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玄魔誅天

更新時間:2019-10-23 21:44:06

玄魔誅天 已完結

玄魔誅天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契約 分類:異能 主角:云軻,可兒

主角云軻可兒小說叫玄魔誅天作者契約,講述了從出生之際便被冠上不詳之名的他,被無情的封印武修斗脈,淪為家族一名受盡嘲諷的斗脈廢材。十六年后的一場變故卻是令他走上了一條瘋魔之路。暴戾、嗜殺、瘋狂、毀滅充斥著他的意志。只有殺戮才能滿足他的欲望,只有血腥才能令他獲得無盡的快感!一人一劍,我自縱橫于天地間!的精彩故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突然令得云軻失去理智瘋狂一擊的正是懸浮于他腦中那團血色火焰光團,光團引導著他凝聚玄力瞬間發出血殺,從而造成這般破壞力。

只是,此時的他面上并沒有什么欣喜之色,而是隱隱有些擔憂,因為他不知道,這血色火焰存在他的腦海之中到底是好是壞,就像方才這般,萬一哪天他們忽然不受控制而傷了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那他可就萬死莫贖了。

云軻站于原地皺眉思索著,他閉目沉神,內視著懸浮于腦海的血色火焰,從那上面,他感受到了一股極其暴戾嗜殺的瘋狂意念,當下心頭不由一顫,這血色火焰雖說是他一身力量的來源,但對于云軻來說,它就像是一個不定時的炸彈般,十分危險。

“云軻,方才你怎么會…”云劍緩步行至云軻身旁,疑惑道。

云劍的話音落入耳中,閉目內視的云軻也緩緩睜開了雙目,輕聲道:“沒事,方才我進入的頓悟,所以才會這般…。”

“頓悟?!”云劍聞言,忽然大聲驚叫起來,道:“小子,你居然能夠進入玄技的頓悟?真是不可思議!”

“呃…爹,這有什么問題么?”云軻望著那一臉震驚的云劍,不禁驚愕的道。

云劍此時那般俊逸淡然的形象已經不復存在,一張俊秀的臉龐此刻有的除了震驚還是震驚,用一種看怪物般的眼神望著云軻。

許久之后,云劍方才長長吐了一氣,面色也漸漸恢復了以往的淡然,緩緩道:“你可知道,當武者進入頓悟之后會有多大的好處?”

還不等云軻詢問,云劍便再次道:“能夠進入頓悟的武者,對玄技的領悟和認知往往能更上一層樓,但是頓悟并不是與天賦有關,而是要看機緣,所以頓悟對于每一名武者來說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云軻聽完云劍一番敘述,不禁有些動容,方才那般狀態,完全都是那血色火焰的力量引導著他,其實他也不甚清楚那到底算不算頓悟,只是在他施展血殺那一霎,體內的血液仿佛都沸騰起來一般,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

“軻兒,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為什么你會突然擁有玄力了么?”云劍平靜的目光望著云軻,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接著道:“方才所你施展出來的玄技散發著一股十分暴戾的氣息,這究竟是什么玄技?”

“你別誤會,爹只是擔心你…”云劍似乎察覺到自己所說的話有些不對勁,急忙補充道。

云軻定了定神,望著面前的深坑一眼,深吸了一氣,方才緩緩的道:“爹,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什么,但請你相信,日后我一定會告訴你的。”

云劍聞言,苦笑了一下道:“好吧,既然你想說,我也不勉強你…只是,我觀你所修煉的功法十分霸道,可能會有反噬,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云軻一驚,這話說到他心頭上了,施展血殺的時候,他確實是宛如著魔一般,腦中的意識只有毀滅一切的瘋狂念頭,一不小心便會被負面情緒所控制,到時候所不定會淪為只知道殺戮的機器。

想到這里,云軻渾身不由一顫,額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軻兒,你怎么了?”一旁的云劍似乎察覺到了云軻的不對勁,出聲詢問道。

“呃…沒…沒事。”云軻平了平心態,支支吾吾道。

云劍深深的望了云軻一眼,好半晌之后,方才嘆了一氣,溫和的笑了笑道:“你傷還沒好,趕緊回去歇息吧。”

云軻點了點頭,望著那面上泛著溫和笑容的云劍,心里也不禁流過一道暖意,他孤苦了十幾年,其實在他心里,他一直都渴望著能夠得到一絲親情的溫暖。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么沒有停下過修煉的腳步,總是懷揣著一個小小的心愿,他希望能夠得到所有人的認可,他更想在這些人面前證明自己,他不是個是廢物!

別人能擁有的,我云軻一樣可以擁有,別人能成為武者,我云軻一樣也能,而且,我要超越你們所有人!

云劍囑咐了幾句之后,便將靈藥交給余姨,而后便灑然離開。

望著云劍離去的背影,云軻面上也是浮現一道柔和的笑容,在他心里已經下定了某個決心……

“預言…命運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沒人能夠操控我云軻的命運!

……………

半月之后,云軻的傷勢也已經好七七八八,而此時院落之內的木人樁也在不停的發出陣陣“啪嗒、啪嗒”的擊打聲。

在擁有玄力之后,云軻再次擊打這木人樁也已經不再像往常一般產弱無力,如今就算他不使用玄力,那木人樁依舊被他擊打得不停的搖晃,而其中傳出的那沉悶的聲音,仿佛這木人樁像是隨時會爆裂一般。

木人樁前,云軻赤著上身,此時的他,整個身軀看起依舊有些削瘦,但不知為何,如今他那略顯削瘦的身軀看起來卻是隱隱透著一種力量的美感。

這時,院外一道少女身影踏著蓮步緩緩走來,少女一身緊裙,長發披肩,柔亮順滑,明眸璀璨,兩道峨眉淡掃,美得無可挑剔的臉頰更是白里透紅,讓人不禁想咬上一口。

“你來了…”

在少女踏入院落那一刻,云軻便已是察覺,當下也停下了手中擊打的動作,轉過身來,對著少女微微一笑。

“你回復的很快嘛…”

可兒輕笑道,美眸注視著那赤著上身的云軻,那般完美的肌肉線條令她不禁有些著迷。

云軻隨手抓過扔在一旁的衣裳,緩緩穿上,笑了笑道:“多虧了父親送來的那些靈藥,否則若要完全恢復的話,至少還得花上半月時間。”頓了頓,關切的望著那宛如盛開的蓮花般的少女,柔和一笑道:“可兒,沒什么大礙了吧?”

可兒情輕笑著點了點頭,邁著蓮步至云軻身旁坐下,倒上一杯香茶,優雅的抿了一口,隨后目光上下打量著云軻,驚疑道:“軻,如今你的真實境界到底是處于什么階級?為什么我一點都看不透?”

聽聞少女這般親密的稱呼,云軻面上柔和更甚,他摸了摸鼻子,笑了笑道:“若說真是境界的話,應該處于三重凡玄境吧…”

“三重凡玄境?”可兒不禁啞然,面色有些古怪的望著云軻道:“武會當日,你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看起來可不止三重凡玄境而已…”

對于當日云軻的強勢,可兒可是深有體會,那云海可是貨真價實的地玄境實力,可后者在云軻手中似乎沒有多少還手之力,就連六名云家杰出后輩一起聯手都奈何不得他,而且最重要的是云軻在云宏手中居然堅持了那么長的時間…

“我確實只是三重凡玄境而已。”云軻無奈的攤了攤手,那般模樣看起來要多無辜就有多無辜。

“真是個怪胎…”望著云軻這般模樣,可兒不禁翻了翻白眼,接著正色道:“好了,說正事吧,今天我來找你,是想帶你去藏書閣的。”

“藏書閣?”云軻一怔,對于那藏書閣,作為一名云家的子弟,他再清楚不過,那里面全是云家數百年來所收集到的一些功法玄技,而每一名云家子弟都是以能夠進入藏書閣參習功法為目標而努力的修煉。所以,對那藏書閣,云軻也是有著不小的興趣。

但可惜,這藏書閣每隔三年才開放一次,而且只針對那些在武會上表現突出的年輕子弟,這一苛刻條件令得許多云家人望而卻步。所以,那些云家的年輕子弟們都是奮力修煉,希望能在三年一度的武會上得到長老們的青睞。

“你獲得了武會的冠軍,而且如今你的傷勢也已經恢復,爺爺讓我來通知你,只要你愿意,隨時都可以進入藏書閣。”可兒嘴角彎起一道動人的笑容,對著云軻道。

“算那老頭子還有點良心。”云軻撇了撇嘴,淡淡道。

“你也別怪爺爺,他也是有著苦衷的…”可兒絕美的面頰上不禁泛起一絲黯然之色,嘆息道。

“好了,過去的事我不想再提,現在我們便去藏書閣吧。”云軻不耐的擺了擺手,率先便往院外走去。

可兒微微一笑,迅速跟了上去。

二人往云家院落前行不久便來到了一座高聳巨大的閣樓,閣樓之上高掛著一道巨大匾牌,書寫著“藏書閣”三個古樸大字。

匾牌下方,一道古樸大門緊緊閉著,而且周邊還傳出一股極其強烈的波動。

望著那散發著強烈波動的古樸大門,云軻不禁有些動容,想來這一股是族中長老使用大手法結下的封印。

“你便是云軻吧…”

此時,一道蒼老的聲音自閣樓一旁傳來,緊接著,一名披頭散發,一身破爛灰衣的老者便是自那聲音傳出之處緩緩行來。

“等你好久了。”老者咧嘴一笑,露出幾顆焦黃的牙齒,令人看起來不禁有些反感。

“他是藏書閣的守閣長老云古,論輩分,爺爺還得管他叫聲叔父呢。”可兒在云軻耳邊輕聲介紹著老者的身份。

聽得可兒解釋,云軻也不禁一怔,這看起來十分邋遢的老頭在云家之中竟會有著這般輩分,當下也不敢無禮,急忙拱手道:“小子正是云軻。”

“嗯,我聽云戰天提起過你。”云古頓了一下,隨后咧了咧嘴道:“你,很不錯…”

然而,云古還不等云軻說話,便從懷中掏出一枚令牌,伸手一揮,手中令牌便是飛至閣樓大門前方,發出一陣耀眼光芒。

在令牌發出一陣耀眼光芒之后,那緊閉的大門也在云軻和可兒注視的目光中徐徐打開。

“進去吧,記住,在里面不可超過三個時辰,更不可將功法帶出來,明白了么?”云古老眼望了望云軻兒人,淡淡道。

“是,云軻明白。”

云軻對著云古恭敬一禮隨后便拉著可兒邁入那大門之中。

只是,剛一入那道大門,云軻便是被面前的景象驚呆了……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異能小說
  3. 修煉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3的近50期开奖结果