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將軍,夫人要跳墻

更新時間:2019-10-24 07:51:40

將軍,夫人要跳墻 已完結

將軍,夫人要跳墻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木木醬 分類:言情 主角:方謹言,關靜萱

主角是方謹言關靜萱的小說叫《將軍,夫人要跳墻》,本小說的作者是木木醬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默語見自家少爺乖乖點頭,轉身就走,吃驚地看了眼關家大小姐,這位小姐不簡單,這不要說進門了,名分還沒完全定下來,已經把他們家少爺給管住了。想起了關家大小姐昨天的那一下,默語覺得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原來他家少爺竟然是這樣的少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其實關靜萱不覺得自己年紀大,只是方謹言好像死的挺早的,她得為自己將來打算,生個孩子傍身,也為他留個后,算是對得起他。

默語看了眼呆愣愣的少爺,默默地哀嚎了一聲,原來昨天關家大小姐是故意砸他們家少爺的,這直接給他家少爺砸傻了呀。

“靜萱,你在說什么?你怎么能?”段瑞年好容易從‘喊著肚子疼’的潘小柔那兒脫身,幾步上前拉住了關靜萱的胳膊。

他用力不小,關靜萱看了眼他捏住她胳膊的手,果然成了武夫,便粗魯了許多。她用力甩開他的手,恨不能也給他一耳光,但她忍住了,她有爹娘,有哥哥,這個混蛋將來會平步青云,他們得罪不起,“段瑞年,你既然要了潘小柔,就好好對她吧。”

別禍害別人了。

“至于我,他于我來說,是佳婿人選。”因為命短。

“佳婿?他?一個人盡皆知的紈绔?”段瑞年語氣中滿是不屑,而后軟了語氣,“靜萱,這是大事,你別賭氣。”

默語也順勢看了看被關靜萱稱作‘佳婿’的自家少爺,關家大小姐深諳睜眼說瞎話之道啊。

“紈绔又如何,紈绔如他,身邊既無侍妾,也無通房。我關靜萱,只做唯一。”

關靜萱覺得這個交易十分公平,他給她幾年唯一,她替他一世守寡。

關靜萱此言一出,方謹言突然有些后悔剛才自己的默認了。不知道他現在說‘不’還來不來得及。

“你信他?他能給你唯一?呵,這四方城里,哪家的姑娘他沒調戲過?”

方謹言很想插嘴,表明自己的清白,他眼光也是很高的,不漂亮的他是不會調戲的。

“我的夫君,我自然會好好管教,就不勞段公子費心了。”不過在他死之前管一管,這點兒耐性她還是有的。她只想安靜地守寡,鶯鶯燕燕地讓方謹言去地下找吧。

活了近二十年,方謹言第一次感覺到了來自鄰里的溫暖眼神,那種眼神叫做:同情。

關靜萱說完,轉身就想回府,該說的她都已經說清楚了,再待下去,只會被人看更多的笑話。

段瑞年在她身后開口,語氣溫和,就像包容不聽話孩子的長輩:“靜萱你先回去也好,今天這事發生的突然,大家都不冷靜,待過幾天,我再和你好好解釋解釋,也讓我爹娘去和你爹娘好好說說。咱們的婚事,畢竟是兩家父母商定的,不能就這樣輕易散了。”

方謹言在一旁猛點頭,他也想和關家大姑娘解釋一下昨天的那個他,其實就是個有賊心沒賊膽的貨色,只敢占一占口頭的便宜,至于剛才,他沉默不語其實是為了替她解圍,至于媒婆、婚事,不然還是算了。

聽到了段瑞年的話,關靜萱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咱們的婚事,確是父母之命,這一點我不否認。不然你覺得,你一去三年,一點兒消息都沒有,我憑什么還傻傻等著你。”

關靜萱看看段瑞年,又看看他身后不遠處的潘小柔,“若你回來,沒有帶著她。你就算缺胳膊斷腿,我關靜萱也二話不說履行婚約,便是今天回來的只是你的靈牌,我也認了,我敬你是個英雄,會替你孝順父母,為他們養老送終。可段瑞年你是怎么待我的,在我一心一意在家等你的時候另結新歡?還珠胎暗結!你讓我覺得自己很可笑。”

關靜萱兀自笑了一陣,聲音悲涼,“我關靜萱及笄之后,已然被你耽誤了三年,三年,一千多個日夜,足夠了。后半輩子,我不想也不可能再浪費任何一天在你身上。你我解除婚約,對你我都好,你不用辜負潘小柔,至于我,雖然有些對不起方……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方謹言指了指自己。

關靜萱點點頭,既然要嫁給他了,總不好一口一個方紈绔的叫。

“我名謹言。”

謹言慎行?關靜萱覺得,他父親很有先見之明,但只有名字取的好,管教卻松。

“雖然婚事上不如謹言清白,有些對不起他,但我以后會好好彌補他的。”

被明里暗里地指責他是一個負心薄幸的人,段瑞年的臉青一陣紅一陣的,正欲開口,潘小柔已經挽住了他的胳膊,“段郎,我肚子很不舒服,不然,你陪我去看看大夫吧?”

“潘姑娘。”

關靜萱這一聲喚,潘小柔飛快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因為速度太快,碰痛了紅腫的厲害的臉頰,她沒忍住痛呼出聲。

關靜萱卻只是笑笑,“潘姑娘不用緊張,我只是想提醒潘姑娘一句,你們,還名分未定,這光天化日的,人言可畏。”

“方謹言。”

“啊?”方謹言嚇了一跳,怎么突然就轉到他這兒了?

“既然頭上受了傷,就不要到處亂跑了。回家去休息吧。”

“哦。”方謹言點了點頭,關家大姑娘說的對,既然潘大力不在這兒,他確實也該回去了。

默語見自家少爺乖乖點頭,轉身就走,吃驚地看了眼關家大小姐,這位小姐不簡單,這不要說進門了,名分還沒完全定下來,已經把他們家少爺給管住了。想起了關家大小姐昨天的那一下,默語覺得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原來他家少爺竟然是這樣的少爺。

見方謹言聽話轉身,關靜萱滿意點頭,無視還想再開口卻不知道說什么的段瑞年和又重新抱住他胳膊的潘小柔,朝著自家走去。

關靜萱一路不停,走回了自己屋里,坐下之后,松了口氣。

“姑娘。”

“姑娘。”

琥珀和珍珠一前一后開了口。

關靜萱笑了笑,這笑在琥珀和珍珠眼中有些勉強,今天這事,她們都替姑娘覺得委屈,姑娘與段公子定親多年,及笄之后又等了他三年,空負大好年華,卻……段公子對不起她們家姑娘。可姑娘的做法,老爺夫人為她定下的婚事,姑娘自個兒想退,只怕難。

“我沒事,你們先下去吧。我這里不用你們伺候了。”她并不需要安慰,只想靜一靜。靜靜的想一想該怎么說服爹娘。

段瑞年說的解釋,還有兩家父母之間的再談,都在三天之后。段瑞年不擅科舉,卻很擅長揣摩人心,知道給她爹娘三天的時間,已經足以讓她爹娘想通,而后說服她接受與人共侍一夫。

上輩子,她確實妥協了。因為奢望他也如她一般看重他們之間青梅竹馬的情意。

一直到關靜萱的背影消失,段瑞年的眼神也沒收回來,依舊站在原地發愣。

潘小柔皺了皺眉,男人都是一個臭德行,吃到嘴里的就開始挑剔,吃不到的就窮惦記。這個關靜萱,比她想的要有手段,居然知道以退為進。倒是她輕敵了。

潘小柔冷‘哼’了一聲,今個兒她就要讓關靜萱漲漲見識,讓她知道知道,這有的時候退了,就容不得她再進了。

“哎呀!”潘小柔突然捂著肚子倒地,臉上浮現痛苦之色。段瑞年只是回過了頭,段夫人已經匆忙上前扶起了潘小柔,“小柔啊,怎么啦?剛才不還好好的嗎?”

“肚子……肚子突然好疼。娘,您一定要幫幫我,救救您的孫子。”什么名分不名分的,抓在手里的才是真的。

“孫子?”段瑞年不在的時候,段夫人日日盼著他平安回來,他這一回來了,段夫人自然就開始盼著孫子了,本來還想催著關家早點把靜萱嫁過來,爭取明年的這個時候抱上孫子,這沒想到……孫子這么快就來了。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腹黑
  3. 宮闈宅斗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