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迷糊王妃

更新時間:2019-10-24 20:08:48

迷糊王妃 已完結

迷糊王妃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止由止在 分類:穿越 主角:南宮辰,慕藍

主角南宮辰慕藍小說叫迷糊王妃作者止由止在,講述了睡個覺就莫名其妙穿越了也就算了,穿越到一個鳥不拉屎沒有人煙的地方也就算了,竟然還被一個身負重傷半死不活正被追殺的王爺強行推倒?!什么!還推出了人命?!五年后,她帶著那個妖孽一樣俊美的‘人命’四處坑蒙拐騙,竟然坑出了三個王爺!一個冷酷腹黑,一個桀驁不馴,一個溫潤如玉,哪一個才是小崽子他爹?!的精彩故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兩個人離得這樣近,南宮澤也能仔細的看著慕藍,別看她是個乞丐,可是面容精致。臉上的污泥已經被洗干凈了,現在呈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張面若桃花的臉,膚若凝脂,面若桃花。“你又打算怎么懲罰我?”慕藍終于把游離的魂魄拉回來,回到正題上。自己把湯潑了他一臉,以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你想我怎樣呢?”一絲邪魅的冷笑掛在他的冷峻的面容上。慕藍倒被他問住了,南宮澤松開慕藍,自己用毛巾擦著臉上的湯水,慕藍見南宮澤沒有要處罰自己的意思,膽子大了點。“你還記不記得,6年前在一個破舊的小木屋里?”慕藍開始試探的問南宮澤。“什么小木屋,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南宮澤覺得這個女人難纏又瘋瘋癲癲的。“就是你被一群人追著,然后你遇見小屋中的我……”慕藍不想再往下說下去,南宮澤卻傾身過來,貼近她的臉。“然后呢?然后怎么樣?你編不出來了吧?”南宮澤的臉上盡是輕蔑的無視,這樣慕藍很倒胃口。“來人!把這個女人帶下去,派進雜役房里!”南宮澤說著便走了出去,留下發呆的慕藍。什么?這個死男人,竟然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當年怎么說的?不是說要報答我嗎?現在竟然翻臉不認人,是嫌棄我乞丐的身份吧,這樣的事情一旦被抖開,就是他的恥辱,他怎么能輕易的承認呢?慕藍真的被派去雜役房干一些粗重的活,這樣也總比被十幾條大狗追著跑強。南宮辰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忙,也不再來打擾慕藍母子。慕南很懂事,每天幫著慕藍干活。看著他小小的身影,抱著幾根劈材,慕藍也有些于心不忍,到底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而且慕南一直都很孝順,很依賴慕藍。這些年要是沒有他陪在自己的身邊,自己不知道會有多寂寞呢?“哎呀,你個小孩子家,能干什么呀?別再這里給我添亂了!出去玩去!”慕南跑到另一個院子里,院子里有好幾個像他一樣大的孩子,他們正在跑著鬧著。慕南還是個小孩子,自然是童心未泯,慢慢的站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站著。這群孩子中間,有一個是王府管家的孩子,這個孩子生性就刁蠻陰險,看著慕南在不遠處看著,心中就生出了要捉弄他一番的主意。他沖著慕南招招手,示意讓慕南過去,慕南見有人帶自己玩,自然高興的跑過去。誰知道這個管家的兒子就沒安好心,招呼大家一起來玩疊羅漢,讓慕南在最下面。慕南從小就跟著慕藍過漂泊的生活,眼珠一轉計上心頭。“疊羅漢多沒意思,我們晚點新鮮的,怎么樣?”慕南呼扇著大眼睛看著這群孩子。“新鮮的?你會玩什么?”管家的兒子有點輕蔑的看著慕南,眼底竟是無視和看不起。“我們玩跳驢,怎么樣?”慕南晃著小腦袋,得意的挺著*脯說。這群孩子,都在王府里長大,對外面的事情一無所知。聽見這個新鮮的詞都面面相覷,不知道慕南是什么意思。“怎么?你們不敢玩嗎?”慕南已經感覺到這群孩子對自己的敵意,故意這樣激他們。“誰說的?你說怎么玩?”管家的兒子不愿意被這個“野孩子”嚇倒。“就是一個人彎著身子做成馬蹬的姿勢,然后我們一群人一個個的從他的身上跳過去。跳不過去的就要當驢。”慕南的一邊說著,一邊用小手比劃著。“好,我們就玩這個。那么誰先當驢呢?”管家的兒子抱著雙肩看著周圍的孩子們。“他!”所有的孩子都把手指指向慕南,慕南已經料到看了這樣的結果。“好吧,我先來當。要是誰跳不過去,誰就要接替我。”慕南看著管家的兒子。“那么誰先來跳呢?”慕南繼續問道,目光卻落在管家兒子的身上。管家的兒子長得跟個小胖墩似的,慕南已經料到了結果,所以才想起玩這個的。“好,我先來。你蹲好,等大爺來騎你。”慕南心中暗笑,看你一會兒怎么出糗?慕南蹲**身子,擺好姿勢,等著管家的兒子跳過來。果然管家的兒子,雙手撐著慕南的后背就是跳不過去,后面的孩子開始起哄。“快跳啊!我們等著呢?你還跳不跳了?”管家的兒子被大家催得著急,想要跳過去,可是自己的腿都抬不上去。在一片哄笑聲中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慕南站起身來,指著管家的兒子說。“愿賭服輸,你輸了就得當驢,現在輪到我了。”“什么?你竟然敢讓我當驢?”管家的兒子從地上爬起來一副頤指氣使的對著慕南大喊。“你輸了,難道不認賬?你想當賴皮嗎?”管家的兒子眼珠一轉,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好,我來當驢。你先過!”管家的兒子擺好姿勢,慕南從不遠處跑過來,雙手輕輕的一撐,兩條靈巧的小腿剛要跨過去。管家的兒子竟然使壞,把身子抬起來,慕南早就料到他會使這一招,一只手按住他的脖子從他的后被輕松的越過去。管家的兒子卻因為站立不穩摔出去好遠,爬起來滿臉的鮮血,牙都掉了兩顆。“好啊!你敢推我!”“我沒有!我沒有推你!大家都看見了,是你先使壞的!”周圍的孩子一看事情不妙,誰也不愿意惹禍上身,紛紛的跑開了。管家的兒子一見自己沒有幫手,料想也不是慕南的對手,抹著眼淚回去搬救兵去了。沒多大會兒,管家的兒子就把自己的娘拉出來撐腰。“娘,就是他!他可兇了,就是他把我推倒的。”管家的兒子惡人先告狀,指著慕南向自己的娘哭訴。“不是!我沒有推他!是他自己摔倒的,為什么要誣賴我?”慕南也不甘示弱,雖然自己的身邊沒有娘撐腰,但還是義正詞嚴的反駁。管家婆哪里聽得進慕南的話,叫幾個小廝把慕南不容分說的綁起來。“你這個小潑皮!竟然欺負到我的頭上來了,你娘呢?沒有告訴你我是誰嗎?難道你是個沒有爹娘的野種?”這句話激怒了慕南。“你才是野種!不許侮辱我娘!”管家婆一揮手“給我狠狠的打!”眼看著鞭子要落在慕南的身上,慕南把眼睛一閉,心里喊著娘。可是鞭子半天也沒有落下來,身邊有嘎吱的聲音,好像是骨頭斷裂的聲響。慕南睜開眼睛一看,一個高大冷峻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準備對自己揮鞭的小廝正站在那里齜牙咧嘴。“七爺……”管家婆已經有點語無倫次,要知道七爺護著這個孩子,自己無論無何也不敢對這孩子動手啊!其他的人都跪下來求饒:“七爺息怒!七爺息怒!”南宮辰從小就是被這樣欺負長大的,所以他最痛恨這種人。他不理他們蹲下來,摸了摸慕南的頭,然后站起來轉身離開了。慕南望著這個高大男人的背影,心中升起一股奇怪的溫暖來。慕藍干了一天的活,回到房里,一下子撲到chuang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南宮澤這些天一直在忙著,今天辦完事早早的回來,準備到慕藍的房里好好的折磨她一番。誰知道卻看見慕藍香甜的睡在chuang上。她睡著的樣子,像是一個小嬰似的,樣子嬌憨可掬。粉嫩的面頰,嫣紅的唇像是熟透了的桃子,鮮紅欲滴。南宮澤正癡看著,突然慕藍的嘴里冒出一句夢話來。“你這個混蛋!還準備怎么折磨我?”她的眉微微的蹙起,臉上有一絲不安的表情。南宮澤愣了一下,這女人竟然連做夢都在罵他。南宮澤一回身,正好地上有一盆水,看我怎么收拾你!南宮澤端起水正要潑,誰知道慕藍夢里正被大狼狗追,手腳并起,一下子弄翻了盆子。慕藍被盆子掉在地上的聲音驚醒,坐起來揉著惺忪的睡眼,只見南宮澤渾身濕漉漉一臉憤怒的站在自己面前。看著地上還在轉圈的盆子,慕藍錯愕的看著南宮澤。“我剛剛洗過腳,把盆子放在那里了呀,怎么會……”南宮澤一聽是洗腳水,更加憤怒的看著慕藍,慕藍這才有點明白是怎么回事。南宮澤暴跳如雷,指著慕藍要怒吼,慕藍趕緊捂住他的嘴。“王爺!你可千萬別大聲叫,要是被人知道我把洗腳水潑在了你的身上,你得多丟人啊!所以別吼,我是無所謂,可你是王爺啊!”南宮澤果然閉嘴了,慕藍下chuang去把門關好。“王爺,你還是濕衣服換下來吧。”南宮澤瞪視著慕藍,慕藍裝作沒看見,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惹他的好。慕藍幫南宮澤把濕衣服脫下來,然后又開始為他穿上干爽的衣服。她的氣息就在自己的臉上拂過,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掠過,每到之處都會引起顫栗。慕藍把上衣給他套好,又起身幫他整理領子。慕藍的臉就在他的面前晃來晃去,還有她輕淺的氣息都撩動著他的*感神經。南宮澤突然扳著慕藍的雙肩,把她拉到自己的懷里,慕藍一驚,他粗重的呼吸已經充斥著她的鼻息。這樣壓迫的感覺,讓她不覺得臉紅心跳起來。南宮澤深沉而略帶嘶啞的聲音響起來。“你到底是誰?你從哪里來?”看著南宮澤迷離的眼神,慕藍更加確定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六年前自己在小木屋里遇見的那個人。“你不記得我了嗎?還記得六年前,我們曾經在小木屋里面……”慕藍把六年前小木屋發生的事情,給南宮澤講了一遍,以為他會想起自己。卻沒想到,南宮澤已經恢復了從前的冰冷和傲視。“你還真會編故事?怎么想就此賴上本王不成?你以為你是誰?真以為自己的是七仙女下凡嗎?”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言情
  3. 穿越種田小說
  4. 日久生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