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替身女皇也妖嬈

更新時間:2019-10-24 23:45:10

替身女皇也妖嬈 已完結

替身女皇也妖嬈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浮生未歇 分類:言情 主角:習浩然,子絮

和親公主遇厄難,侍女一朝替金枝;為復仇,她以公主之名,于珠環翠繞間盤旋,于黑夜亮劍,于動亂中平四野,殺逆臣,奪社稷;這如畫江山,誰說是男子才能掌控?123小說網為大家提供替身女皇也妖嬈在線閱讀,替身女皇也妖嬈(習浩然子絮)是作者浮生未歇最新完成的言情小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二皇子心中也是這么想的,但他缺的是一個證據,在獄卒一天一夜的酷刑拷打下,衛連這個貪生怕死之徒,居然在他與和番王子衛崇不注意之時,自盡了……如此一來,所有的線索都斷了,在稟明皇上后,皇上雖說要徹查,但誰都知道這件案子算是結束了。線索雖然斷了,但民間的謠言卻開始猛漲了起來。有人說,是麗妃怕衛連說出她的秘密而下了殺手,也有人說,是衛連暗戀著麗妃,甘愿為她去死………………雖然眾說紛紜,但矛頭都一致對準了那個現在跪在佛堂的女人。風雨風雨多了,也會傳進那座宮墻,也會傳到那個手握天下人生死的男人耳中。不出意料的,他去了佛堂,與麗妃談了半個時辰,雖然沒人知道這半個時辰內他們談了些什么,但當晚值班的宮女在閑聊之時說漏了嘴,說她聽到了罵聲與哭聲。這一句話讓皇宮與京城內所有八卦之心熊熊燃起盼著熱鬧的人嗅到了一絲硝煙的味道,但向來唯恐天下不熱鬧的他們,沒有讓這句話爛在他們心中,而是將其一傳十十傳百的在一天內傳遍了京城。麗妃的盛世榮寵,就會這么泯滅了嗎?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等待著那個最讓人琢磨不透的男子的下文。讓所有大靖百姓沒有失望的是,皇子果然站在了一個父親的立場站在了他們的那一方,不再寵幸麗妃。多么仁愛英明的皇上啊,百姓在閑談之時總會加之這么一句結尾。而就在百姓覺得這個話題已然淡而無味快要換掉這個話題的半個月之后,這件事的女主角回京了。他們高貴美麗的公主回京了,是丞相之女習浩然相救,雖然習浩然現在已經是出使副使,但百姓還是習慣在他的名字前冠以丞相之名。公主的回京,引來了京城的轟動,就如當時公主離京一般,幾乎萬人空巷的聚到了盛安街前相迎。不同的是,那時是忍著淚水離開,現在是歡笑歸來。還有一點不同的是,今日的公主,已非昨日的公主。聽到百姓的歡呼聲,公主撩開了馬車窗簾,親切的與百姓們揮著手,就如她離開時一般。只是,要她忘記自己的姓名,過著她不適應的生活,還真的是讓她不爽不愿,她突然的明白了公主當日為何選擇自己出嫁。也只有站在了這個位置的時候,她才能體會到公主當日的無奈。御街前頭,那對大理石石雕望天吼威武不凡,站在中間一襲明黃的男子也同樣睥睨天下。在他的身后,沒有公主離京時的文武百官,只有皇家的皇子公主。皇子膝下子嗣不多,只有三男兒女,大皇子云肅風、二皇子習明軒、三皇子云岱空、小公主云知容。加上大公主云霏瑾,都是人中龍鳳,也是京城百姓最喜津津樂道的青年才俊。但在今日,這幾個人中龍鳳并沒有吸引百姓的目光,大公主遇刺,二皇子大力偵查定案,現大公主無恙歸來,百姓們都在猜測著大公主這段時間遇到了什么,為何會被丞相之子相救?百姓么能聯想到了那個在京城流傳了半月的謠言,想到了那個曾經在佛堂跪了五天的女人,心想若是她知道了這個消息,會是什么表情。在大公主下馬車的時候,百姓之間起了一陣騷亂,大靖的兩位公主向來以美貌聞名,見慣了大公主盛裝濃妝的他們今日見到大公主一身素雅,頓覺眼前一亮,不禁嘖嘖的贊賞了起來。子絮穿著一件略嫌簡單的素白色的長錦衣,用深棕色的絲線在衣料上繡出了奇巧遒勁的枝干,桃紅色的絲線繡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從裙擺一直延伸到腰際,一根玄紫色的寬腰帶勒緊細腰,顯出了身段窈窕,反而還給人一種清雅不失華貴的感覺,外披一件淺紫色的敞口紗衣,一舉一動皆引得紗衣有些波光流動之感,腰間系著一塊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氣。手上帶著一個乳白色的玉鐲子,一頭長的出奇的頭發用紫色和白色相間的絲帶綰出了一個略有些繁雜的發式,確實沒有辜負這頭漂亮的出奇的頭發,頭發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香味,發髫上插著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別出心裁的做成了帶葉青竹的模樣,真讓人以為她帶了枝青竹在頭上,額前薄而長的劉海整齊嚴謹。用碳黑色描上了柳葉眉,更襯出皮膚白皙細膩,嫵媚迷人的丹鳳眼在眼波流轉之間光華顯盡,施以粉色的胭脂讓皮膚顯得白里透紅,唇上單單的抹上淺紅色的唇紅,整張臉顯得特別漂亮。站在三皇子身旁的云知容蹙了蹙眉,不滿她的出現,既然都已經去和親了,為何要回來,既然已經遇刺了,為什么還不死?她小小清新的臉扭曲著,絲毫不管自己咒罵的這個人是她同父異母的親姐姐。在皇上身側,還站在一個人,衛崇身為和番的王子金碩公主和親的成親對象,在金碩公主安然無恙回京之時自然也會出席迎接。和番王子雖然是蠻人,卻因為尊貴的身份,優雅的動作談吐而得到了京城百姓的喜愛,在他呆在京城的這半月,他常與二皇子一起辦案出現在京城大街小巷,百姓們對他自然不會陌生。子絮的出現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自然也包括這位談吐優雅文質彬彬的王子,其實比較之下出了那雙眼睛顏色不同,他與大靖百姓并無差別,遠遠的看著馬車漸漸駛近,他那雙微厚卻極為xing1感的嘴唇高高揚起,在和番之時他就聽到了大靖兩位公主的美名,上次得見小公主,只覺人間少有,而今要出現的是自己歷經波折卻未謀面的未婚妻,他當然會很有興趣。在子絮走下馬車的那一瞬,他高高揚起的嘴角滯了滯,眼里閃過一抹驚艷,負在身后的雙手也不知何時握到了*前。這般安靜素雅如納木錯一般純潔的女子,才是他衛崇王子的良配。想著,他挑了挑眉,笑意更盛。這些日子他與二皇子了解過這位公主,除了性格火辣,其他都不錯,本還有些怨恨父親給他安排了這樁婚事的他,在心中默念了一聲可汗萬歲。大公主回京,皇上大喜,晚上于陌行宮舉辦盛宴,屆時文武百官都可攜家眷參加。夜時,伴著漫天的煙花盛開,一場盛大的宴會在陌行宮舉行,作為除了永遠的中心皇上外今晚唯一的中心,飯后,子絮被百官的家眷們團團圍住在中間,她們最想問的自然是遇刺被救的事,但礙于大公主剛剛回京,還不宜談起此事,她們就隨意的話題,有一句沒一句的說了起來,說了許久,還是有一個人口直的人耐不住問了出了,出乎意料的是大公主并沒有大怒,而是緩緩的說出了那段經歷。聽到了想要聽的故事,眾人欣喜,各自找了借口離開想要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傳給別人以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心。京城的夜依舊悶熱,坐著自己不該坐的位置總是心有不安的子絮不喜人多之處,左右遙望,她尋了一處涼亭坐了下來。陌行宮外是一處花圃,現在這個季節正是鮮花怒放,聞著風中夾雜的陣陣花香,子絮無奈的嘆了聲氣,倚著雕欄發呆了起來。人群之中,緩緩走出了兩個人,在掃看了一眼四周后,兩人把目光投向了涼亭。二皇子手執畫扇,衛崇負手臨風,進入涼亭,二皇子自覺的介紹起衛崇來,二皇子之意本事想讓注定要成親的兩人先認識認識,也好培養感情,但在一通介紹與說了一大串好話后,子絮還是呆呆的望著虛空,沒有什么表示。身份本就尷尬,被子絮這么一弄,更加尷尬了,二皇子訕訕的笑了笑,推了推子絮,示意她起身與人家說句話。正在想事的子絮被這二皇子這么推了幾下,有些怒了的朝著他翻了個白眼,正準備繼續沉浸到自己思緒中的她在掃到那一雙與常人有異的眼眸后,頓了一頓,尷尬的扯出了一絲笑意。她這樣的動作,反更讓二皇子尷尬,見兩人有些拘謹,衛崇哈哈大笑,掀起襟擺坐了下來,生性豁達的他向來化解尷尬,況且他以為越是難得到的東西才是好東西,人也是如此,在他看來,方才子絮的那一個白眼,既是俏皮又是真性情,實在不該因此而心有不快。“早聞公主大名,今日一見,果真是美貌無雙。”蹙著眉尖,子絮仔細的看著眼前這個俊美的男子,心想著原來這就是公主的未婚夫,但她已經回來了,就不會再離開,這個男人,休想成為自己的未婚夫。“王子大名,如雷貫耳,若是無事的話,我先回去了,二哥你稍后與父皇說一聲。”說完子絮就起身邁步,也不等二皇子反應過來就出了涼亭,一個人離開了陌行宮。“奇怪,那個小侍女呢?”看著子絮孤寂的背影,二皇子搖著畫扇思忖著。“二皇子,公主果真是真性情,且讓衛某當一回護花使者,將公主送回公主府,稍后也勞煩你與皇上說一聲。”等得二皇子含笑點頭,衛崇翻身越過了雕欄,追著佳人而去。月下涼亭,二皇子長吐了一口氣,心中總是堵得慌,他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可又說不出是哪里,這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讓他很是不喜。在與皇上說了兩人情況后,二皇子也離開了陌行宮,習浩然是他的摯友也是唯一與公主回京的人,他覺得他有必要去見見。因為沒有女人,丞相府很安靜,丞相習進安,在原配死后就沒再娶,平時也無沾花惹草的傳言,就連府上也沒有侍女,是京城婦孺口中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丞相除了不喜女色,政績也是斐然,多年輔助皇上盡心盡力,贏得了皇上極大的信任,也把大靖打理得很好,這樣的男人,同樣是男人眼中想要超越卻不可能超越的高峰。而被大靖百姓贊揚著的男人的兒子,也有著常人難以超越之處。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宮闈宅斗小說
  3. 古言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