你在這里。”張無音面無表情,說道:“找到就找到吧!需要這么高興嗎?”馬家駒也不知該說什么,問道:“無音,你還好吧?”張無音無奈笑道:“你看我這樣子,好么?”馬家駒嗯了一聲,道:“比我想得要好,你還能說話啊!”張無音無奈道:“那你覺得我應該躺著,一動不動嗎?”馬家駒停了會,道:“聽說你和公凌在練武,怎么你突然就病了?”張無音正色道:“我畫了好幾個月的畫,一直沒練。”馬家駒突然一笑,問道:“哦!公凌練得怎么樣了?”張無音轉過臉,道:“你可以找他試試!”馬家駒的左腳轉向門外:“好好好!如果公凌練得好,我也跟你們一起練!見你沒事,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家了,有空再來看你!”張無音冷冷笑道:“不送!”醫館門外,馬家駒正遇見歸來的徐公凌:“公凌,你不是病了嗎?”徐公凌附耳道:“瞎說,我是裝的,你別跟他們說啊!我就是來看看無音的。”馬家駒笑道:“哈哈哈哈!你裝得也太像了,半死不活的。”徐公凌感覺無所適從:“有這么好笑嗎?”馬家駒很想見識見識徐公凌的武功:“聽說你們練武了,我也想見識見識!咱們倆可以試試!”徐公凌輕輕搖頭,道:“別試了,練過三天武的打沒練過的很輕松!”馬家駒正色道:“那不一定!打架還要看你敢不敢打!有些人天天說練武,還打不過小流氓呢!”徐公凌暗想:家駒一向好勝,不贏他一次,想來也不會心服。徐公凌轉向草地:“那邊有個草地,咱們過兩招啊!”馬家駒嗯了一聲,道:“好好好!我也想看看你都會什么招!”草地很軟,馬家駒跺了幾下:“好就這里!”徐公凌揮了揮手:“你先攻吧!”馬家駒問道:“我怎么攻?”徐公凌也不看他:“隨便!”馬家駒試探性地出了一腳,很快就收回去了。徐公凌暗想:我必須一擊見效。馬家駒右腿第二腳掃踢向徐公凌左側,徐公凌迅速用左手抱住來腿,右腿進步絆左腿,右掌推%,馬家駒轟然倒地,摔得不輕。未及反應過來,徐公凌的右拳已經壓在了他的鼻子上:“家駒,你輸了!這一拳打上去,鼻梁肯定斷了。”馬家駒驚道:“這是什么招?”徐公凌笑道:“相撲里的絆子還有擊地捶,我在書里學的。”馬家駒有些不服氣:“再來!你這招太突然。”徐公凌一邊搖頭,一邊打著哈欠:“下次吧!以后咱們一起練!”馬家駒點了點頭:“好!”徐公凌拉起馬家駒,替他撣了撣灰塵:“沒事吧!你背后都綠了。”馬家駒笑道:“沒事!一點也不疼!”一刻鐘后,徐公凌回到病房,把畫卷遞給張無音:“你看看!”張無音接過畫卷:“你的眼光不會錯。好仿品!好仿品!”徐公凌又掏出書:“畫卷二兩銀子,這些書一兩。沒事看看書,你也不會太悶。”張無音問道:“遇到家駒了嗎?”徐公凌坐在一邊:“遇到了!”張無音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寧愿他不來看我!”徐公凌淡淡笑道:“別在意,他就是這么實在。比起那些虛偽的人,他好太多了。可惜太貪玩!我在他家里看過他寫的幾句話。”張無音問道:“什么話?”徐公凌學著馬家駒的聲音,高聲道:“我要當狀元!我要用功讀書!從現在開始,沒有任何理由!”張無音笑道:“就他!一到散學就到隔壁書院蹴鞠呢!心早就散了!”徐公凌大笑道:“想當狀元總是好事吧!你說呢?”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玄幻愛情
  3. 玄幻仙俠小說
  4. 勵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