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吞噬仙道

更新時間:2019-10-25 00:16:33

吞噬仙道 已完結

吞噬仙道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基督山伯爵 分類:玄幻 主角:陳盤,佚名

獨家完整版小說《吞噬仙道》由基督山伯爵所編寫的玄幻類型的小說,主角陳盤佚名,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好!好小子,有膽有謀。深得我心。哪怕是臭大街的貨色,也能夠殺人,這已經深得武學飛花摘葉皆可殺人的要旨,用劍的人,到了極至,任何東西都可為劍,都可殺人。不錯不錯。是個可造之材。復兒,這小子是個人才。”蒼老的黑衣人對他的回答似乎極為欣賞,轉頭....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好!好小子,有膽有謀。深得我心。哪怕是臭大街的貨色,也能夠殺人,這已經深得武學飛花摘葉皆可殺人的要旨,用劍的人,到了極至,任何東西都可為劍,都可殺人。不錯不錯。是個可造之材。復兒,這小子是個人才。”蒼老的黑衣人對他的回答似乎極為欣賞,轉頭對年輕黑衣人說道。旁邊的年輕黑衣人似乎領會了深意,立即哈哈笑道:“小兄弟,你不如從今以后,跟隨我和叔父,共謀大事。將來前途無量。榮華富貴也是享之不盡。”陳盤聽到這話,心里竟然感覺到一股莫名其妙來,疑惑不解。“我并不知道你們的身份,你們什么來頭,干什么的,你們這是在招覽我么?你們要招覽我,必然有用我之處,可惜我只不過是一介草民,更不會武功,你們招覽我有什么用?”他心里想的是,這兩人身份神秘,既然不是薛家的人,那必然是薛家的仇人,如果是真的,那真的是同道無疑。但是他目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要是跟著他們去“共謀大事”,顯然是有點荒謬的。“好,我看你談吐也算不俗,心思枕密,絕非無知的人。這事情,我們稍后再說,今晚,我們就先謀取第一件大事,那就是。”那蒼老的黑衣人頓了一頓。接著說道。“滅了薛家滿門!”這樣的大事,自然是陳盤最想要的。他今晚潛入薛家,各處下毒,為的是什么?就是要滅薛家滿門,薛家的人死得越多越好,他的父母大仇才能得報。薛家名聲極臭,百姓無不恨之入骨,把薛家這群狗東西殺死,除了陳盤大仇得報,恐怕天南城的百姓更是心情舒暢。幾乎不用商量,雙方一拍即合。“你們既然也是薛家的仇人,準備怎么做?”陳盤下毒的計劃被否定,這兩人肯定有自己的辦法。那蒼老的黑衣人答道。“下毒這種手段,你可以用,我們是不屑于去做的。要殺他們,哪用下毒?光明正大的殺進去,殺個落花流水,砍下薛家家主的狗頭,掛到城門上,讓整個天南城人盡皆知,有什么不可以?”好一句豪氣干云的話!光明正大的殺進去,殺他們個血流成河,再把這薛家家主的頭掛在城墻上示眾!這樣的解氣,這樣的豪邁,這樣的事情,只有這些身懷絕技,縱橫無敵的人物才能想得出來,并且言出必行。陳盤只覺得%中涌動著一股激浪,現在就想去做,把薛家這群喪盡天良的畜生親手殺死,手刃仇敵。“這老者如此豪氣,這是什么緣故?為什么我就不能如此豪氣。我就要用下毒的手段,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報仇,并且如此的自信。”“對了,這樣的自信,那是絕強的實力帶來的自信。他有這樣的實力,所以他有這樣的自信。如果我能擁有這樣的實力,武學之道,神武之境,如果我能夠擁有絕強的武力,我也可以說出這樣自信的話來。正大光明的殺進去,砍下仇敵的狗頭。無人能阻。特別是那幾個殺我父母的狗奴才,就能把他們碎尸萬段,而不是悄無聲息的等待他們是不是會中毒而死。”陳盤對實力的追求,已經到了**的地步。猛然間的醒悟,讓他覺得實力就是一切的保證,沒有實力,人只能卑微求生,受制于人。就連父母大仇,對付權勢熏天的薛家,更要處處小心,時時在意,不能縱意而為,甚至還有人提議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自己不得不去謀劃著下毒這樣的三流手段。恐怕這樣的方式,在面前這兩個不明身份的黑衣人眼里,根本就不入流。“小兄弟。呆會我們就殺出去,快意恩仇!”旁邊的年輕人似乎看到了陳盤眼中的狂熱。蒼老的黑衣人笑道:“在這之前,我們要先辦一件事情,辦完這件事情,這個薛家也從此可以抹去了。但是這件事情隱秘非常,不能讓人查覺。你們都跟我來。”陳盤見他說到這里,三人都轉身離開伙房,薛家豪宅連成大片,各處都有諾大的花園,廊徑,小道,大得離奇,如果沒人引路,一個陌生人進來,三轉兩轉就要迷失了方向。可是這個蒼老的黑衣人似乎對這里異常的熟悉,無論前面有幾處轉彎,他左轉右轉,都能避開提著燈籠巡查的護衛家丁。三人走了一刻鐘左右,來到一座大屋前面。大屋內點著無數紅燭,燈火通明。這里沒有任何人經過,也沒人會到這里來。黑衣老者推輕輕推開門,三人走了進去。隨手把門掩上。老者似乎已經不把陳盤當成外人了。他徑自跟身的年輕人嘆自一聲:“唉,十八年了。”“叔父,今晚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這里么。”“沒錯,你知道薛府以前是什么地方嗎?”兩人對著話,陳盤只是靜靜的聽著。老者問完話,似乎不等回答,自顧自道:“天南城,曾經的大陳國都啊!這里,就是曾經的寧府,曾經的寧府!”“這里是寧府!?”年輕人顯得極為驚訝。“沒錯,復兒,這里曾經就是寧府。是老子的家啊!這里曾經就是老子的家!”不但年輕人驚訝。聽到此處,連陳盤也不禁驚呆了。寧府!寧府,曾經的寧府。如果說姓寧的,前朝最有名的人物,就是最后一任首輔宰相寧國忠。對于前朝之事,寧雨隱士似乎知道得特別多。經常和陳盤講起的時候,格外感嘆。陳盤由此對于前朝的事情,知道得也非常多。他當然知道寧國忠和寧府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卻怎么也想不到,寧府會和眼前的黑衣老者有關系。這里曾經是寧府,曾經是他的家。“唉,都是往事。不提也罷。”老者神情寂寞,言語之中明顯的神傷。隨后道:“快,復兒,那個靈牌后左測的有塊凸起的磚石,用力按進去。”那個年輕人立即過去,推開那堆靈位牌,左側確實有一塊微微突起的磚石,隨手就按了進去。地面傳來一陣輕微的隆隆聲。竟然打開了一條通道!那條通道階梯往下,不知道有多深,黑黑的沒有一絲燈火,似乎是一條密道,或者密室之類的地方。黑衣老者端過一根大燭,回頭當先走了下去。陳盤和黑衣年輕人隨后跟進。等三人都進了通道,老者在墻上一擰,通道口的蓋板立即合了起來。“當年城破之日,我就把東西藏到了這里,這個密室,寧府之中只有我知道。之后帶著復兒亡命天涯,再沒有回來過了。”黑衣老者邊講著話,拿手中的燭燈照亮通道,走了一會,就出現一間密室,他把用燭燈點亮早已經放置的幾處銅油燈,這里變得亮了起來。陳盤這時候才看清他們的真正面目,老者面如刀削,布滿老皺的皺紋,胡子根根如刺,眉目如劍,眼睛極為有神。而那個年輕人,更是面目如畫,俊朗得一塌糊涂,如果在光天白日他就這么走在街上,必然引得萬千少女迷戀。真是一個天之驕子般的人物。他當然也不忘打量這間密室,密室并不小,約有三間房屋大小。地上到處散落著物品。凌亂的景像,似乎重現了當年的亂局。密室中一張簡單的chuang,一張大大的桌子,整齊的擺放著文房四寶,都布滿了灰塵,除此之外,無數的書架置于密室之中,書籍多得堆積如山,一些書架時長日久,腐爛得不成樣子,上面的書散落下來,灑得滿地都是。除此之外,還有十多口巨大的木箱,木盤用金屬扣邊,看起來硬綁綁的足夠結實。只是太古老,太久了,好似隨時都會散架一樣。陳盤和那個黑衣年輕人四處察看,隨手打開一個大木箱子。眼前頓時閃過一片金光!里頭竟然是碼得整整齊齊的金元寶!滿滿一大箱子!黑衣年輕人也立即打開另一個箱子,同樣是一箱碼得整整齊齊的金元寶。陳盤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多的財富,震憾至極。人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任何人看到這么多的財寶都足以眼紅心跳,這里足足有十幾口大箱子,這一口箱子,每個拳頭大小的金元寶都碼得整整齊齊,足足有上萬兩之巨。十幾口大箱子,就是十幾萬兩黃金。放到任何地方,都是一筆大財,足以引來強大勢力的爭奪。換了任何一個人來看到,都會震驚無比。可以這么說,誰得到這十幾口大箱子,立即就會富甲一方,一世無憂,幾輩子過不完奢華生活。這對一個普通人的**力,大到了極點。陳盤卻迅速冷靜了下來。因為他知道旁邊還有兩個人,這兩個人他并不知道真正底細。而且他們武力強得可怕。那就意味著,這筆財富,和他沒有關系,如果他亂動了心思,保不準立即就會有殺身之禍。所以他沒有動,而是輕輕蓋上了箱子。這樣一個細微的動作,落在那個黑衣老者的眼里,讓他微微瞇起了眼睛,竟然贊許的點了點頭。“這里原本是我的密室,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珍藏,這批財寶,是當年查抄了一個大貪官,寄存在我這里的。如今已經是無主之物。”那個年輕人也不過是驚訝了片刻。隨即也蓋上了箱子,回頭說道:“叔父,那大陳秘庫的地圖放在何處?”老者從密室的墻邊抽出一塊磚頭,里面用油布包著一個包裹。放在桌上輕輕的攤開。里頭竟然是一本書。三人圍著老者打開的油布包裹,那本秘藏了三十多年的東西,都在仔細的打量著。封皮上,寫著四個古仆篆體大字:大陳秘錄。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玄幻愛情
  3. 玄幻仙俠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