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重生之侯門貴女

更新時間:2019-10-23 17:52:06

重生之侯門貴女 已完結

重生之侯門貴女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南音然 分類:重生 主角:鄒衍之,蘇青嬋

二十一世紀的傭兵女王蘇青嬋,因一次意外稀里糊涂的穿越,又稀里糊涂的愛上一個人。她一心出謀策劃助他奪取皇位,卻被自己一向小瞧的嫡姐污蔑她與他人有染!夢醒重生,一切回到初始的起點,究竟是上天垂憐,還是躲不開的詛咒?可既然能夠重來一次,她不會再小看婦人之間的你爭我斗,更不會再卷入那場奪位的紛爭!她就是她自己,這一世,她只想為自己而活!......重生之侯門貴女是一部最新重生小說,由南音然精心創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蘇青嬋發現,自己平淡的生活開始變得一團糟糕。終極原因,就是因為景哲。

她是打定了主意打算繼續做宅女,躲在院子里不出去的,可攔不住景哲三番兩次厚著臉皮上門來找她啊。找她也就算了,十次有九次后面還跟著蘇青瑤那個小尾巴。

蘇青瑤本來性子就高傲,最是看她們這些庶女不順眼。這下,蘇青嬋更是成了她的眼中釘。每次見了蘇青嬋,都要嘲諷兩句,如果不是因為當著景哲的面還要保持形象和風度,恐怕蘇青瑤早就對蘇青嬋動手了。

再一次被景哲死皮賴臉的拖到花園里,蘇青嬋冷著臉坐在石桌前默不作聲,同樣臉色難看的還有蘇青瑤。

蘇青瑤怎么也想不通,明明已經跟景哥哥說了蘇青嬋是要嫁人的,她的景哥哥怎么還是每天往安平院跑?

越想越生氣,蘇青瑤狠狠地瞪了坐在自己對面的蘇青嬋一眼,肯定都是這個狐貍精**她的景哥哥,和她那個不要臉的娘一樣盡使一些下作手段!

景哲卻是滿臉*光燦爛,與她們兩人恰恰相反。不知道從哪兒突然拿出棋盤來,沖蘇青嬋興致盎然道:“如此**,不如我們就坐在這玉蘭屬下,一邊賞花一邊下棋如何?”

蘇青瑤撇了撇嘴,搶先說道:“就憑某些人也想附庸風雅?大字都不識一個更別提下棋了,要臉就趕緊躲回自己的院子里,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蘇青嬋不可置否的笑笑,原本的蘇青嬋的確是不識字的。可現在……這幅芯子早就換了人,她可是從小接受精英教育長大的繼承人,下棋這種游戲還難不倒她!

蘇青嬋雖然不想惹麻煩,但是,麻煩現在已經被某個混蛋惹上身了,她也沒道理就這么被人奚落。

“說的極是,上次夫子還說五妹妹功課越來越差了,五妹妹可要多多用工才是。”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我說的是你!”蘇青瑤猛一拍桌子怒道。

蘇青嬋訝然:“五妹妹不是開玩笑吧,我是才疏學淺,可也不至于大字不識一個,連下棋這么簡單的事都不會呀。”

她不至于,難道她就至于了嗎?蘇青瑤氣紅了臉,鄙夷道:“你吹什么牛,你要是會下棋,我就把這棋盤吃了!”

蘇青嬋看著桌上的棋盤,這棋盤是上好的金絲楠木做的,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妹妹這是何必呢?”

蘇青瑤當她是心虛了,得意洋洋的更進一步:“你老老實實承認自己不會下棋不就行了,裝模作樣的給誰看呢!”

“可是,我真的會下棋的呀。不信的話,妹妹可以跟我下一場。”

還死鴨子嘴硬!蘇青瑤冷哼一聲:“下就下,誰怕誰!不過丑話可說在前頭,若是我贏了,你就得把這棋盤給我吃下去!”

這樣爭鋒相對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景哲為難的在中間當和事佬,心中卻也有些期盼:“還是不要了吧,有什么話好好說。”

“景哥哥你不要插手,我一定要讓這個說謊精露出真面目,好讓你看看清楚,她到底是什么貨色!”

蘇青嬋斜瞄了一眼景哲,心中鄙夷。明明按耐不住要看熱鬧,還裝什么和事老:“既然妹妹都這么說了,那便請吧。”

蘇青瑤卻把蘇青嬋的目光當做是在向景哲拋媚眼,咬牙輕道:“不知廉恥!”

一局開始,蘇青瑤一上來就很有**性,反倒是蘇青嬋十分悠然自得。仿佛真的不太會下棋似得,落子隨意,叫蘇青瑤吃了不少棋子。

蘇青瑤洋洋自得:“叫你不承認,等著吃棋盤吧!”

蘇青嬋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沒有理會她,將棋子隨意落在了一個小小的角落。

景哲在一邊觀望,見到這一步,眼前一亮。他忍不住看了蘇青嬋一眼,欲言又止:“你……”

蘇青嬋悠悠道:“觀棋不語真君子、”

蘇青瑤不知道他們在搞什么名堂,以為景哲想幫蘇青嬋,也連忙道:“景哥哥不許幫忙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蘇青瑤漸漸從悠然自得變得舉步艱難起來,額角的冷汗一滴滴往下落,她看著眼下的局面,心中一片慌亂。

糟糕,是從什么時候起,局面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呢?明明是她一直在占上風的,怎么眨眼間,局勢就顛倒了呢?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棋子被蘇青嬋一點點吃掉一大片,蘇青瑤更加慌亂了。她本來棋藝就不精通,只是仗著蘇青嬋不會下棋才夸那么大的海口要跟人比試。一看自己局面不善,慌亂之下,失了心神,不再像之前那般沉穩。

蘇青嬋依舊是不慌不亂的悠然自得,等了好久看蘇青瑤遲遲不肯落子,出聲提醒道:“五妹妹,該你了。”

蘇青瑤瞪了她一眼:“催什么催!”

再看眼下,哪里還有她落子的地方?一咬牙,將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盤的正上方。

蘇青嬋意料之中的微微一笑,隨著自己黑色棋子的落下,輕笑道:“五妹妹,你輸了。”

蘇青瑤臉色慘白,滿頭大汗。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棋盤,她輸了,她居然真的輸了,輸給了蘇青嬋?!

蘇青嬋還嫌不夠蘇青瑤不夠受刺激,將棋盤向蘇青瑤的方向推了推:“五妹妹,請吧。”

蘇青瑤漲紅了臉,將快要哭出來的眼淚硬憋了回去,反手將棋盤掀翻:“這局不算,是你運氣好瞎貓碰上死耗子!”

她才不會承認自己輸給了蘇青嬋!蘇青嬋一個有娘生沒娘養的庶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她怎么會輸給這樣的蘇青嬋?!她不信!

“愿賭服輸,五妹妹這般耍賴可不太好。”說著,蘇青嬋看向一遍的景哲,嫣然一笑,“景哥哥說呢?”

蘇青嬋這是頭一次這么稱呼景哲,景哲驚訝之余更多的是忍不住的開心,頭點得飛快:“正是正是。”

蘇青瑤見連景哲都向著蘇青嬋,更不能忍了、她猛地站起身來,指著蘇青嬋大聲高喊:“你們都欺負我!”

說罷,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掉下,扭頭跑走了。

蘇青嬋嘆了口氣,沖景哲說道:“喂!你的瑤兒妹妹可是哭著跑了,你不趕快追上去安慰,怎么還在這。”

景哲聽出她話語中的逐客令,悵然道:“善變的女人,方才還叫我景哥哥來著,現在連個稱呼都省了,直接就趕我走。”

蘇青嬋微微笑著,不可置否。

景哲笑瞇瞇的看著她,腦海中突然想起之前從蘇青瑤口中套出有關蘇青嬋的消息。蘇青瑤口中的蘇青嬋是懦弱膽小的,她大字不識一個,見了人恨不得縮在角落里,全然沒有半點大家閨秀的風范。

可眼前的蘇青嬋,哪里像她口中所說的那樣?景哲不由將心中疑惑脫口而出:“你真的是蘇青嬋?”

蘇青嬋驚訝,抬眼看向景哲,他是發現什么了嗎?

蘇青嬋看了景哲半響,淡然道:“如假包換。”

景哲眼尖的沒有錯過蘇青嬋眸中一閃而過的驚訝,卻沒有戳破:“那便好。”

蘇青嬋很想去問他這是什么意思,只是景哲在說完這句話后,就起身去了一邊的玉蘭樹下,將話題岔開了。

“好一樹玉蘭花,我將其中開得最好的一朵摘下來送給妹妹如何?”

蘇青嬋看著景哲背對著自己的身影,沉下了眸色,她輕道:“好呀,那我便不跟你客氣了。”

蘇青瑤氣沖沖的一路跑回寧靜齋,想在蕭氏面前告狀,半路卻撞見了剛從正房出來的蘇青鈺。

蘇青鈺跟蘇青嬋一樣是庶女,在蘇青瑤眼中是美太大分別的,便將一肚子氣撒在了蘇青鈺身上:“你怎么又來了,整日往寧靜齋跑你煩不煩!”

這些日子以來,蘇青鈺將蘇青瑤、景哲和蘇青嬋之間的微妙看在眼里,知道蘇青瑤是又在蘇青嬋面前受了氣,正沒處撒火呢。

蘇青鈺沒想到,蘇青嬋能夠三番兩次把蘇青瑤氣成這個樣子,她甚至有些恍惚,以往那個膽小懦弱的蘇青嬋,從什么時候起消失不見的呢?

“傻愣在那里做什么,我說話你也敢不聽了是不是!”蘇青瑤見蘇青鈺愣愣的站在自己面前,盯著自己一言不發,不由想到了蘇青嬋。

一個兩個的,這兩個庶女都開開始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簡直豈有此理!

蘇青鈺回過神來,她可不打算就這么充當炮灰。

“是妹妹回來啦?這些天都不見妹妹人影,怪想念的。前幾天田姨還說,她好久沒出新月苑,不光是想妹妹和二姐姐,更是想三姐姐呢,畢竟是她一手帶大的孩子……”

蘇青鈺模棱兩可的留下這兩句話,笑盈盈的越過蘇青瑤回去了。

蘇青瑤正要發火,卻突然反應過來蘇青鈺話中的意思。蘇青嬋以前是最怕田姨娘的,自從田姨娘被罰后,已經被禁足在新月苑許久了。蘇青嬋是從什么時候起,越來越肆無忌憚了呢?就是從田姨娘被罰之后!若是有田姨娘重新震懾蘇青嬋,蘇青嬋哪里還能像現在這般囂張?

蘇青瑤眼眸一亮,決定去向母親求情,赦免了田氏的懲罰。

蘇青鈺洋洋得意,知道蘇青瑤肯定會明白自己話中的含義。她樂于在蘇青瑤面前多煽風點火幾句,這樣能讓她得到更多想要的東西。只要蕭氏赦免了田姨娘,有她們母女聯手給蘇青嬋下絆子,她就不信聿王妃的位置會從自己手掌心里飛出去!

蘇青嬋勢單力薄一個人,又不受蕭氏喜愛,拿什么跟她斗?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寵文
  3. 腹黑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