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總裁的禁妻

更新時間:2019-10-24 11:30:38

總裁的禁妻 已完結

總裁的禁妻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一米 分類:總裁 主角:霍啟琛,徐若初

主角叫霍啟琛的書名叫《總裁的禁妻》,它的作者是一米創作的一本總裁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他走進來,走到蕭墨和徐若初面前,眸子寒了幾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爺爺讓我告訴你,后天回莫家!”

“嗯,我知道了!淮景。”

莫淮景不再繼續勸服霍啟琛什么,他比霍啟琛來得成熟、深沉,知道世上很多東西不得兼得,所以只能抓住利于自己。

“若真是恨,就好好地待她!知道真正地報復該怎樣?”末頭,莫淮景,在電話里清冷地說了一句話。

他們的婚房,是霍啟琛自己的房子,霍啟琛要求徐若初嫁給自己后,搬離霍家。

徐若初被霍父霍夫人帶進霍啟琛的房間,然后丟下她走了。

在霍啟琛的屋子里,冷冰冷冰的,哪來地半點喜氣?她赤著腳踩著冰涼的瓷磚上,霍啟琛還沒有回來,冷清的房子里很安靜很安靜。

她走到臥室,一身婚紗,看向窗外,天已黑,外面的煙花絢麗極美。婚禮都已經舉行,她仍覺得在夢中,可明明身上的婚紗那般真切。

輕碎的聲響拉回她神游在外的思緒,她順著聲音看去,不是來自門外,而是窗外。

窗戶被打開,蕭墨淡著面容跳下落地。

場景熟悉得徐若初雙手發顫,不可置信地看著落下眼里的淚珠。

在婚禮上,她一直在等,等那個不在場的男人會突如天使般將她帶離。

如今,婚禮結束,她真正地成為霍啟琛的妻子,他卻來了,徐若初是哭笑不得。

蕭墨從跳下窗子那刻,他的雙目就一刻未離開徐若初,他邁開步子走過去,一步一步。

得知徐若初與霍啟琛結婚,他昏沉沉地發愣發傻,不知道該干嘛?直到天色黑了,他清醒過來,發瘋似地沖去酒店,卻被告知,新郎離場,新娘回婚房了。

于是,他爬上四樓,至于要做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是想見到徐若初!

這樣的徐若初很美,美得虛無縹緲。蕭墨大步走上前,沒有說什么,一把將她抱在懷里,緊緊地,不敢松一點。

徐若初的心越發痛,眼里的淚一顆顆地直落到蕭墨的肩頭,不是沒有過十天不見蕭墨,可這次的十日竟讓徐若初覺得隔了千年。在她夢里念了無數遍的男人終于出現,緊緊地抱住她。

可好笑地是,她嫁給別的男人,成了別人的妻子。

到如今,她還期盼著蕭墨帶她走嗎?

于是,她推開了蕭墨,努力地扯起笑意,“放開我吧!”

徐若初的話讓蕭墨聽得惱火,他緊了手中的拳頭,低頭俯身對著徐若初的雙唇咬去。

炙熱纏綿的深吻,只有這樣,蕭墨才覺得他還擁有徐若初。

從聽到徐若初結婚的消息,他震驚、怨恨!

恨徐若初背棄他,與霍啟琛上*;

恨徐若初玩!他,懷上霍啟琛的孩子;恨徐若初騙他,嫁給霍啟琛為妻!

他恨了一夜的徐若初,原不想再見她,卻不能控制自己,還是來了,更不能在看見她的時候,抱住她,吻她!

懷里的女人,是他蕭墨深愛的,他放棄不了,他恨得也心痛!

徐若初身上那套婚紗特別地令他生厭,他吻!著徐若初的雙唇,雙手用力狠地想撕裂婚紗。

婚紗做工很好,沒有撕裂,反而讓徐若初清醒過來。

她推開,她拒絕,雙目凄凄地看著蕭墨。

“你能帶我走嗎?”

明知道,不可能,徐若初還是問了!

蕭墨一愣,還沒有回答,聽到身后傳來冷笑的男聲。

“原來你喜歡別人用過的女人!”霍啟琛突然回來,他面頰發紅,似乎喝了許多酒,一臉醉意地冷笑著。

蕭墨與徐若初相擁著,那場面猶如他抓奸到了。

他走進來,走到蕭墨和徐若初面前,眸子寒了幾分。

他不在意自己的妻子與別的男人有染,他在意地是怎么讓妻子心更痛!

既然徐若初挑起這場游戲,他失去的必須在她身上討回來!

霍啟琛的話,喚起蕭墨暫時消失的記憶。看著霍啟琛,蕭墨自然地想起他懷里的徐若初懷著霍啟琛孩子,是他霍啟琛的妻子!

跟著想起電視里不堪的艷照,蕭墨推開徐若初,退后一步,他是無法忘記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上*的事實。

“蕭墨,你似乎走錯地方了。”

姜還是老的辣些,霍啟琛的氣場甚過蕭墨。面對著冷寒的霍啟琛,蕭墨護著徐若初,咬牙恨恨地說道:“霍啟琛,你想怎樣?”

“怎樣?”霍啟琛笑笑,“她逼死我愛的女人,我要她還債!”

說著,他皺緊眉頭,緊繃著面容。

他吸了口氣,一手拽過蕭墨身后的徐若初,“這個女人在和你交往的時候,爬上我的chuang,懷上我的孩子,現在我不得不娶她!”

他譏諷著,將徐若初受傷的眼神收入眼里,然后沒有一絲的憐憫。

“蕭墨,你還要嗎?”他看著蕭墨,冷笑著問道,然后他的手落在徐若初的后背,一用力,背后的拉鏈扯下,婚紗如凋謝的花滑落在地。

徐若初里面只穿了內衣,婚紗掉落,完美無暇的身軀呈現在蕭墨面前。

霍啟琛的舉動,徐若初來不及反抗,她沒想到霍啟琛會當著蕭墨的面羞辱她?是要她心痛嗎?這只是他們婚姻的開始嗎?

冷涼的風吹得徐若初很冷,她咬著唇,心一痛,也就落出眼淚。。

蕭墨的雙目轉紅,拳頭捏緊,聽見關節咯咯咯的聲響。他看著徐若初白皙的身體,是那么地痛恨徐若初,痛恨自己!

霍啟琛喜歡上這樣的游戲,徐若初越是不愿在蕭墨面前出丑,他越是拽起她的手腕,不許她將婚紗拉上。

“我妻子的身材如何?你還沒有嘗過吧!”霍啟琛燙熱的手撫過徐若初的肌膚,“很滑,如絲!”

“霍啟琛!”徐若初不想再忍,她從霍啟琛懷里掙扎出,蹲身撿起地上的婚紗。

蕭墨看著徐若初拉起自己的婚紗,再看著霍啟琛冷笑著的面容,想過去替徐若初做些什么,卻邁不開腳下的步子。

之前腦海里徐若初與霍啟琛不堪的照片又憶起,再看著徐若初身上的婚紗,他覺得自己愚蠢透了!自取其辱嗎?徐若初背棄了他,已經成了霍啟琛的女人!

她的身子給了霍啟琛,她懷了霍啟琛的孩子!

“蕭墨,這樣的貨色,你還要嗎?”

霍啟琛冷聲的反問,蕭墨不愿再站在這里,他怒喝道:“夠了!”然后轉身,慌亂地推門沖出霍啟琛的家。

看著蕭墨離去,徐若初絕望地合上雙目,由著清淚滑落雙頰。

她不干凈,她成了壞女人,不再是蕭墨捧著手心的公主。這世上,他不要她了,那她還有誰?

女人的淚,惹不起霍啟琛的憐惜,霍啟琛厭惡地看著徐若初,冷道:“滾出去!”

冷漠熟悉的三個字,讓徐若初睜開眼,亦是冷冷地回瞪著他。

霍啟琛也不知道想起什么,看著徐若初怔住了。

“霍啟琛,我們該談談。”徐若初淡聲說道,她與霍啟琛的婚姻才開始,她不想這樣過下去。

可是霍啟琛的目的偏偏就是要折磨她。

“出去!”霍啟琛不愿和她說話,他的額頭突冒出冷汗,似乎在忍著什么,面容變得扭曲,他的手下意識按了自己的腹部。冷厲了聲音。

他胃病犯了?徐若初心想,再看著霍啟琛冷厲的雙目,轉身出了房間。

霍啟琛這般羞辱她,他就是痛死也不關她的事!

霍啟琛的家只有臥室一張chuang,他過慣單身的生活,所以沒在書房或是客房多放在chuang。

他將徐若初趕到客廳,不再搭理她。更不知道霍啟琛是不是故意的,徐若初找遍其他的房間,也沒有搜到半點被保暖的被子或衣物,只好穿著婚紗將就地睡了一晚。

這是她的新婚第一天,徐若初又是覺得好笑,又是覺得難受。這之后的364天,她該怎么過?一整日面對著冷漠的霍啟琛,就算她不愛他,可總是不舒服。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總裁
  3. 都市重生
  4. 豪門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