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江都月盡浮世歌

更新時間:2019-10-23 11:54:22

江都月盡浮世歌 連載中

江都月盡浮世歌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白茉 分類:仙俠 主角:楊暮,聶銀燭

楊暮聶銀燭小說是由白茉創作的仙俠經典《江都月盡浮世歌》,123小說提供楊暮聶銀燭小說章節閱讀。江都月盡浮世歌精選:聶銀燭再睜眼時,長劍離她不過一寸,稍一用力便能即刻封喉,但卻被瞬間截停,執劍之人的%膛冒出血色的花朵,一柄模樣奇特的兵刃刺穿了應明玕的心口。.........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江山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張若虛筆下的春江花月之景,楚郁離看了無數年,應明玕亦如是。

大概是什么時候知道楚郁離并未如常人一般脫胎往生的呢,許是多年后故地重游,看到那早已不復當日繁盛之景的大梁城廢墟之上又是一片燈火闌珊,秦國終于一統九州成為了秦朝。

他的母國,他的血親,他的臣民百姓都在征戰中化作血水封進過往,當那個不甘寫滿瞳孔的廢國君主匍匐在地上向他伸出求救的手時,應明玕只冷漠地俯視著地上那如同螻蟻一般的親父,手下捏起行路符便揚長而去,根本不在乎身后的利刃一刀鍘斷了蒼老的頭顱。

大梁城已沒有他在乎的人,天地之間亦聞不到陣陣竹香,過往的棲幽閣業已是一家人潮喧鬧的酒肆。他站在旁邊,聽見那些嘈雜的聲響,人們高談闊論的雜言,杯盞交傾的清脆碰撞聲,美酒入喉咕嘟作響。

應明玕只覺得這些吵鬧的聲音像蜂蟲一般在他顱內亂撞,那曾經幽靜清雅的棲幽閣怎么能被這些鬧哄哄的東西代替?

于是他一把火燒了酒肆,隨即背向火海而去,他不顧背后突然高昂起的烈焰熊火,他早已看不得這令人回憶刻骨的紅光。

然而行至鬧市時腳步卻生生頓住,因他面前不遠之處,交叉的路口上,立著一座以法術作屏障的孤墳,氣派非常卻無人問津,肉眼凡胎見不到,他卻看得明白。

孤冢旁立著一個身穿玄色勁裝的女子,背對著他,手執著酒壇,正將滿壺烈酒傾灑在墳前泥土上,發出滋滋的響聲。

他登時怔在原地,腦中空白一片,只有不斷緊縮的瞳孔傳達著心中震驚——那人雖不見其面貌,衣著也非常怪異陌生,但那再熟悉不過的背影告訴他,那人正是多年前已被烈火活祭的楚郁離。

來不及思考一切,他向那人猛沖過去,卻在即將近身時被無形的阻力回彈在地,直撞得他嗓子發癢,一口鮮紅便噴涌而出。

倒地不得動彈之時,應明玕的眼睛一直盯著玄衣女子,只見她似洞察了他的動機一般緩緩轉身,熟悉的背影卻有著從未見過的容顏。

那容貌極美,卻透著清冽孤芳的味道,一雙秀美的丹鳳眼斜睨著他,眼神里灌滿了不屑。

應明玕知道她就是楚郁離,即使她生著一張他從未見過的面龐,即使她散發的氣場頗如冥府之人。

他迅速起身向那屏障撞去,手下破壁的利劍閃著寒光,然而觸及隔離之界時還是被反推出一丈遠,用力越深摔得越狠,五臟六腑瞬間絞作一團。

耳邊傳來玄衣女子的一聲冷笑,她冰冷的面容已瞬移至他身前,應明玕唯記得她如同寒冰窟洞.里傳來的聲音,使他墜入萬丈深淵。

“吾乃冥府厭竹,無知凡人屢犯禁地,你再不可踏入此地。”

這詛咒一直纏繞了應明玕千年,縱使他往后苦練金石之術終得大成,普天之下無有再能奈何他的人,這大梁故地所設的結界卻依舊巋然不動。

應明玕暮年殘燈之時,本應于奈何橋頭排隊等那一盅飲下即忘卻前塵往事的孟婆湯,他卻突然將熱湯摔下,碎瓷片砸在孟婆腳旁。

那是冥府歷史上一次小有規模的混亂,應明玕用盡畢生道行在幽都中殺出一條路來,屠盡阻隔的鬼差,終于尋到長街上鬼差厭竹居住的府邸,高喊著楚郁離三個字,意圖將那人逼出來。

他說,你不來,我今日便屠盡冥府。

可他終歸是**凡胎,縱然在人世有極高深的道法,黑衣冥王的一道金光輕而易舉地將他的三魂七魄劈裂。

自始至終,那人都沒有出現。

他功力散盡被銬上困鬼繩,冥王指示著鬼差們將其立刻押送投胎,卻不知應明玕心中執念已深如臨魔道,最后一次掙扎發狠,踉蹌著沖到厭竹的門前,將自己虛弱的一魂一魄拼命扯出,死死地釘在了門廊之下。

幽都冥王將一切收至眼底,遂而嘆道,此人若走正道,該是仙家之命。

對于幽都而言,每百年都要經受轉世的應明玕一次大鬧冥府的折騰,每百年應明玕身死之時,厭竹都會去故國家鄉休養生息。這一切,地下的眾鬼官員都習以為常,甚至還會打賭這一世判官大人會不會見那個快墜魔道的凡人。

是了,應明玕快入魔了。

人世間哪會有這樣投胎轉世了十幾次還始終不忘前世記憶的人,他倒行逆施的舉動已不被正道三界所容,應明玕亦自知這一世結束若依舊如此,他便要被三界剔除進入魔道。

魔道受三界抵抗,他一旦成魔將永不能進入冥府。

所以即使聶銀燭在他面前萬般苦口婆心地相勸,他都不肯放下這份**骨髓的執念,他定要見判官厭竹不可,這份刺骨相思早就填滿了他孤寂千年苦索十世的心。

這可苦了口舌發干的聶銀燭,她本以為自己能將這人勸下,那泛紅的眼睛給了她此人已然動搖的錯覺,卻不知其中深奧,反應過來時應明玕已一言不發地抽出佩劍向她砍來,刀刀致命。

“哎你這人怎么動手前都不喊技能的?!”聶銀燭手忙腳亂地躲閃應付,剛一起身,方才容身之地便被利刃劈起塵煙。

她道行不及應明玕,金石之術在他面前更是雕蟲小技,欲遁走而逃,可這遮天蔽日的法障卻將她死困其中。

聶銀燭叫苦不迭,心說厭竹啊厭竹,這回幫你處理了這樁破事我就辭職不干了,活了快一千年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死皮賴臉不講規矩的人。

巨大的實力懸殊很快便顯露出來,聶銀燭一個不小心便被擊倒在地,所幸那劍尖砸在了她腰間掛著的南海珠上,九重天的法器力量無窮,生生將應明玕逼退了幾尺。

也恰在此時,聶銀燭突然發現南海珠竟然發出了愈加明亮的藍色光芒,這正是孟章神君精魂碎片現世時的征兆。

然而神經大條的聶銀燭卻懷疑是不是南海珠被應明玕一劍捅壞了,因為此前毫無蛛絲馬跡顯示出精魂碎片會在今日出現。

她這一分心又給了應明玕可趁之機,他早已殺紅了眼,再次拔刃向聶銀燭刺來。

活了一千歲的聶銀燭在這一刻終于感受到了臨死時究竟是何滋味,她嚇得閉了眼,本能地抬起胳膊遮擋這根本不可避免的劍擊。

然而預想中的痛感卻遲遲未到,卻有血滴墜落的聲音打破了戛然的寂靜。

聶銀燭再睜眼時,長劍離她不過一寸,稍一用力便能即刻封喉,但卻被瞬間截停,執劍之人的%膛冒出血色的花朵,一柄模樣奇特的兵刃刺穿了應明玕的心口。

撲哧一聲,兵刃從肉中抽出,冥府判官厭竹從應明玕身后走出,她手里掌著的是冥府專門用來砍厲鬼的斬魂刀。

應明玕轟然倒地,魂魄虛浮在**上方,即將離體而出。

“郁……離……”他用力竭的聲音慢慢吐出這兩個纏在心上千年的名字,“你終是……愿意……見我了……”

厭竹一改冰冷的神色,溫柔地笑著點頭。繼而長袖一揮,身上玄色的衣衫變成了一席櫻粉色的羅裙。她俯**身子,輕輕撫摸著應明玕的臉,指尖在他的眉頭慢慢捋著,似乎真的讓那緊蹙了千年的愁緒舒展開來。

此刻的厭竹恢復了千年前的模樣,那是她最開心的日子,著了一件櫻粉色的裙子,梳了最好看的妝發,滿心歡喜著奔向心上人所在的地方。

那里竹葉茂密,幽靜清雅,她是楚太守家的千金小姐,他是少年有成的方士后學,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往后的無盡悲愴皆與他們無關。

厭竹將自己細心呵護了千年的魂燈喚出,緩緩渡進了應明玕破碎的靈體中,于是那泛著青黑色的魂魄逐漸被銀光圍繞。聶銀燭認得,這是即將飛升九重天的人才會有的精魂顏色。

當銀光完全染上應明玕的精魂,一塊稍有不同的魂魄碎片自他眉心脫出,應著南海珠的光芒,悠悠飄進了聶銀燭的手心。

九天青龍孟章神君的第二塊精魂碎片,現世了。

“你還……怪我嗎?”應明玕氣若懸絲,卻用最后的執拗問出了囚禁他千年的疑惑。

厭竹笑著搖頭,指肚流連在他的額角:“早不怪了。”

“那你還……愛著我嗎?”

“愛呢,一直都是。”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嗚哇……太感動了……嗷嗚……”

聶銀燭正在感傷垂淚之際,忽地聽到不合時宜的一聲哭嚎,轉頭一看是匆匆趕來的司命星君秦艽抱著包芝麻酥邊嚎啕大哭便往嘴里填吃食。

好好的氣氛被這廝毀了,聶銀燭翻了個白眼,隨手從秦艽懷里掏了一塊芝麻酥丟進嘴里。

執念已盡的應明玕受了一次天劫后便位列仙班,秦艽奉命來渡他歸位。雖然聶銀燭始終搞不懂為何這樣胡作非為的人也能登上九重天,但看到厭竹一樁心事了卻后欣慰釋然的笑容,她便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冥府再無鬧事的應明玕,長街上判官府邸的長明燈終于熄滅,往后厭竹知道,世間再無游方術士應明玕,幽都再無一盞燈慰藉她疲累的心。

然而這是最好的結局,她這般想著,亦如是說予了來寬慰她的聶銀燭。

奈何橋頭的孟婆湯肆,二人對坐飲茶,聶銀燭沏了一壺名喚郁離的清茗,看著來往投胎輪回的鬼魂們,聽厭竹淡然地將往事說盡。

她說,你知道嗎,我其實并不恨他。

厭竹成了鬼差后,例行公事時走遍了歲月人間,看過多少悲傷凄怨,方知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也不過是歷史齒輪碾過時揚起的微小塵埃。

她說,假使沒有應明玕的出現,我作為楚家小姐的一生也只會迎來烈火焚身的結局,這一切都在天機命盤上描述清楚了,我一介弱小女子怎能逆天改命?

她說,我在棲幽閣困居十八年,從不知道民間疾苦,從未看過大梁繁花,從未知道男女情愛是何滋味,幸而應明玕出現,反倒讓我知道了戰亂很苦,繁花很美,男女之情雖悲歡俱有卻刻骨銘心。這些足夠我在無垠的時間荒野里手植出馥郁的花園,用無窮的生命去回味咀嚼了。

應明玕早該飛升成仙,楚郁離便是他的一道劫數,而他卻非要逆天命而為,追尋她整整十個輪回。

厭竹也本應該在第一世緣盡時便了結他的生命,而她卻裝作對天機不覺,私心與他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百年。可她無法看他成魔,這一世,她要渡他成仙,那才是他的正道,才是他們能擁有的最好的結局。

從此二人同在正道三界卻無法相見,應明玕成仙后將忘卻一切。但厭竹知道,當她抬頭望向太清仙境時,那一顆于她眼中最亮的星宿,一定是心尖愛慕的少年。

她一飲而盡杯中的郁離清茶,與過去道了別。

……

聶銀燭辭了鬼差的副職,準備在人間打點收拾一番就將這一世的身份劃除,而在茶店的太妃椅上優哉游哉哼著小曲的秦艽卻打斷了她的主意。

“先不慌,你這一世拿的碎片只是湊巧,正戲還沒開場呢~”滿臉寫著欠揍的司命星君摸向了案幾上泡得七零八落的珍貴茶葉。

聶銀燭氣不打一處來,抄起記賬的狼毫筆就敲了秦艽一記,疼得他摸著額頭在椅子上滾來滾去。

“別裝了,人間的物事怎能讓你有痛感。”聶銀燭白了他一眼,“還不是你情報滯后,竟不告訴我應明玕身上藏了碎片。”

“冤枉啊,那是他缺了一魂一魄剛好在這一世用碎片補了個齊全,又法力高深隱去了精魂氣息,這哪能怨我嘛!”秦艽不服氣地癟嘴。

聶銀燭頓覺頭疼,不耐煩地問:“那這一世本來的碎片在哪,快說快說,我好提前準備。”

秦艽還未作答,茶店便走進了一個身著官服的年輕男子,朗聲問道:“老板娘在嗎,我來買茶。”

聶銀燭應聲轉身,在見到那人容貌的瞬間愣在原地。

近六百年的時光從未磨滅她的記憶,她識得這張臉,狹長的桃花眼,濃黑的雙燕眉,輕抿的薄唇曾吐過多少不正經的言語。

白絳就這么立在她門前,看到她的剎那,眼底泛起了微不可查的清波。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玄幻仙俠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