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我的老婆是悍妞

更新時間:2019-10-24 20:41:19

我的老婆是悍妞 已完結

我的老婆是悍妞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公羊月 分類:言情 主角:趙羽,趙伊月

主角趙羽趙伊月小說叫我的老婆是悍妞作者公羊月,講述了一個真正的“硬漢”,帶著自己的悍妞軍團,強勢崛起,以無敵的姿態橫掃一切的故事。的精彩故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二章你算什么東西(上)山下,一老一少正緩步上山。走在前方的老者,渾身上下一身綠衣,身軀佝僂,枯瘦如柴,他的一雙眼睛掃視周圍,散發著猶如毒蛇一樣的幽幽寒光,讓人看到遍體發寒。在老者身后,少年年約十三四歲上下,眉清目秀,面白如玉,雖年歲不大,但已有風姿俊朗之姿,他昂首闊步,一臉狂態。“少爺,前方就是地母池了!”老者彎著腰,背部放平,額頭幾乎垂到腰際,他的脖子像是鵝脖般彎曲,露出一張褶皺的老臉,面色謙卑,對少年極盡恭敬討好之色。“這還用你說?”少年冷哼一聲,邁步從老者身旁走過,自顧的欣賞著身旁的風景。老者的眼中閃現出兩道怨毒的光芒,但他隨即將這種神情掩去,低下頭,輕輕跟在少年身后。“少爺,根據奴才的推測,地母池中的九子炎金花,還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就會完全成熟,待奴才替您把它取來,少爺把九子炎金花的九顆花子全部融入玄兵之內,您的修為,定能一日千里!奴才,提前在這里恭祝少爺修為精進了!”說著,老者深深的躬**身去。少年停**身形,回頭望著老者,嘴角輕輕揚起,片刻后才輕聲道:“李福生,若是事實真如你所說,到時候,我會請父親解去你的武奴印記,讓你恢復自由之身!”“多謝少爺,多謝少爺!”聽到可以恢復自由之身,老者激動的渾身顫抖,一張老臉幾乎綻放出**來,興奮之下,他的一雙手不禁的從袖中探出,干枯如柴,上面僅僅包裹著一層黑皮,猶如暗黑骷髏。看到老者李福生的一雙手,少年的眼中閃過一絲厭惡,轉身繼續上山,口中道:“快點吧,我們提前到那里,你去下水等候!”“是!”老者像是一條忠實的家犬,亦步亦趨的跟在少年身后,表面上不敢有一絲怨言地母池中,趙羽靜靜的坐在水底,在地母池中池水的溫養下,他的渾身經脈鼓脹著,像是繩子般跳動,每一塊經脈中的雜質也都隨著經脈的跳動而律動,丹田內,趙羽的氣感也是空前的強盛,不停沖擊著他的八條主要經脈。把所有的心神沉浸于丹田內,趙羽控制著躁動的氣感,集中所有的沖擊力,向八條經脈中的其中一條猛沖而去。啪!突然,一道像是氣球被打破的聲音,趙羽感覺自己這條經脈猛的通暢,氣感像是激蕩的河水沖入干涸的河chuang,一往無前,直到在下一個堵塞處停下。“破開第一條經脈非常容易,但是,越是往后,就越是困難,真正的困局,還在后面!”雖然第一條經脈被破開,但趙羽的心中卻并沒有多少喜色,他冷靜的想道。大約停頓了十幾息的時間,趙羽緩了口氣,再次用心神控制氣感,從第一條經脈中撤退出來,集中沖擊力,繼續沖擊下一條經脈。第二條經脈,趙羽一直用了大約三分鐘的時間,才堪堪的破開。“不行,經脈的跳動需要更加激烈,氣感的沖擊,也需要更加激蕩!”趙羽心中想著,在水中立身站了起來,邁步走向地母池的中心。這時,他離著地母池的真正中心,已經只有十幾步的距離。走了大約兩三步,趙羽便感覺自己的經脈跳動的更加厲害,氣感有不受控制,胡亂沖撞經脈的征兆,他趕忙坐下,再次集中氣感,沖擊第三條經脈。如此這般,半個多小時后,當趙羽離著地母池中心還只有兩步之遙的時候,他的八脈中,就只有一條還沒有破開。如果趙羽能把第八條經脈也徹底的打通,引導外界玄氣入體,他就可以成為真正的武者。“還差臨門一腳,最后一哆嗦了!”趙羽心中想著,再次坐在地上。此時他的雙眼緊閉,五識關閉,沒有發現,就在自己的身前,一棵金色的蓮花正在水中隨波飄蕩,從花瓣上散發出陣陣幽香混入水中,看起來馬上就要盛開地母池邊,小羚羊與趙伊月三人焦急的等候,趙鋒背著手,在岸邊不停走來走去,氣得本來就心情不好的小羚羊埋怨自己的眼睛都要被晃暈,趙鋒才停了下來。滿臉擔憂,小羚羊望著地母池水面,眼睛一眨不眨。趙伊月把小羚羊的一雙小手握在手心,安慰她稍安勿躁。現在的地母池,一層層波紋從池底傳來,在水面上**開來,也就是這些波紋,讓小羚羊三人知道現在趙羽還在水底練功,沒有出什么事端。就在他們焦急等待之際,兩道人影映入他們的眼簾。“難道是李家的人知道家主在這里,想要對他不利?”趙鋒立刻緊張起來,瞬間起身,攔在兩人的面前,這時,他才看清來者長相。小羚羊也是神情緊繃,一臉敵意。“是李家的李昱松!”趙伊月道。“李家的人?”小羚羊問。“嗯!”趙伊月點頭:“李昱松是李家這一代的第一天才,年僅十四歲,就已經進階集靈境中品!”在修理一途,趙伊月的天賦已經了得,但也在十五歲的時候才進階集靈境中品,李昱松,比她還要早了一年。看到地母池邊的趙伊月三人,李昱松也是神色一怔,他一轉頭,瞪向李福生:“你不是說,地母池的秘密,就只有你自己一個人知道嗎?”李福生一愣神,旋即便是一臉慌張,跪伏在地,身軀顫抖道:“回少爺,地母池中有九子炎金花,的確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奴才敢以性命擔保!”“九子炎金花?”趙鋒的雙眼登時一亮。九子炎金花,他也聽說過,其功效對于武者,裨益無窮。“你,你這個蠢貨!”李昱松見趙鋒神色,哪還不知道,趙鋒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九子炎金花的事情,可恨李福生竟不打自招。抬起腿,李昱松狠狠的一腳蹬在李福生肩膀,把他踹向地母池:“給我下去,奪不到九子炎金花,你就準備當一輩子武奴吧!”李福生在地上滾動幾下,就要落入地母池中。“你不能下去!”小羚羊頓時一急,就要去攔阻李福生。趙鋒比小羚羊更快,他身形一動,閃電般攔在李福生前面,抬起筆直的右腿,像是鋼棍般刺向李福生的面門。像是蛤蟆般,李福生四肢撐地,猛的像上一跳,躲過趙鋒的一擊。左腿彎曲,趙鋒瞬間從地上彈射而起,膝蓋上包裹著陣陣青光,從上而下,襲向李福生%膛。李福生伸雙手,交叉按在趙鋒膝蓋處,借助趙鋒的頂撞之力,他身子翻滾著落在地上,半跪于李昱松身前。“果然不愧是武奴,哼!”趙鋒也是重重的落在地上,把池岸砸出一個深坑,他擺了擺膝蓋,望著半跪在地上李福生,厲聲說道。李福生的雙手則是不停顫抖,他從地上抓起一把濕泥,緊緊握住,站了起來。雙手不停揉搓,直到十幾秒后,李福生才停止顫抖,松開手掌,一蓬干沙從他的手心灑落。“喂,老頭,我勸你最好還是離開,今天,我們并無意染指你們的九子炎金花,但是現在,你們不能下池!”小羚羊也是開口喝道。“老頭?”李福生猛的望向小羚羊,目光森然,聲音像是從喉嚨中擠壓而出:“嘎嘎,我就那么老么,小美女?”被李福生如狼一樣的目光望著,小羚羊不禁的向后退了一步,握緊趙伊月的衣袖:“妹妹,這個老鬼,他好可怕!”“他不是老鬼!”趙伊月搖頭,一臉同情的看著李福生:“他是一個武奴,是李家培養出的速成高手,因為潛力被完全榨干,所以他的樣子才會這樣老邁,他的實際年紀,恐怕也就和你差不太多!”“什么?”小羚羊一臉驚恐,她從小就和趙羽生活在與世無爭的麻姑村,雖然性格有些彪悍,但卻沒有見過太多外面的陰險恐怖,見到一個實際年齡只有十幾歲的人,外表竟像是幾十歲的老者,難免心中駭然。“害怕了吧,小姑娘,嘎嘎嘎嘎!”小羚羊一臉驚駭,李福生則是陰森大笑,臉上充滿變態的**?,他伸出一條又細又長,像是毒蛇信子般的舌頭,探進自己的鼻孔,使勁**,令人作嘔。“給我滾到一邊!”李昱松一臉厭惡,使勁一腳把李福生踢開,邁步向前,昂首望著趙伊月:“趙伊月,這地母池下,有一朵九子炎金花馬上就要成熟,我對此是勢在必得,你若是不想趙家和李家現在就開戰的話,最好給我馬上離開!”“不行!”趙伊月斷然拒絕,現在趙羽還在池底,不知還要用多久才能突破,她絕不容許有人下去打擾趙羽。趙鋒決然的站在地母池邊,緊緊的盯住李福生。趙鋒力壓李福生,趙伊月則比李昱松進階集靈境中品更早,現在,這里怎么看都是趙鋒一方更具優勢。李昱松氣得身軀顫抖,呼吸粗重。若是他能得到九子炎金花,融入玄兵用于修煉,將極大的提高他的體質,縮短他進階集靈境上品的時間,而本來十拿九穩的一件事,沒想到竟出了這樣一道叉子。現在,就算是立刻回李家叫人,也會錯過九子炎金花的采摘時間。一時之間,趙鋒幾人與李昱松主仆對峙,互不相讓。此刻,地母池池底,趙羽的突破,也已經到了關鍵時機。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言情
  3. 玄幻愛情
  4. 現代長篇言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