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我家上司又掛了

更新時間:2019-10-23 07:27:33

我家上司又掛了 已完結

我家上司又掛了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歐吃傘 分類:靈異 主角:辛以瞳,邊媛

辛以瞳邊媛小說是由歐吃傘創作的靈異經典《我家上司又掛了》,123小說提供辛以瞳邊媛小說章節閱讀。我家上司又掛了精選:邊媛叫到了車,抬起頭來看她,笑得有些無力:“辛總幫我保管吧,我怕放我這兒得弄丟了。不瞞你說,我現在完全強撐著,說不定下一秒就得昏過去,合同弄丟了虞宸得掐死我。”邊媛的臉色的確越來越難看,可怕的是這個女人居然這么能忍,面上醉酒痕跡難尋。不過酒.........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邊媛叫到了車,抬起頭來看她,笑得有些無力:“辛總幫我保管吧,我怕放我這兒得弄丟了。不瞞你說,我現在完全強撐著,說不定下一秒就得昏過去,合同弄丟了虞宸得掐死我。”邊媛的臉色的確越來越難看,可怕的是這個女人居然這么能忍,面上醉酒痕跡難尋。不過酒精還是讓她放松了警惕,她居然直呼CEO的名字……嗅到了不尋常氣息又還殘留著醉意的辛以瞳沒發現邊媛已經走到了拐角。邊媛見她沒跟上來便撤回身向她招手:“辛總趕緊來吧,我可不想吐在外面。”扛著夜晚寒風,辛以瞳和邊媛找到出租車。邊媛拉開車門讓辛以瞳到后座,自己坐到了副駕上。夜深路暢,司機把汽車當飛機開,一個轉彎車輪都要離地了。辛以瞳死死拉著扶手,提醒司機好幾次讓他開慢點兒,就怕喝多的邊媛難受。司機嘴上答應,慢了沒兩分鐘又開始飆,還好最后平安到了酒店。這車開得的確兇殘,在KTV還能撐出個人樣的邊媛一下車就不行了,辛以瞳打開車門,見她扒著車門兩眼放綠光,緩了又緩都沒能自己站起來。司機看她那樣就知道喝多了,一直催促下車,生怕吐到車里。辛以瞳付了錢之后把邊媛連拖帶拽地弄出來,問她:“你還好嗎?走的了么?”邊媛沉沉地“嗯”了一聲,連帶著腳步也提不起來。“辛總,真是麻煩你了……明天再和你道謝。”辛以瞳沒說話,有點怕她癱這兒那就真完了,提起一口真氣,加快腳步拖她走。邊媛盡量穩住步子,兩人走到酒店門口旋轉門時,她忽然停下了腳步。旋轉門內對角,兩只裝飾麋鹿正昂著頭彼此相望,劃著圓形不斷悠然前進,卻始終隔著距離。它們身形矯健靈動,雙眼雪白而空洞,前腿高高抬起似乎想要從籠中掙脫。“鹿……”邊媛低聲說著什么辛以瞳沒聽清,費勁將她拉到酒店,在酒店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將她送到客房。好不容易把邊媛安頓好,大冷天的辛以瞳熱出了一身汗。回到自己房間洗了個澡之后,疲憊感很快將她拖進了夢中。第二天被陽光照醒,昨晚洗完澡之后幾乎是昏迷過去,忘了拉窗簾。辛以瞳還是有些難受,太陽穴隱隱作痛。起chuang洗漱的時候看見桌上放著的合同,也不知道昨晚折騰成那樣,邊媛今天還有沒有體力去巡柜。洗漱的時候門鈴響了,從貓眼看出去,居然是邊媛。辛以瞳穿著浴袍,不太想開門,隔著門道:“邊總,你起得這么早?”邊媛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嗯,特意來道謝的,昨晚對虧了辛總。辛總,你大概要多久時間可以出門?”“馬上。”辛以瞳道,“給我二十分鐘。”人在職場高處,誰都經歷諸多風雨,無論愿不愿意,大家都鍛煉出了一身鋼筋鐵骨。昨晚喝得慘烈,今天照樣早起,精神抖擻地巡柜。見到新上任的總經理和副總,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圈巡柜下來邊媛一直和辛以瞳并肩,地區經理和一班中層跟在身后,一行人十分惹眼。邊媛不到三十歲就爬到了高處,跟在她左右和身后的全都比她年長。她有驕傲的資本,可卻一點架子也沒有。看見有個柜員領結歪了,她親自上前幫小姑娘矯正了。小姑娘迎著邊媛的微笑紅了臉,臉龐上一派迷之害羞。大半日的巡柜結束之后就要返回L城,偏偏辛以瞳的錢包在昨晚的混亂中不知去向。趕到車站補辦了臨時身份證后已經錯過了訂好的車次,只好再買票。買了晚間7點半的高鐵票,到家也得十一點了。兩人在候車室坐著。本就稱不上朋友,偏偏還要一起侯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尷尬又無趣,分外難熬。幸好邊媛不知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獨自在車站里徘徊,辛以瞳戴上耳機聽聽音樂,很快就到了出發時間。趕上周末返程高峰,候車人多,上車時狹窄的通道里又是背包又是行李箱,還有人逆行,活生生地將辛以瞳擠退了好幾步。邊媛先找到了位置將自己的行李放好之后就站著往后看,向人群里的辛以瞳招手。人多沒空座,辛以瞳只好和邊媛坐到一起。邊媛直接將辛以瞳的行李碼放到行李架上,辛以瞳道謝之后兩人剛坐下,忽然一個皮箱從她的頭頂上飛過,結結實實地撞到了她腦袋。“嘶……”辛以瞳捂著痛處抬頭,見一個邋遢的男人為了快速通過走道將手里的皮箱舉起,在人群中不管不顧地用力往前擠。被他推搡的人埋怨不斷,那男人戴著副圓眼睛,頭發白了一半,感覺箱子被什么東西撞到后還回頭怒視,和辛以瞳對上一眼,自然也沒道歉,繼續往前擠,很快消失在人群中。“怎么這樣,連聲道歉也不說。”邊媛關切地問道,“辛總你還好吧。”辛以瞳搖搖頭,只能作罷。乘客陸陸續續坐好,高鐵從站臺緩緩駛出,漸漸開入夜色之中。高鐵內刺眼的明亮將窗外黑夜里的事物襯托得更加難辨。城市的燈火輝煌很快被甩在車后,破舊的房子如魔如鬼,雜草叢生的荒野空無一人,只有這趟列車獨自穿行。整列高鐵在黑暗中呼嘯前進,速度極快,而車廂內則是一片平穩溫暖。車內的溫度非常時候小酣一會兒,可無法忽視的噪音卻不時刺激著辛以瞳的耳*,讓人頭暈氣悶。“對勾!”“對圈!”“你丫還有嗎!”“看著哈!”“啪”地一聲,哄然大叫。“你丫還有炸彈上輪不打?!”“上輪就打的話能騙你這對圈么?”“太jian了,不玩了不玩了!”“不玩干什么啊,得坐三個小時。”“玩殺人游戲吧。”坐在她們身后的是一幫大學生,三男三女,六個人正好坐了兩排,反轉了座椅圍一圈熱熱鬧鬧地打牌,時不時爆發出一陣陣的哄笑聲每次都非常是時候地把辛以瞳從朦朧的睡意里震醒。昨晚的宿醉到今天的巡柜,辛以瞳神經一直緊繃著,本想趁著三小時的車程休息一下,為明天的工作養足精神,現在看來這休息是泡湯了。過了一個小站,她瞄一眼身旁的邊媛,到底年紀輕,昨晚宿醉今天巡柜,這會兒居然還能有精神拿出電腦來看行業分析和報表。她仿佛一點都沒被周遭影響,微微蹙起的眉毛之下是一雙認真而百分百專注的眼睛,雙唇緊抿,小巧的下巴和如玉的肌膚構成她百分百的女性美,可眉眼之間不知為何帶著些英氣。不知道是不是這趟出差耗了她太多精力,辛以瞳有些累了,落在邊媛側臉上的目光懶懶的,不太愿意收回……辛以瞳一開始以為這趟出差會是她和邊媛的殊死較量,這位新上司一定會抓住一切時機報仇;后來慢慢事情發展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獨處時的死對頭并沒有為難她,反而處處幫襯,變得不那么討厭。辛以瞳對她的確有些改觀,甚至彌漫著微妙的感覺。或許不是較量,不是復仇,也不是改觀,它會是一個轉折,讓事情朝著意料之外的地方前進。辛以瞳是這么想的,但她錯了。這趟旅行的確是個轉折,也充滿了意外,只是它絲毫不溫馨,而是沾滿了血腥和死亡的氣息。辛以瞳再次被溫暖催眠,就在她閉上雙眼,就要墜入夢鄉時,忽然車廂內的燈猛地暗了下來,整列高鐵劇烈一晃,所有人發出一陣悶悶的驚呼聲。辛以瞳像墜入懸崖,整顆心被提起,下意識地一抓,用力抓住了邊媛的手臂。邊媛像只機警的貓,立即挺直了身子,反手一握,兩人十指相扣。高鐵在猛烈晃動一下之后恢復了平穩,所有乘客都屏住了呼吸往上望去。廂內燈在閃爍了幾下之后,和車身一同恢復了平穩。“怎么了?不會有事吧。”坐在辛以瞳斜前方,獨自一人出門的孕婦回頭看了一眼,滿臉的憂心忡忡,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已經高隆的肚子。“可能是制動系統故障,現在也沒事了。”辛以瞳自己還沒緩過勁,本能地安慰對方。孕婦稍微寬心了一些,感激地對她笑。高鐵繼續平穩地在黑暗中穿過崇山峻嶺,仿佛剛才莫名而詭異的震蕩只是大家的一場幻覺。大學生們馬上又起了興致繼續玩殺人游戲。“昨晚被殺的是他!”“到底是誰殺的人啊!”哄笑聲、吵鬧聲、孩子的啼哭聲,這一切看似和先前沒有變化,可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辛以瞳心中發毛,總覺得哪里不對。似乎有什么事要發生。坐在她同一排過道那邊的一男一女忽然站起了身,拽起了雙肩包往車廂連接處走去。辛以瞳目光一直追隨著他們,直到對方消失不見。沒有任何原因的,渾身不自在。不自在之時,辛以瞳下意識地握緊了手中的事物。剛才那一大晃水杯被晃了下來,潑了邊媛一腿的水,邊媛想拿紙來擦擦,可辛以瞳臉色難看,充滿警惕地前后張望,表情緊張,惹得邊媛也不安起來,不好放開她的手,繼續緊握著,小心翼翼地問道:“怎么了辛總,嚇著了?”辛以瞳渾身發僵,似乎身體的每塊肌肉都在用力。有種莫名的力量在壓迫著她,讓她喘不上氣。這種感覺很熟悉,但她說不上來自己感覺到了什么。“辛?”邊媛微微靠近過來,有些擔憂。辛以瞳對上邊媛漂亮的眼睛,握得發白的手指松了松,提在%中的一口氣緩了又緩舒了又舒,這才強迫自己平靜了下來。“沒事……”辛以瞳正要勉強撐起一個笑容,忽然“砰”地一聲,充滿力量的聲音貫入她的耳內,在她眼前炸起一片血霧和古怪的粘稠物,一瞬間蒙住了她的視線。“啊——!啊——!”一瞬間,車廂里炸開尖叫聲,平靜如同摔在水泥地上的魚缸,瞬間被打破、爆裂。辛以瞳一邊慌亂焦急地想要抹去眼前的東西,一邊感覺到有人躺在了她的懷里。“啊啊啊——!救命!”“走啊!快跑!”“讓開!”“蹬蹬蹬——蹬蹬蹬蹬——”撕心裂肺的尖叫聲和逃亂中,辛以瞳的頭發被抓得亂七八糟,她幾次想要站起來卻都被胡亂抓來的手壓了回去。堅實的座椅被踢得咯咯作響,搖搖晃晃,和慘叫同時迸發的快頻率爆破聲讓她慌張到了極點。這是什么聲音?邊媛呢?“邊媛!”辛以瞳在人群中大喊,沒有人回應她。“邊媛——!”她再喊,什么也顧不上,用力用袖子擦拭眼睛。當她視線終于恢復之時,愣住了。是血。她的袖子、臉龐、衣衫,甚至整個車廂都是血。邊媛躺在她**上,后腦勺一個血孔,粘稠的鮮血正潺潺往外流,將她**全部染紅。辛以瞳瞪大了眼睛,花了好幾秒鐘愣在原地。她看得清清楚楚,卻又不明不白。怎么會有血?邊媛這是怎么了。幾秒之后,她終于找回了理智,做出了判斷。邊媛死了。一個冰冷又堅硬的管狀物頂在她的后腦上,辛以瞳的心如同坐上過山車一般,迅猛地提起、膨脹,沒等她做出任何反應,瞬間爆炸。……辛以瞳是驚醒的,一身虛汗。她睜著眼盯著毫無異狀的天花板,鼻尖涼透了,呵出一口氣,一縷白霧在她眼前彌漫。鬧鐘什么時候響過了她一點印象都沒有,喉嚨深處冒著火,從脊椎到肩膀,從**到前臂,說不出的莫名酸痛。她坐起身來想要下chuang,腦袋里仿佛灌滿了鉛,又沉又暈。穿上拖鞋時她頓了一頓,好像想起昨晚夢到的內容。夢?夢的內容被斂在了厚厚的幕布之后,里面發生了什么她一點都記不起來,但聲音和氣味卻在她腦海中殘留了一星蛛絲馬跡,悶在她心口,悶出讓人心跳加快的不安氣氛。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熱血爽文小說
  3. 精怪靈異小說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