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瓊臺春深·雙宜傳

更新時間:2019-10-25 01:29:52

瓊臺春深·雙宜傳 已完結

瓊臺春深·雙宜傳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玉真 分類:穿越 主角:皇帝,楊桃

關于皇帝楊桃的小說,大家一直都在找后面的章節,這次就為大家提供《瓊臺春深·雙宜傳》小說的在線閱讀。這章小說主要講述了情節已經發展到了后期,十月底,前朝便傳來了吳興沈家造反,安家為虎作倀一事,兩族合起來共有數百人下獄。皇帝看在生母沈太后的份上,只下令誅殺兩家直系男丁,婦孺及幼女皆充入掖庭為奴。此外,宮中的安貴嬪與沈貴人也未能幸免于難,盡皆誅殺。兩位嬪御接連被誅,沈太后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十月底,前朝便傳來了吳興沈家造反,安家為虎作倀一事,兩族合起來共有數百人下獄。皇帝看在生母沈太后的份上,只下令誅殺兩家直系男丁,婦孺及幼女皆充入掖庭為奴。此外,宮中的安貴嬪與沈貴人也未能幸免于難,盡皆誅殺。 兩位嬪御接連被誅,沈太后自然再坐不住,于十一月初含愧自盡。臨終留有遺命,讓皇帝仔細照顧十五歲的幼妹——端儀長公主。 皇帝聽聞此事后哀痛不已,召禮部之人商議后,追尊沈太后為孝康皇后,與先帝合陵同葬。隨后并下令取消明年的選秀事宜,命舉國三月內不可行嫁娶之事,一年內不可行娛樂之事,天下縞素,齊悼皇太后仙逝。 宮中乍然出了這么幾樁大事,自然鬧得人心惶惶,原先還四處巴結的妃嬪宮人們,這會兒倒都紛紛緊閉了宮門,再不敢輕易出來走動。 所幸到了十二月,陸貴人傳出有孕,宮里總算出了一樁喜事,又因臨近除夕,宮中喪事的氛圍也因此沖淡了不少,好不容易才又有了一絲生氣。 皇帝這段日子,除了初一十五,其余時候大多是招華貴人侍寢,偶爾也過來關雎留宿。楊桃平素懶怠接見外客,也懶怠往外走動,就是對待皇帝,她也是不冷不熱的,不過恪盡侍君之責罷了。偏偏這一日她陡生興致,也就領了幾個丫頭去外頭賞景。旁人都是踏雪尋梅,偏偏楊桃去的是桃花塢。此時乃是臘月寒冬,厚厚的積雪壓在早已開敗的桃枝上,更顯幾分凋敝,楊桃踏在泥濘的小徑上,一步一步地往深處去了。 她賞了大半日的景,自覺過了癮,一面往林子外頭慢慢走著,不料在此時碰見了袁寶林。 當今大周最為鼎盛的四大士族,不過是王謝袁蕭四家,眼前的這位袁寶林,正是陳郡袁家的族女,也是二月份與琢貴人一齊入宮的新人。此外另有一位瑯琊王家族女,同時也是當今一品丞相之女,因家中祖母喪期未過,拒不承恩。皇帝感念她孝心可嘉,雖冊了那位王氏為才人,卻一直未曾臨幸。 此時袁寶林微微福身一禮,贊嘆道,“冬日里竟能在桃花塢這處碰著,真真兒是妾與娘娘的緣分了。” 楊桃聽了,并不以此為然,只是笑了一笑,便要走了。 “有些事,妾心里頭很為您不平。雖知有所逾越,但念在今日與娘娘在此處偶遇的緣分,實在不知當講不當講?”只見她要走,袁淺突然脫口說道。 楊桃一向最恨旁人欲言又止,索性直言,“這兒就就咱們幾個,沒什么當不當講的,一味扭捏,反落了矯情。” 那袁寶林連連贊道,“昭儀娘娘快人快語,妾慕名已久!從前在家中做姑娘的時候,便常聽人說起您的事跡。大家.伙兒都說您吶——當年是陛下使了半副皇后儀仗抬進瓊臺的,士族門閥的姊妹們,沒有不艷羨您的福氣的。等您誕下皇子,必然能為您自個兒、為楊家,乃至整個士族錦上添花。到那時——說句不好聽的,即便是皇后殿下的鳳冠,也得扒拉下來讓給您戴上。” 楊桃淡淡看了她一眼,“什么鳳冠不鳳冠的,袁寶林慎言。就是你自己個兒不想活了,也不要牽扯上本宮。” 袁寶林卻還是畢恭畢敬的,“妾不過是將外人的話照實說來罷了,再說殿下都已經準了您著正紅服色,這鳳冠……就是讓給您帶,只怕她也沒有不準的。” 聽到此處,楊桃倒笑了,“殿下寬仁,就是她愿大方割讓,我也不敢輕易收下的,否則只怕折煞自己,這就不好了。” “若您也能誕下皇子,就沒有折煞一說了。妾聽底下人說,打元年起就侍奉在陛下跟前的舊人們都曾有孕,與您要好的惠娘娘及尤婕妤也各孕有一子,卻唯有您與晏貴嬪不曾生養。百里氏乃外族,可娘娘不一樣,娘娘當日圣寵,金陵城上下誰人不知,至于劉衛二人,論出身樣貌,哪樣能與您比肩?怎么偏偏叫她們平安誕下皇子。但凡她們心里有娘娘半分,平日如何調理,如何得子的法兒,總會告知與您,可您至今卻沒有半點動靜,足見她們與您交好,不過是一個幌子,子嗣與榮寵,才是她們所求所想,而您不過是她們上位的踩板。” 楊桃聽到最后,才總算真正明白袁氏的來意了,只怕這一回的“偶遇”都是有人刻意為之,她不掩輕蔑地看著袁氏,“我同你幾位娘娘的情誼,如何竟輪得著你一個小小的寶林置喙么?” “娘娘!卑jian者一貫最見不得旁人比自個兒好。阮寶林不就是最好的佐證?妾聽說您昔日也曾對她掏心掏肺,可在您身居去錦之時,她卻翻身成了小主。事到如今,您還能信所謂的姐妹情誼么?” 袁氏此刻作出的一幅苦心深勸的模樣,看得楊桃一時啼笑皆非,“她們出身或許不高,卻是真心待我。是非黑白我自會明辨,還是不勞寶林費心了。我見你張口閉口就是聽人說……足見你屋中上下,多嘴多舌愛嚼舌根的人倒是不少。這回就罷了,下回若還拿皇后殿下與其他娘娘的事說嘴,本宮即刻讓人綁了你們幾個,一并押去昆侖宮問罪!” 誰料袁氏性子也拗,仍是說道,“等您什么時候想清楚了,再來尋妾也不遲,妾候著您。” 楊桃只覺她無藥可救,當下拂袖而去。 半道上云意張口似要勸話,倒是楊桃抬手打住了,“她這么幾句話,便能挑撥我與幾個姐姐們這些年的情誼了?還只當我這些年在宮里白待了么,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些。我若放在心上,才是真正讓她稱心得意了,不必理會。往后關雎宮,也不許接待她。什么陳郡袁家——小人罷了。” 只見她還要勸慰孩子一事,卻見楊桃笑著說,“如今膝下有著琮哥兒,我是再沒有心力去想旁的了,一切都隨緣罷。”聽至此處,云意才算真正寬了心。 楊桃回宮后,草草用了午膳,一時只覺頭腦昏沉,便上榻瞇了一會兒,誰料沉星打后院里頭匆忙進來,云意低聲斥道,“怎么又這樣火急火燎的?” 沉星經過上回敲打,若非大事自然不敢再莽撞進屋,可這會兒情況緊急,實在不得不前來打攪稟報,“姐姐,五殿下方才自秋千架上跌下來了!”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腹黑
  3. 穿越種田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